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5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局,我的一个大学同学,想在湖州开个店,想请您多关照一下,您看能不能见见他”。赵林在耿长文看起来心情还算是不错的情况下小心的说道。
  “开店?什么店?饭店?”耿长文皱眉问道。
  “不是饭店,是ktv,原来就是ktv,是刘成安的儿子开的,现在被他接过来了,想和您见个面,他怕有人捣乱,所以想找个关系,这一行不好干,还不都是这样”  。赵林看着耿长文的脸色,小声说道。
  “不会是违规吧?”耿长文语气严厉了很多。

  “没有,绝对没有,耿局,他还没开业呢,主要是他也是省城来的,对湖州人生地不熟的,虽然认识我,但是局里谁听我的?所以……”赵林越是这样吞吞吐吐,耿长文反倒是相信了他的话,因为赵林在他眼里还算是老实,而且从未在自己面前玩过什么花活。
  “省城来的?你的同学?”耿长文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是,都是江都大学毕业的”。赵林有点冒汗了,耿长文的警惕性还是那么高,这让他有点心虚了,不知道丁长生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是把那人引荐给耿长文,就看他现在这样,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进展,所以,要想将耿长文逼出湖州,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那好吧,你让他来吧”。耿长文吐口了。

  “耿局,他的店还没开业,现在连试营业都没有,他想着趁现在清净,邀请您到店里坐坐,顺便也是邀请您检查一下那里的环境,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整改的”。赵林将他那朋友说的是谦恭无比,虽然听上去很不真实,可是拍马屁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人捧到天上去,却让被捧的人浑然不觉,还以为自己就这么高呢。
  耿长文看着赵林,没说话,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看得赵林心里只发毛,差点没说不去就算了,可是就在赵林要崩溃的时候,耿长文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晚上吧,不要让别人在场,就你和你的朋友吧”。耿长文算是给了赵林一个天大的面子。
  赵林出了耿长文的办公室,给丁长生发了一条短信,这让陪着仲华调研的丁长生松了一口气,耿长文这个人很难对付,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湖州他太独立,没有绝对信得过的人,所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得让耿长文陷进去,不然的话,捏不住别人的七寸,所有的计划都只能是假设。

  对于丁长生来说,现在的湖州,已经太过凶险,稍不注意,就会被躲在暗处的狼咬住脖子,最好的办法不是护住自己的脖子,而是将狼彻底铲除掉,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对于耿长文的提议,陈东很感兴趣,可是和罗东秋见面后,他的积极性反而是降低了,因为陈东并没有在罗东秋那里得到任何的承诺,相反,罗东秋的傲慢让陈东感觉自己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或许是自己的作用并没有像耿长文强调的那么大
  自己有多大的作用,或许只是耿长文的意思而已,罗东秋并不相信他陈东的作用,可是这么一折腾,反而是让陈东对华锦城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虽然在湖州比在白山时强多了,而且在关一山的案子里,华锦城陷得不深,只是为了自己侄子的工作而给关一山行贿了点钱而已,而且这还是关一山自己供出来的,华锦城只是承认就完事了。
  所以华锦城这段时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难为,住在宾馆里虽然比不上自己家里,反倒是清净了很多,这一晚,华锦城又被带出了房间,还是在这个宾馆里,只是换了个房间。

  再次见他的是陈东,而且是摆好了茶具,陈东正在泡功夫茶。
  “华老板,来,请你喝茶”  。锦城进来,笑笑说道,但是并没有挪动身体。
  华锦城也不以为意,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什么场面没见过,对于他来说,最难的日子还没到来,这是他的估计,所以,对以后的下场他有充分的估计,最惨的结局可能就是自己的家产被谋夺,自己被灭口或者是坐牢,这都无所谓了,到了自己这个年纪,还能活几年?
  “陈检好像有事吧”。华锦城坐在了陈东面前,看上去很慈祥,并没有丝毫的紧张,对于人来说就是这样,一旦你将事情都看透了,对这件事的走势有了初步的估计,就不会在紧张和害怕了,人之所以害怕是对未来不能把握。

  “老狐狸,关一山的事了啦,你的问题不大,不过,别的问题却不小,你想一想,还有什么事没说吧,我给你个机会,要是待会我说出来也就没意思了”。陈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华锦城一愣,不明白陈东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既然陈东这么说,他认为陈东至少是抓住了了自己的什么事,可是脑子过了一遍,好像没有什么事可以让自己栽跟头了,要是向前推到几十年前,可能自己还有些违法乱纪的事,可是自从有了钱,那些事就没再做过了,坏良心的钱更是一分钱都没拿过,也就是吃吃喝喝,玩玩女人而已,难道检察院连这些事也管?
  所以,既然你抓住我的小辫子,是拽还是剪,那都是你的事。 
  “陈检,我年纪大了,想不起来了,再加上这么多天没出去,脑子就像是浆糊一样,我要是犯了什么事,还请陈检提示一下,我也好回忆回忆”。华锦城斟酌道。
  陈东看着华锦城装糊涂的样子,笑了,说实话,行贿关一山的那些钱,这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相对于关一山受贿的那些钱来说,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只是陈东感兴趣的不是这里,而是华锦城和罗东秋之间的矛盾是什么。
  丁长生和罗东秋之间的矛盾他是知道的,可是如果说华锦城和罗东秋之间单单是因为纺织厂那块地的话,陈东还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华老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陈东问道。
  “得罪人了?陈检,我这一辈子做生意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就在不久前,还得罪了我们省最有权势的公子哥,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他?”华锦城一脸的洒脱,完全不拿这当回事似得  。
  陈东一愣,他没想到华锦城会这么有自知之明,只是如果仅仅是因为纺织厂那块地的话,罗东秋犯得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华锦城过不去吗?
  “华老板,你倒是光棍,你既然知道,那这事有多麻烦也明白了吧,你想怎么解决?虽然关一山的案子你涉案不深,可是我这里也不可能把你轻松的放走吧”。陈东当然明白华锦城背后的人就是丁长生,虽然耿长文一再强调华锦城是湖州的黑社会,而丁长生就是背后的保护伞,可是陈东不是傻子。
  凡是要讲究证据,要办华锦城,也只是这个行贿案而已,其他的就很难再往上扯了,而且不知道是华锦城的鼻子灵还是这老小子有自知之明,反正是在耿长文的调令到了湖州后,华锦城名下的所有娱乐行业都关门整顿了,耿长文就是想拿华锦城的错,也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