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天,已经十二点多了,肖婉婷还在缠着楚天齐,向她“请教”,而且请教的好多问题都是以前问过的。楚天齐觉得她在故意磨时间,便说道:“肖婉婷,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肖婉婷看了看广场上或走或站的对对男女,说道:“你看还有那么多人没休息,时间还早。再说了,我也不睏。”
  楚天齐真是佩服肖婉婷“指鹿为马”的本事,广场上的那些男女,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在谈恋爱,怎么能和他们比时间呢?再说了,她这不是明摆着把他俩等同于那些痴心男女了吗?于是,他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累不累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睏不行,要回去休息了。”说着,就要走开。
  “站住。楚天齐,你这根本就是在应付同学。姜教授曾指示说‘不论何时都可以向他请教,更可以向你楚天齐请教’,他亲口承认你是他的‘得意高徒’。为此,全班同学都在夸你,都说‘名师出高徒,果然名不虚传’。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是浪得虚名,等我有机会一定要问问姜教授,他老人家是不是看人看走眼了。”肖婉婷振振有词的说道。
  明知道她是胡搅蛮缠,明知道她是用言语讹诈,但楚天齐也担心她万一向姜教授问出不合适的话,只好做了妥协:“这么吧,那就再延长半个小时。”

  “不行,时间有点短,干脆就到凌晨一点吧,怎么样?”肖婉婷讨价还价道。
  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离一点钟还有四十多分钟,于是不再斤斤计较,便说道:“一点就一点,到时可不许耍赖。”
  “谁耍赖了?谁要是耍赖,就是小狗。你也不准提前离开,好不好?”肖婉婷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说道。
  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二人继续向前走着,此时,肖婉婷已经不再“请教”学习的事,而是转而问起了他的事情。当他提出要走时,她马上就说他在耍赖。他们的这些争辩,落在身旁人的眼里,完全就是“小两口”在打情骂俏了。
  在众人的遗憾中,短暂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大家都在遗憾时间太短,只不过每个人遗憾的侧重点不同。大多数人都在遗憾时光匆匆,好多知识点都还没有学到。也有人遗憾和大教授、大专家接触时间太短,这种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以后很难遇到,恐怕一辈子也不会遇到了。

  但也有个别人的遗憾原因例外,比如肖婉婷,他主要遗憾和楚天齐的“美好时光”结束太快了。虽然还能在党校相处两周多,但那样的校园氛围和这里是根本没法相比的。
  来河西大学的这几天,肖婉婷仿佛又找到了大学生活的感觉,每天白天上课,晚上“谈恋爱”。虽然楚天齐好像还不习惯,还在以各种理由搪塞自己,但她觉得他那是因为在乡下工作而特有的自卑。她相信功到自然成,也相信“感情是培养出来的”。正因为她要照顾他的“自卑”,所以她虽然对他多次进行明示、暗示,但一直没有直接说出那几个字。虽然每次单独待在屋里或是在校园散步时,楚天齐都别别扭扭的,但肖婉婷却很享受,她认为这更有“谈恋爱”的感觉,对方更像一个“生瓜蛋”小男生。

  可是美好的生活注定是短暂的,一周的大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就要回到那个类似军营的环境了。肖婉婷不禁心中唏嘘不已,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党校期间“拿下”这个害羞又优秀的男生。
  晚上七点多,河西饭店“聚友轩”包间,屋子里不时响起酒杯相碰的声音,三个男人正喝的不亦乐乎。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和他的好朋友云翔宇、于涛。
  楚天齐是由河西大学回到省委党校后,又被云翔宇和于涛开车接出来的。今天五点钟的时候,在河西大学的学习就结束了。姜教授等课题组成员为众学员送上了一些祝福,众学员感谢了各位教授并告别。然后众学员来到院子里,和其它组的学员一起,乘坐党校派来的大巴车返回了党校。楚天齐刚下车,就看到云翔宇和于涛在等着他,于是便同他们一起到了河西饭店。
  云翔宇再次举起洒杯,笑咪*咪的说道:“天齐,恭喜你啊。”
  “恭喜我什么?我来党校的事,不是已经祝贺过了吗?”楚天齐不解的问。
  “你说呢?我听说,你近一段可是风头出尽啊。”云翔宇意味深长的道,“刚一到班里就成了焦点,自己的一些英雄事迹更是被老师和同学竞相传颂。虽然后来被人造了谣,不但没有让你的形象爱损,反而更加光彩照人,俨然成了一个能文能武、优秀基层干部的代名词。”
  楚天齐接话道:“你这不是拿老弟开涮吗?那些事你们也知道,哪有你说的这么邪乎。对了,我还得感谢你俩呢,要不是你们帮忙,我的‘黑锅’还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呢。”
  “咱们弟兄说这个就见外了,你要是感谢的话,应该感谢那两个小*美女,他们可是为了你的事东跑西颠,没少忙活。”云翔宇回道。
  于涛在一旁插话道:“她们也不用感谢,你看她们那样,根本就不是外人嘛!天齐,你说是不是呀?”
  “去你的,是个屁。”楚天齐知道于涛在拿肖婉婷和岳佳妮调侃自己,便说道,“来来来,废话少说,喝酒喝酒。”

  三人嘻笑着,喝了杯中酒。
  于涛给楚天齐杯中倒满了酒,说道:“天齐,这杯酒你干了,算是对你的惩罚,也可以说是你的道歉。”
  “这又从何说起?”楚天齐不解道。
  “我们三番五次让你出来聚聚,你总是推三阻四,逼得我们今天只好到党校门口‘捉拿’你。不知你是真的忙,还是觉得进入省委党校学习就牛*了,连好同学的面子都不给。”于涛笑着道。
  楚天齐回道:“少给我扣大帽子,我一个小副科,敢不给你们二位大处长面子吗?确实是挺忙。再说了,你们除了经常出门外,也是有很多工作要忙的,这不是怕给你们添麻烦的嘛!”
  “冲你这句话,就该罚酒,还说给我们添麻烦了,这不是见外是什么?我们都是周末才让你出来,也没有占用你的上课时间呀,你还假惺惺的说是怕给我们添麻烦,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云翔宇也帮腔道。
  于涛继续挤兑着:“我看是你小子重色轻友,对不对?”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喝还不行吗?再不喝真不知道你们会给我扣什么大帽子。”楚天齐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于涛抚掌道:“这还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