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4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的车在开发区大院门口堪堪追上了仲华的车,而站在门口迎接的罗香月看到丁长生的车到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丁长生要是不来,自己怎么接待仲华,还真是个问题,虽然自己在海阳时和仲华见过面,可是还没怎么熟悉呢,仲华就出事调走了,所以罗香月和仲华基本就是生人的关系。(.
  “仲书记,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吧”。丁长生停下车,赶紧跑向了仲华的车,抢在司机前面为仲华拉开了车门。
  “不晚,看到你的车了,你要是忙就不用来了,我也就是过来看看情况,这样的事有多少真事你还不明白?”仲华看了看周围的人,小声在丁长生耳边说道。

  无论是开发区的人,还是跟着仲华来的人,都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以前都认为丁长生是石爱国的人,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件事,那就是丁长生是怎么来的湖州,在来湖州之前又是跟着谁干的。
  所以,那些以为石爱国走了丁长生就得完蛋的人不但是眼光有问题,连脑子也有问题,试问你身边有几个领导像仲华这样可以附耳和你交流?
  “那也不行啊,该走的过场还得走,再说了,我相信开发区的同志们在作风问题上还是有了很大改善的,我还想着,开发区的工作作风问题要是整顿好了,下一步要让新湖区到开发区来取经呢”。
  “嗯,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我明白,新湖区积弊甚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肃清的,但是作风问题绝对是个突破口,你这个点选得好”。
  “呵呵,我这不也是受了领导的启发嘛”。丁长生不着痕迹的拍了一下马屁。

  丁长生陪着仲华走到了罗香月等人面前,罗香月本想着打个招呼就过去了,但是丁长生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在想,自己离开开发区是迟早的事,但是宇文家的大笔资金都才开始进来,再加上谢家的钢铁企业也在近期就要落实动工,一个能继承自己意志的接班人是要多重要有多重要  。
  而罗香月无疑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可是市里的局势很不明朗,虽然林春晓可以向司南下推荐罗香月,自己也可以斡旋唐玲玲将罗香月推出去,可是市里其他人怎么想呢?
  依据他的观察,市长邸坤成对开发区也是虎视眈眈,只是不知道邸坤成的人选会来自哪里,那么要是仲华也支持罗香月的话,情况将极大改变,所以在仲华面前逮着机会推出罗香月,是他的神来之笔。
  “仲书记,这位罗副主任你还记得吗?罗香月同志,在海阳县时,那个时候她在政策研究室”。丁长生指着罗香月说道。
  罗香月一惊,不知道丁长生这出其不意的在仲华面前提自己到底什么意思,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和丁长生沟通过这事。
  “噢,小罗,你也是海阳过来的?”仲华故作不知的问道,其实他会不知道吗?但是有时候领导该装糊涂的时候就得装作糊涂,那样可以给自己避免很多麻烦。
  “是,仲书记,我也是海阳的”。罗香月不明所以的说道。
  “罗香月同志能力很强,是个女汉子似的人物,我这段时间比较忙,开发区这边都是罗香月同志一肩挑,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丁长生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明白了丁长生的话里所包含的意思了。
  罗香月心里也是狂喜,她没想到丁长生会在仲华面前推荐自己,仲华和丁长生是什么关系,只当然是很清楚的了,而且此时她断定,丁长生这是在帮自己,虽然自己是顶着司南下的帽子来湖州的,可是要是仲华副书记也能帮自己说上那么一两句话,那自己接任丁长生的事情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
  “嗯,小罗同志,好好干,我们一直都在强调男女平等,但是在选拔干部的问题上,男同志的优势还是太大,女同志还是很吃亏的,而且独挡一面的女同志就更少了,以后在这方面都要改善这种情况,当然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关键还是要女同志发挥自己的优势啊”。仲华倒是很给丁长生面子,啰啰嗦嗦的说了这么多。
  整顿工作作风的问题本来就是务虚的成分大一些,更多的还是要依靠群众的监督和举报,只有亲身经历过他们服务的人才有资格说作风是好是坏。
  所以,在整顿作风问题上,以评促建才是根本,邀请大部分的群众参与进来才是促进作风转变的根本,形成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比领导视察几百次都管用的多。
  丁长生看到这次仲华出来还是一个人,还是市委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一起来的,帮着仲华提着包,丁长生猜想仲华的秘书可能还没定下来,这件事仲华说了很多次了,但是市委办公室推荐的那些人都不合仲华的意,所以,隔段时间就换人的事时有发生。

  不过这倒是让丁长生灵机一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丁长安,要是将丁长安调到市里来,如果一时间不能安排一个好职位的话,人家就不如在县里当个小负责人了。
  “领导,你的秘书还没解决?”丁长生漫不经心的问道。
  “切,当时让你给我回去继续当秘书,你不干,怎么?良心发现了,你现在就是想回来我也不敢用你了”。仲华揶揄道。
  “哎哎,领导,我可是冤枉啊,您什么时候说过这事啊,别说我以前了,就是现在您只要一声令下,我马上就上任”。丁长生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这等于是在将仲华的军了,可是仲华早就对这小子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那就是蹬鼻子上脸,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给他鼻子,他就没辙  。()
  果然,仲华转过头继续查看开发区的办公环境,以及窗口部门的服务态度等,就是不给丁长生继续发挥的机会,丁长生要想引出丁长安的事,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咦,看你唧唧歪歪的样,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等了一会,仲华回头一看丁长生的脸色,问道。
  “呵呵,还是领导了解我,我是想向领导推荐个人,绝对可靠,是我的大哥”。丁长生走近仲华,小声说道。
  “你大哥?你家里不是没什么人了嘛”。仲华愣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其他人看到丁长生和仲华嘀嘀咕咕的,都知趣的扯开了距离,这样有利于丁长生和仲华窃窃私语。
  “是我的一个村里的,和我一个辈分,毕业一直都在咱们湖州下面的县里,研究生毕业,人老实可靠,您要不给个机会?”丁长生腆着脸,为了丁长安的事,他还真是豁出去了。 

  “嗯,你给我找的人我自然是放心了,只是怎么操作,你看着办吧”。仲华总算是没有把话全部封死,但是至于用不用丁长安,还是说不准,丁长生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丁长安从云林县调到市里来。
  作为在一个老公丨安丨,耿长文的警惕性很高,但是他在湖州为数不多的几个还算信得过的人之一,赵林可以算一个,无论怎么说,这是林志生的人,而林志生在市局里一直都是不得志,这个局纪委书记也是得益于罗东秋的帮忙,所以从这方面来说,赵林应该是不会害他的。
  可是往往你最信任的人,却最容易在不知不觉间对你下刀子,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真的要做到防患于未然却不是每个人都做的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