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的事情办的还算顺利,大家心情也都不错,回到省政府招待所以后,肖局长和冯副县长,还有汪主任都来到了华子建的房间,一起聊了一会天,看看离睡觉的时候还早,华子建就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和安子若见一面,虽然彼此已经放弃了对方,但朋友,同学之情还是不应该割断,他就笑着对肖局长说:“你们先聊,我给朋友打个电话。”
  这几个人一听他要打电话,都连忙说:“华书记那你就县休息,我们几个去扣两把扑克了。”
  华子建笑笑,手里拿着话机对他们挥挥手,也就没有挽留。
  他拨通了安子若的号码,几声的振铃过后,那面安子若就接通了电话:“子建,你好,在忙什么?”
  听着安子若清喉娇啭的声音,华子建就一下子想到了往昔那葱葱的岁月,他说:“我在省城来办点事情,就想到了你,问候一下,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安子若笑了一声说:“谢谢你还能惦记我,我就这样,每天工作很忙。”
  华子建说:“忙点好,人更充实,活的才有价值。”
  安子若说:“现在你忙完了吧,出来一起坐坐,看看你又提升了,人有没有变化。”
  华子建就哈哈的笑着说:“你感觉我应该怎么变,变胖点还是变瘦点。”
  安子若想了下说:“胖瘦都没关系,主要看你心态变了没有,有很多人一旦得势就会忘乎所以,不过从你今天谈话里,我到还没有发现这点。”
  华子建就说:“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只怕短期还不会变。”
  “那就好,住哪的,我过去接你。”安子若说。

  华子建就告诉了她地点,说自己一会下楼去等她,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华子建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今天酒自己到没多喝多少,自己这面带的人多,用不上自己去冲锋陷阵,但身上的酒味倒也不小,他就进了卫生间,简单冲洗一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刷了牙,这才离开了招待所大楼,到外面等待安子若去了。
  站在招待所的大门外,华子建放眼省城的夜色,这里的白天是喧闹的,从天边升起第一道霞光,人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每个人似乎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在白天永远都显得那么的紧张和浮躁。
  只有当夜幕降临时,省城才会显露出别样的宁静来。城市的夜是闲适的。夜晚,街头的各种灯都亮了起来,五彩的霓虹灯为人们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些许亮丽的色彩。虽繁华,但并不喧闹。街上的人们轻松自在地走着,谈论着一天的经历和见闻。人们似乎都能理解他人的辛苦和劳累,说话的声音很小,生怕打搅了他人的休息。那一闪一闪的灯光掠过街心花园,投向更远的地方。
  这样看看,华子建感觉也挺惬意的,自己也轻松和祥和了许多。
  等的时间并不长,安子若就开车过来了,华子建对安子若的这部车影响很深,记得从那次坐过以后,他还专门的在上看了看这部车的性能,价格,其实也不是羡慕,就是一种好奇。
  安子若没有下车,她把车缓缓的溜到了华子建的身边,在很远的地方,安子若就看到了华子建,他的挺拔和潇洒,很容易就可以让安子若在忙忙人海中锁定。
  两人相视一笑,有太多的话意和感情都在这一笑中传递给了对方,安子若说:“上来吧,我们好好的聊聊。”
  车子在城市的夜色中融入了车流,华子建没有问到哪里去,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闪过的建筑和各色绚丽的霓虹灯。

  安子若也没有说什么,她很专心的开着车,或许,这个时候,两人都在回忆过去那浪漫的时光,也在感叹命运的无常。
  安子若把车停在一个叫“苏格兰酒吧”的门口,酒吧的门外,宁静的夜色,涌动的旋律,讲述着原始与人性的冲撞,千奇百怪,极限尝试,口味不同,各有所好的人群在这里来来往往。
  华子建下车就感到了这个酒吧的豪华和奢侈,酒吧的建筑是一幢很老很大的花园式洋房,外墙的四周青藤缠绕,大门里面的装修却很现代。前面有大大的停车场,停车场里停有许多豪华轿车,富商们来酒吧不是要听这里每晚必演的爵士乐,也不是为了长得漂亮的服务员和小姐,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种高档次的社交场合,需要的就是这种氛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是来销金的。
  这酒吧消费比其他酒吧一定贵的很多,华子建有点担心自己身上的钱是不是能够应付的下来,但先不管它,华子建还是很有派头的带着安子若,义无反顾地进去了。
  华子建和安子若选了靠中间的吧台,环顾四周,不同的包装人群,带着一种妖娆的让人窒息的美丽,这里头发是思想也能勾勒出激情,虚幻也能呼唤出本能。坐在吧台旁边的华子建,因为是第一次来“苏格兰酒吧”,他还带着新鲜与好奇,打量着四周,不断的侧着头和安子若聊着。
  忽而发现,原来旁边坐的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还算“标致”!这让华子建不得不想到了有一次自己在上看到的那些个欧洲美女们,不知道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老外是不是也是那样的大口径。

  酒吧的人越来越多,吧台边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侍应生不断在增加位子,华子建和安子若的边上也加了几张,和邻座的挨得好近,一抬酒杯,手老撞一块,大家只能是歉意的相视而笑。
  安子若始终在默默的注视这华子建,记得上次两人把话说清楚了以后,自己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她觉得自己很难撑的下去了,就算华子建说他没办法爱自己,就算自己也说愿意放手,但自己还是感到很凄苦,这样的感觉延续了很多天。
  安子若不是没喜欢过别人,她不是非华子建不可,她只是不想这样不做一点努力就轻而易举被打败,至少现在她是喜欢他的,她不能对不起这份喜欢,安子若害怕的是,如果自己没给自己一次努力的机会,等自己老了,会想到就充满遗憾。
  安子若一直固执的以为面对什么事情自己都能够坦然的微笑,可是,终于在华子建转身决定放手的一刹那,她泪如泉涌,不可抑制。这是,过往的幸福嘲笑着心中的疼痛,原来,世界上最痛的痛是离开。痛定思痛以后,她还是想明白了,或者是彼此都没有成为对方认定的那个人吧,那就放手,解脱对方,也解脱自己。

  再见了,自己也曾今那么那么爱他,虽然有过失误,也很笨拙,但也努力做了好多,所以自己不遗憾了。现在,自己把爱情还给他,也希望他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点骄傲还给自己。
  看着安子若的眼光,华子建很温柔的笑笑说:“在想什么?怎么今天不大说话?”
  安子若看是那样看着华子建说:“在想你,不知道以后你会找个什么样的女人。”
  华子建就笑了,他的脑海里就闪现出华悦莲那娇羞柔美的容颜,他说:“不管我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但对你,我是永远都要牵挂,在我的心里,也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放置着你和我的那浪漫时光”。
  安子若的眼中有了一层迷离,她感到了一些安慰,那就这样吧,有时候回忆也是很美丽的。
  华子建端起了装着红酒的酒杯,对安子若说:“为我们的过去,干一杯。”
  安子若也端起了酒杯,两人轻轻一碰。
  呡了一口酒后,安子若问:“大书记,以后你对洋河有没有什么规划,构想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