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5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动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晕过去了,一种是死过去了,不过李睿对自己刚才所用的力气很有自信,最多只能掐晕她,却绝对掐不死她,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也不可能窒息休克过去。他想到自己终于将这个又疯又狠的臭丫头制服,总算是出了口长气出来,仰面躺在地上休息,口鼻呼呼喘气,产生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活感受。
  “你奶奶个大西瓜的,你个死丫头,竟敢拿鞭子打我李睿的屁股,靠,自打我李睿生下来以后,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用鞭子打我屁股你知道吗?更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打我屁股!老虎屁股摸不得知道不知道?不吱声?好,那就是不知道,那老子今天就特么让你知道知道!”

  李睿休息够了之后,咬牙切齿的骂出这几句来,随后将双腿从她身下挪出来,照旧蜷缩到腰际,凑双手过去,将捆缚的绳子解开,等双腿双脚得脱自由之后,又把双手手腕处的绳子凑到嘴边,用牙齿一点一点的将绳头撕扯放松,慢慢解开……直花了五六分钟,才算将身上的绳子全部褪掉。
  “哈……”的一声长笑,他痛快淋漓的站起身来,仰头望望黑沉沉的天空,忽然产生了几分美猴王从五指山下腾跃飞空的相近感受。
  “你个死丫头!”
  李睿低下头,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丁莎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拣起她失落在地的皮鞭,对准她那被牛仔裤包裹出来的美臀就要抽上去,可是又一想,牛仔裤紧密结实,可以卸力,自己抽起来可是不过瘾,不如扒了她的裤子再抽,可真要是那样的话,这皮鞭对她造成的身体伤害又会很大,打上她以后只会冤仇越结越深,这可怎么是好呢?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瞥见她用来捆缚自己的尼龙绳,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他蹲下就去扒丁莎莎的裤子,尽管她这条牛仔裤没系腰带,可也很难解开,不得不把她翻过身来操作,可就在解开她裤子还没褪掉的时候,这丫头突然醒了过来。
  “啊,你干什么?混蛋!你想干什么?你找死呀,啊,放开我,救命啊,强歼啊……”
  丁莎莎误会了他的动作,脸色大变,尖声惊叫起来。
  李睿冷笑道:“你不是男人吗?男人还怕强歼?你叫什么?”丁莎莎呆了下,叫不出话来了,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他,却也忘记了反抗。李睿见她醒过来,也不好意思扒掉她裤子,就手把她按趴在地上,一把将地上那把皮鞭拿过来,起身就是一鞭抽了下去。
  饶是他这一鞭手下留情,只用了三分力气,丁莎莎却也无法承受,疼得惨叫出声,眼看着眼泪就从她秀美的眸子里流了出来。
  “你不是男人吗?怎么这就哭了?我才抽了你一鞭子而已,你刚才抽了我多少下,你还记得吗?啊?”
  李睿一边嘲讽她,一边激起心中对她的恨意,又抽了一鞭子下去,否则,看着她这梨花带雨的哭相,还真是下不去手。你还别说,这丫头虽然变起态来很恶心很凶悍,但她哭起来的时候,小女儿情态毕现,花容惨淡,楚楚可怜,让人只想着怜惜她疼爱她,却绝对不想欺负她殴打她。

  这鞭子下去后,丁莎莎倒是没有再叫,但泪水已经忍不住的流出来,扑簌簌的落到地上,抽泣声也慢慢响起。
  李睿看着她的可怜样子,实在是下不去手,暗骂自己心善可欺,扔掉手中鞭子,凶巴巴的道:“我刚才本来是想扒掉你裤子打你屁股的,没给你扒下去打你已经算是给你留情了。现在刚打你两下你又特么哭,比女人还特么女人,你说你要脸吗?你是不是男人啊?你特么能不能有点男人样子啊?”
  丁莎莎破口骂道:“滚尼玛的蛋!谁特么哭了,我是眼里进沙子了!你要打就打,少特么废话!扒我裤子打我?行啊,你扒,我特么要是说一句软话我就不叫丁莎莎!”
  李睿立时蹲到她身旁,抬手揪住她的裤腰,作势欲扒。丁莎莎吓得脸色大变,一双秀目都惊恐的变了形状,如同白日里见到魔鬼一般。李睿冷笑道:“怕了?”丁莎莎骂道:“我怕你个蛋!你特么扒呀?我要是怕一点,我就不是人揍的。”
  李睿冷笑两声,顺手猛地一扯,但见白光一闪,已经是春景毕现。丁莎莎吓得“啊”的一声惊呼,瞪眼看向自己腰臀部位,一看裤子只被褪到臀底部位,只露出后腰跟臀底,没有露出屁股蛋,还没有平日里去医院打针时候露出来的多,才算松了口气,一脸侥幸神色。
  李睿看到她怂了的表情,嗤笑一声,反手又给她把裤子提了上去,松开手后,两手去揉屁股蛋,刚才丁莎莎前几下子打他打的是真狠,尽管隔着裤子秋裤裤衩三层衣物,还是把他屁股打肿打疼了。
  丁莎莎留意到他的小动作,想笑又笑不出,悻悻的瞪着他,小嘴撇撇着,嗔怒模样倒也颇为动人。
  李睿不屑的看着她,道:“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男人,关键时刻还是露出女人本相了吧。你放心,不用害怕,我对你这种死变态没有任何兴趣,就算你不穿衣服在我面前乱跑,我也看都不看你一眼。”
  丁莎莎气鼓鼓的瞪着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人正大眼瞪小眼儿的时候,自李睿身侧不远处响起一段悠扬的来电铃声。李睿侧头看去,见那里地上躺着一只苹果手机,估计是丁莎莎的,刚才打斗的时候从她身上跌落的,起身过去捡起来,见来电显示姓名是“王八蛋”,忍不住好笑,问道:“王八蛋是谁啊?”
  丁莎莎脸色大变,道:“把手机给我!”

  李睿哈哈一笑,不仅没有听她的,反而接听了电话,顺手点了免提键,却听彼端响起一个粗豪的中年男子声音:“小贱种,你特么死哪去了?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果然是女生贱相,天生就贱,长大了更贱,妈的,我现在最后悔就是当初生下你来没把你扔到尿盆里淹死,你这样的贱种生一百个都抵不上一个小子,你个死丫头……”
  李睿听得大吃一惊,脸上笑容凝滞,来电者既然自称是丁莎莎的爸爸,那他就是靖南市委副书记丁福安了?可那么大一个书记,怎么出言如此粗俗肮脏?而且是跟自己的亲女儿说话?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现实中,哪个当爸爸的,不是把自己的闺女当作前世情人那么疼爱珍惜?别管他是像岳父吕舟行那样的省长,还是普通家庭的普通父亲,爱子女的心都是不变的,可这个丁福安怎么这样?
  他惊讶得不行,转目看向丁莎莎,见她脸色阴沉,紧抿口唇,虽然用尽全力控制眼泪,可泪水还是又一次滚落下来,不知道是因为被父亲痛骂了一顿,还是自觉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
  日期:2016-08-19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