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作对自己是有利的,而且这冷旭辉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洋河县人,他在洋河县也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在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也坐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何况,他手上还有所有哈学军的老实力在,应该来说,冷旭辉要是对华子建掣肘,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过去他是哈学军的得力嫡系,也算的上和自己是一个系列,只是那时候两人位置相差悬殊,再加上洋河有哈学军在支撑,自己对冷旭辉就关注的少点,两人也交往不多,现在的形势有了变化,自己是应该启用一下这个人了。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在,冷旭辉会不会按自己的思路走,他会一会因为担心华子建背后有秋紫云书记,所以和华子建形成了联盟关系,一般的联盟并不可怕,宦途中,最脆弱的只怕也就是这种政治联盟了。
  怕就怕冷旭辉采取两面手法,讨好自己的同时,又去攀附华子建,那就失去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了,看来自己还要出马一次,给这个冷旭辉套上一条的绳索了。

  冷旭辉从来没有过和韦俊海单独会面,过去很多事情都是哈学军在对外,对上接触,他和韦俊海只能算是泛泛之交了,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自己在洋河县已经要独当一面,所以很多关系要接上来,可惜哈学军走的匆忙,没有一个顺利的交接,这全靠自己了。
  对书记秋紫云,冷旭辉是指望不上的,刚才过去看了看,秋紫云对他热情是热情,但还是有很多防范的,这也难怪,谁让当初自己是华书记这一锅的呢,现在自己要是能把韦俊海市长的这个关系结上,也就很不错了,至少自己在柳林市里有一个依靠。
  他小心翼翼的进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韦俊海对冷旭辉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不过当他走进来的时候,韦俊海就已经确定是他了,韦俊海站起来热情的招呼了冷旭辉,这让冷旭辉受宠若惊,连忙不断的说:“好好,韦市长你也都好吧?”
  说着话,他就把带来的几条好烟好几瓶五粮液放在了沙发的旁边。
  韦市长笑笑,坐了过来,用收指指沙发说:“旭辉同志,坐下来嘛,站客难打发呦!怎么还要给我送礼啊,哈哈哈。”
  冷旭辉就很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说:“今天是专程来给韦市长汇报工作,过去我和韦市长接触的不多,以后还请韦市长不吝赐教。”
  冷旭辉对韦市长是充满了畏惧和期待的,在过去的时候,他都渴望有这样的一天,让自己可以和华书记,或者是韦市长单独的相处一下,自己如何,如何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竭给他们汇报工作,抒发自己的理想大志,可惜没有那样的机会,哈县长总是把这样的机会自己用了。
  但现在,冷旭辉算是完成了过去的梦想,只是怎么就感觉自己的嘴唇是干裂了,喉咙是堵住了,心跳是加速了,连烟都给忘了给韦市长发。
  韦市长就把自己的香烟,抽出一根,给冷旭辉递过来,说:“先点上,我们慢慢聊。”
  冷旭辉很机械的接过了香烟,连道谢都忘了说,香烟拿在手上,发了一下呆,才反应过来,赶忙说:“韦市长你抽,我不抽。”
  韦市长就哈哈哈的笑了:“抽吧,我可是比你烟瘾要大的多。”

  这样的干部韦市长最喜欢,他们见了自己那手足无措的样子,看起来满有意思的,不像那个华子建,那样镇定自若,城府深邃,或者华子建偶尔也会装出来一点紧张和对自己的畏惧,但凭自己的眼神是可以看的出来,那小子都是装的。
  而现在这个冷旭辉,才是真的害怕和紧张。
  冷旭辉听了韦市长的这话,就连忙拿出打火机来,战抖着手,给韦市长点上了烟,韦市长在他点烟的时候,以示友好的用手指拍了拍冷旭辉那发抖的手,满意的抽了一口。
  冷旭辉就也给自己点上了香烟,很拘谨的稍微的抽了一口,这时候,冷旭辉就发现问题了,自己现在怎么连烟都不太会抽了,差一点就这一小口,都把自己哽噎一下。

  韦市长吐出了口中的烟雾,缓慢的说:“冷...县长啊,上次你好像来过吧?”
  冷旭辉连忙说:“是啊,我和哈学军县长一起来见过韦市长的。”
  “奥,对了,呵呵,那次好像是为一个什么煤矿的手续来的吧,你看我事情一多,都记不太清了,感觉哈学军对你还是挺欣赏的。”韦市长只有先自己多说一点话,来缓解一下冷旭辉的紧张情绪,对这样的场面,韦市长掌握的很到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多说一点话,什么时候自己不说和少说话。
  冷旭辉就回应道:“我是哈学军县长一手提起来的,他对我们也挺关怀的。”
  冷旭辉的政治敏感度在慢慢的恢复,他是知道哈学军和韦市长过去都同属于华书记的系列,而自己是哈学军的嫡系,所以此刻是有必要先来表明了自己的背景。

  “嗯,是啊,可惜哈学军啊,不知道自爱,辜负了很多人对他的期望,你以后要引以为鉴,不要重哈学军的覆辙啊。”韦市长摇着头感叹着说。
  冷旭辉连连的点头:“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对了,这次你们县上的领导班子调整,本来是没有考虑你的,你和哈学军在会上争议很大,后来哈学军出事情了,要不是我坚持,只怕你这个任命也会作废的,所以你一定要自爱,不要忘乎所以,市里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们洋河县的。”韦市长看冷旭辉恢复了镇定,这才把话转到了正题上。
  冷旭辉很谨慎的回答说:“我知道的,前段时间我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对韦市长的提携之恩,我会牢记在心,也一定不会给你丢脸。”
  韦市长摆了一下手说:“不存在什么提携之恩的说法,都是为了把工作搞上去,我是早就听说你很不错了,现在就算是给你一个平台,看你发挥发挥。”
  冷旭辉嘴里又唠叨了几句感谢,但韦市长这时候话锋一转说:“你和哈学军上次是为那个煤矿跑的手续,是不是最近出事的那个北山煤矿?”

  冷旭辉就愣住了,韦市长今天怎么会提出这个问题啊,对于北山煤矿范晓斌那一块,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插过手,那都是过去雷副县长和哈县长在里面,自己上次也不过是顺便的和哈学军一起来了一趟,至于办的什么手续,自己是不太清楚的。
  冷旭辉有点紧张,他怕韦市长把这倒霉的北山煤矿和自己联系到了一起,就嗫嚅着说:“韦市长,这个煤矿我是没插手过,上次也是哈学军来办的手续。”
  韦市长就脸上严肃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冷旭辉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们华书记......难道别人会冤枉你吗?有的问题市里已经接到很多反映了,我暂时压在手上,就看你以后工作的情况。”
  冷旭辉明白了,是华子建早背后搞的鬼,他心中就有了一股无名的怒火,看来他是想把哈县长的手下一锅端啊,不要看他经常笑嘻嘻的,也太***虚伪了。
  冷旭辉也不知道韦市长手上都掌握了多少自己的问题,因为要严格的来说,自己也确实有一些一些问题,但话说回来了,现在的官场,谁有能保证自己一尘不染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