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4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安心想,这话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他听过这么一个段子,讲的是官员自己请客吃饭,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难受,一句话,花自己的钱请客,那是真的下不去嘴啊 。
  但是他明白,这是谢欣怡要和来的人单独谈话,所以把自己支出去,这样也好,省的听了不该听的话,人在这里,人家这么说话,自己倒是听还是不听啊?
  唐玲玲来的还不算晚,比约定的时间迟到了半个小时左右。
  “老同学,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该担心了”。谢欣怡一看到唐玲玲进屋,赶紧站起来走了过去,抓住唐玲玲的手就不放开。
  这个时候丁长安知趣的带上门出去了,只是他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点菜的时机也很重要,像这样的宴请,吃不是目的,目的是谈事,而且很多事都是在饭前就解决了,所以饭前这段时间一定要留的长一点。 .
  “怎么?找到新的下家了?”唐玲玲看着走出去的丁长安,对谢欣怡开玩笑道。

  “开什么玩笑,人家可是有家室的,我只是带来当保镖的,我今晚是住你那里还是我们一起开个房间,聊一宿”。谢欣怡拉着唐玲玲坐在了主宾的位置上,自己在她身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金骏眉。
  “随你的便,以后有的是时间,我那里随时都欢迎你”。唐玲玲喝了口热茶,说道。
  “真的假的,万一我去了碰到不该碰到的事,坏了你的好事,你还不得把我撕了吃了,我可不冒那个险”。唐玲玲和谢欣怡两人的关系很好,所以即便是现在位置不同了,可是在私下里,她们依然是可以开这种玩笑的。
  要说男人在这方面就差多了,男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上,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开这种玩笑,虽然表面上他可能不会怎么样,但是心里一定会记恨的,要不然朱元璋也不会在自己坐皇帝后把一起要饭的和尚给杀了,男人容易威权,而女人在这方面就差了点。
  “你这个家伙,还是这么口无遮拦,你以后到了市里,这里和你们县里可不一样了,你要小心点说话做事”。唐玲玲笑着嘱咐道。
  “放心吧,我也就是和你在一起才敢这么说,谁让你是我姐妹呢”。谢欣怡倒是会拍马屁,这话倒是让唐玲玲心里很舒服,因为她知道唐玲玲最看重的是同学情谊,这点她在学校里就看出来了  。
  “好了,你的事我已经汇报市里了,市里司书记没有反对意见,只要他点头就可以了,我再和新湖区说一下,待会新湖区的丁区长过来,你们正好认识一下,这位丁区长也不是难说话的人,不过,在他眼里,关一山这个人简直是该死,你到了新湖区,应该知道怎么办吧”。唐玲玲将新湖区的信息一点点都透漏给了谢欣怡。

  虽然谢欣怡是来找她唐玲玲的,可是她已经不在新湖区了,新湖区的区长是丁长生,唐玲玲能在谢欣怡到任之前把区长叫来,这个情分算是给足了谢欣怡面子了。
  “唐姐,不是吧,这么大阵仗,我可是没见过大领导,以前只是听说过这位丁区长,唐姐,不会是很难缠的人物吧?”谢欣怡心里还真是有点打鼓。
  “哎呦,没想到啊,这世上还有你谢欣怡怕的人物,不得了啊”。唐玲玲看着谢欣怡的样子,挖苦道。
  “唉,唐姐,你可不要在这里嘲笑我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丁区长可是名声在外啊……”谢欣怡话没说完门被推开了,丁长生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好名声还是坏名声啊?”丁长生也不客气,径直坐在了唐玲玲的右侧。
  “来这么晚,都等你吃饭呢,欣怡,点菜了没有?”唐玲玲拿眼看了一眼谢欣怡,示意她先出去。
  于是谢欣怡站起来看着丁长生点点头,就出去了。
  “这就是你的同学?什么来头?”丁长生自己拿过茶壶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确实是有点渴了。
  “云林县的,找你来是想和你说一声,她是我大学同学,铁姐妹,我准备把她调到市里来,这事已经和司书记打过招呼了,你们新湖区人社局局长不是还空着吗,你看她行吗?”唐玲玲又给丁长生倒上茶,问道。
  “就这事啊?你不都是已经办好了嘛”。丁长生没有责怪谢欣的意思,一个人社局的局长在新湖区翻不起多大的浪来,所以丁长生也不会拿这事当回事。
  “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嘛,谢欣怡是我的老同学,她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知道轻重,说不定在以后也能成为你的助力,所以,这件事你要支持”。 . 唐玲玲当然不会和丁长生客气,这一开口就是命令的口气。

  当然了,这样的口气是基于两人的特殊关系,要是丁长生和唐玲玲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就算是唐玲玲是市委组织部长,丁长生也不见得能坐在这里听她吆五喝六。
  “好,我这里没问题,杨程程那里你打招呼了吗?不是我说你,这个女人你要小心点,很有手腕,我这刚到新湖区,就因为教师闹着发工资的事险些下不来台,但是这娘们在之前对这件事是只字未提,一直到老师们找上门来了,我才知道”。
  “放心吧,杨程程我了解,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听说你把区政大楼都抵押了?”唐玲玲剥了一枚瓜子送进嘴里,慢悠悠的问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要是明天工资还发布下去,我估计他们就要把我拆了卖钱了,不过这事怪不着他们,相反,是我们干部中的有些王八蛋不把他们的事当回事,人家凭的是教书育人挣点饭钱,但是就这钱还是能拖就拖呢,一个新湖广场修了一年多了,耗资五六个亿了,还没修好,我也不打算修了,就那么摆着吧,爱咋咋地”。( 丁长生喘了一口粗气,说道。
  “这都是气话,你是区长,你能这么干吗?你要是这么干,外人不笑话?知道内情的还好说,不知道的就是你这个区长无能,到时候这事传出去,你怎么解释,所谓三人成虎,所以,我看你还是想想办法把这事给弄圆满了,不然的话,杨程程那里也不会同意的”  。唐玲玲觉察到了丁长生语气里的不满,但是如果这种不满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就很容易出昏招,到时候再挽回的话,花费会更高。

  “得了吧,别说我现在没钱,我就是有钱,我也不会这么干,干么让我给别人擦屁股,谁拉的屎谁擦,我没那个义务”。丁长生对唐玲玲的话很是不以为然。
  “唉,有时候看你做事,觉得你真的成长了很多,但是有时候又觉得你其实还是个小毛孩子罢了,就如你刚才说的,谁让你是继任者呢,继任者给前任擦屁股这不是潜规则吗?你能例外?这事就是这样,教师的工资拖欠,那不是前任留在屁股上的屎,你不也是照擦了”。唐玲玲继续教育丁长生道。
  “好了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今天来这里是吃饭的,老讨论这事还能有胃口吗?”丁长生笑笑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