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5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里啊,我谁都没问,就是想请你帮我个忙,你在房地产界比较熟悉,知道江都有个汉唐置业建设公司吗?好像是搞房地产之类的吧”。丁长生问道。
  “你问它干什么,这家企业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上次有个项目就是折在它手里了,要不是梁叔叔从中斡旋,我还真是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办呢?”杨凤栖皱眉问道。
  杨凤栖之所以这么担心,就是因为她明白这家企业背后的势力,而丁长生既然打听这家企业,看来是有麻烦了,要不然丁长生不会这么问。
  “嗯,看来这家伙来者不善啊,是我们区政府和这个公司有些经济纠纷,没事,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我就是想知道这家企业真实的背景,我是怕到时候伤了自己人”。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事实上,在自己认识的人中,还真没这么混蛋的人开这么混蛋的企业。
  “这样吧,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到省里来一趟,我们面谈,我,刚从加拿大回来”  。杨凤栖在电话里低声说道。

  丁长生想问问夏荷慧的情况,但是丁长生明白杨凤栖的意思,有些事电话里说不太方便,所以还是面谈比较安全,于是就答应了杨凤栖,晚上到省里去一趟。
  丁长生向杨程程请了假,又给司南下打了电话请假,以前自己不是主官的时候,这些事都好办,也不用这么麻烦的请假,但是现在是行政主官,至少要让领导知道自己去哪儿了,万一出现像教师堵门那样的事,如果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了,那还不乱套了。
  司南下倒是没多问,但是杨程程好像对丁长生的去向很感兴趣,因为刘成安又打来了电话,说了财政局那边的情况,可是这个时候杨程程实在是不合适再继续干预了,反正这件事责任不在自己,刘成安也会向上汇报,只要怨气不发到自己就好。
  尽管如此,杨程程还是把丁长生的行踪告诉了刘成安,她的目的很简单,既然丁长生是去省里,那么刘成安也在省里,和丁长生见个面,把事说开不就是了,杨程程一直都认为丁长生可能是好面子,可能是觉得刘成安这伙人不重视他,所以才卡这笔钱不拨,但是,事实上,杨程程还真是低估了丁长生的反抗力量。

  刘成安接到杨程程的电话后,背着手踱步在办公室里,这间办公室比自己的区委书记办公室要宽大多了,而且一切都是新配的,这让他很满意,虽然不至于像以前那么大权力了,但是人到了一定的岁数,没有了上升的空间后,钱就成了最贴心的东西,在位的时候自己家买个盘子都能开成办公用品,但是一旦退了,没人再理会你这些事,所以,钱既是人的胆,也是人的命。
  犹豫了半天,丁长生终于是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既然丁长生要来省城,该许诺的许诺,甚至给丁长生几个点都可以,他是这么想的,丁长生年纪轻轻,应该不会太拒绝这些套路。
  丁长生刚刚走进医院的大门,他是想去看看那个女人怎么样了,一看是省城的座机号码,还以为是杨凤栖到了酒店呢,于是就接了  。
  “喂,是丁长生同志吗?”刘成安浑厚低沉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还是那么的威严,但是此时的威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打气罢了,丁长生才不会把他的威严看在眼里,对丁长生来说,刘成安现在连个屁都不是。

  关于刘成安是如何被放走的,为何没有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丁长生很想问问汪明浩,但是一直都没机会,因为汪明浩做这件事做得很低调,低调到了几乎是没人知道,要不是听杨程程这么说了一嘴,丁长生还真是不知道刘成安居然逃过一劫。
  虽然刘成安这件事当时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可是接下来却渐渐的冷了下来,丁长生甚至相信可能司南下也不知道此事,这么说来都是汪明浩捣的鬼,那么有些事也是和汪明浩算算的时候了,所以等自己腾出空来时好好和汪明浩掰扯掰扯。
  “哪位?”丁长生一听不是杨凤栖,问道。
  “我是刘成安,长生同志,你还记得我吗?”刘成安在电话里问道,听上去好像是一个老领导和下属叙家常似得。
  但是丁长生却不想和他留情面,于是说道:“记得,不过我是真没想到刘书记能这么快就出来,居然还逃过一劫,看来我是要好好关照一下监狱那边,看看你你儿子是不是也出去了?”
  刘成安一时气结,这家伙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虽然气的心脏跳动加速,但是还是强压着一口气,而且他听到了自己儿子,自己唯一的儿子就是因为丁长生这个王八蛋被判了十年,可是有些气不得不咽下去。
  “不劳你费心了,他在里面呆的很好,对了,我听说你要来江都,我们见个面吧,有些事我想和你说一下”。刘成安语气渐渐地冷淡了,既然人家是冷屁股,那么自己这热脸贴的再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丁长生一边说,一边暗骂杨程程这个娘们不是东西,而且他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自己的行踪就是她泄露给刘成安的。
  “不,很有必要,有些事你可能不了解,我说的是关于新湖广场的事情”。刘成安语气平淡的说道,虽然现在是虎落平阳,但是毕竟他曾经也是虎。
  在中国,从来都不缺官员下海的例子,有一段时间还成了一股潮流,那是上个世纪末的时候,从仕途走向商途最多的是国企的厂长和经理,因为经过一番改制,国有资产改成他们自己家的了,所以他们也就下海了,翻开现在所谓每年的富豪榜,很多老板都有过这个经历。  
  但是也有像刘成安这样的人,犯了事,出来了,或者是犯了错,辞职了,到了私营企业,继续利用自己在官场上的关系,为自己谋一碗饭,这都是正常的,即便是现在,很多干的好好的官员突然辞职去了私企,也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可是在丁长生看来,刘成安的事还没完,他还敢和自己谈新湖广场的事,胆子不是一般的大,看来有人把他从纪委那里捞出来,非但是没有收敛,反而是觉得自己傍上了更大的大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了。
  丁长生本想拒绝,但是想了想,新湖广场的事还没完,要是按照自己的计划,现在全部停工,那么就等于是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而且还是一个烂尾工程,又处在新湖公园旁边,全市的老百姓走来走去都经过那里,很难看。

  所以,既然刘成安要说说新湖广场的问题,那么自己没理由不看看到底刘成安什么意思,虽然有时候你想将某个人亲手掐死,可是也得到了那人的身边才能下手不是?
  “那好吧,看我的时间吧,到时候再说吧”。丁长生没说死,但是也没说一定会见刘成安。
  “那好,我在江都等你,到了你给我打电话吧”。刘成安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眉头却皱的更深了。
  虽然是自己负责新湖广场这个项目后续资金的追要,可是如果一旦追不回来,那么公司肯定会将这个责任算在自己头上,所以还是早汇报为好,不然的话到时候自己说不清楚,毕竟自己是从新湖区出来的,万一公司怀疑是自己和新湖区那边有勾连的话,自己就更加解释不清楚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