《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打给陈逊,让陈逊设个陷阱,这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非抓了他们起来不可。
  都什么时候,竟然还敢找人来抓我,四联帮的那么没脑啊。
  那车子跟了上来了。
  沈月把手机给我,告诉了我密码,开了锁,我打电话给陈逊,靠!
  停机了,我说道:“你手机停机了。”
  沈月说:“昨晚说交话费,忘了交了。想不到今天停机了,怎么办。”
  我说:“算了,你送我到后街某个街道。”

  我要引着他们去后街那里,然后,让他们继续追我,我再想办法给陈逊打个电话,抓了他们几个。
  沈月一听我的计划,问我行不行啊,我说行行行,叫她停好车就走了,不要管我。
  车子飞快到了后街,然后我让沈月一停好车,我马上跑下车,跑下去。
  后面车子跟上来后,马上下车追上来了,三个人下车追。
  还是上次三个。
  雨小了,但是地面上全是水。
  他们也不管了,皮鞋踏在地面上,水花四溅。
  小样,追吧。

  我打算先绕到里面去,然后,在里面的小巷子小道市场里,把他们绕晕,我直接给陈逊电话,让陈逊过来,收拾他们。这是我的打算。
  可是,我在过一处都是水的路面,一脚踏在了水沟中,然后摔了一个狗吃屎,全身都是水。
  全身湿透。
  我急忙爬起来,可是,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背,然后,那人一拳打过来,我一下子被打得跌坐在地。
  浑身力气全无。
  这力气太大了。

  然后,后面的两个,把我抓起来,老鹰抓小鸡一样带走了我。
  他们太强壮了。
  人算不如天算。
  我在想,如果落在林斌手里,我**会不会被他阉了。
  我喊道:“救命!抢劫杀人了!”
  下雨,根本没人出来,谁会听见。
  那家伙重重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让你喊!”
  我这下,真的喊不出来了,这一拳打得我差点没吐出来。
  我被带上车,然后他们拿着一瓶果汁一样的东西,逼着我喝下去。

  fourkolo?
  可乐?
  一瓶果汁上写着四瓶可乐。
  让我喝可乐,几个意思!
  我说道:“你们要是毒死了我,你们也不好过。”
  他们说道:“少废话,喝不喝!”
  一把匕首抵在了我腰部,很锋利,如果轻轻一捅进来,我这小命,就没了。
  我急忙说道:“别,别,我喝我喝!”
  他们打开了,像打开汽水一样的打开了。
  然后逼着我喝。
  我只好喝了。
  还挺甜的,味道还不错,像果汁,应该就是果汁汽水。
  然后,喝了后,他们开车走人。
  那把匕首还抵在我的腰部。

  慢慢的,车子刚开出去几分钟,我有些醉酒的感觉。
  我问道:“你们带我去哪里!”
  他们说道:“别废话!”
  说着还晃动了一下匕首,我急忙闭嘴。
  奇怪了,那罐果汁可乐,他们加了什么了,我开始像昨晚酒醉一样反应了,甚至有些**了。
  他们不知道放了什么。
  不然的话,一罐饮料,哪怕是带有酒精的,怎么会放倒我。
  我慢慢的睡了过去。
  太困了。

  我醒来,竟然如同上一次醒来一样,在酒店里,但不是明珠酒店。
  我的头不痛,但是,晕晕沉沉,而且,还是很**。
  这里不知道是哪里。
  是不是又回到了昨天?
  我把手一搭在旁边。
  而我身边,躺了一个人,也是躺了一个人。
  看过去,竟然是,一个长发,染着头发的大美女,还是,光着身体,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那双**的眼睛勾人魂魄。
  脸庞红润,皮肤白皙。
  我身体一热,管不了那么多,伸手向了她。
  醒来后。
  是早上了。
  我看看身旁,我没有做梦,昨晚我的确,睡了一个姑娘。
  还特别的年轻貌美。
  甚至,有点和贺兰婷挺像的,我左看右看。

  真的是挺像的,特别是那双眼睛,那脸庞的轮廓,但是比贺兰婷年轻,不是贺兰婷。
  我昨晚,竟然有此**啊。
  当我看着她的时候,她醒来了。
  然后,她惊着坐起来了,然后冒出一句英文,接着又是几句英文。
  我看着她,她的身材非常好。
  她急忙用枕头挡住了胸口。
  我说:“你说什么,你不是外国人吧,说中文可以吗。”
  她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你,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我说道:“拜托,昨晚我明明看到你主动凑上来的,虽然我喝多了,晕了,被人下药了,但我还是记得是你主动的。”
  我心想,我昨晚不会是醉了,糊里糊涂跑来了这里开房睡觉,然后这个女的,应该是那种女人吧。
  就是,"se qin"卡片上的小姐。
  我问道:“多少钱啊过夜。”
  她说:“你说什么!”
  我说:“你一个晚上出台多少钱,最多不是八百,行情价了。你这货色。”
  我在起来下床的时候,她一把扯了床单,我一下子脚站不稳,从床上摔倒在地。

  我骂道:“你疯了你!”
  我从地板上爬起来,我骂道:“你想被揍是吗!”
  我这两天,老是被人打,被灌醉,我脑子都晕沉沉的。
  她张嘴又是一段英文,但是我听出来是骂人的。
  我说道:“我不和你一起疯。”
  她骂着我,倒是眼泪冒了出来了,看到眼泪渗了出来。

  她拿起来了手机,边哭着边打电话,我靠,这什么情况,是不是要报警啊。
  我有点慌,那我岂不是要被坐牢了啊。
  被抓去,我很麻烦了。
  我马上想到,我懂了!
  一切都是个圈套,昨晚那几个家伙,灌着我喝了应该是"mi yao"的东西,然后,安排好了这个女的,然后,我来了后,我稀里糊涂和她发生关系,接着,她现在受命于他们,要报警抓我,我犯了**罪,我完蛋了。
  这一切,都是计。 △≧△≧,

  而且,这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我躲过了那么多回,这次却躲不过。
  她打电话说道:“表姐!我,我房间出来一个**,我昨晚不知道怎么了,他竟然,竟然那个我了!”
  不是报警?
  有人按门铃。
  那床上女的挂了手机,然后用薄薄的被子包着自己,哭着跑过去开了门,门外进来了一个女子。
  怎么这么熟悉的打扮和包包的。
  贺兰婷!
  这真是狗血剧。
  上帝在捉弄我,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狗血的导演编出狗血的戏剧。
  那和我睡了一夜的女孩一下子抱住了贺兰婷:“表姐!”
  然后哇的就哭了。

  贺兰婷也愣着看着我。
  我举起双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别打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