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冷县长心里很是不舒服,你个书记,搞好你的党群建设就成了,管那么多做什么,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他脸上就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没有吱声了。
  华子建感觉到了他的抵触情绪,也就有了点想法,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了。然后与会的人员就对引进大项目的问题也展开了讨论,看起来,除了齐阳良默不作声,冷县长冷眼旁观外,其他人的热情还是很高的。
  一会,仲菲依副县长就又提了一个问题,说是市农业局最近给拨了一点钱,让县上发展大棚蔬菜基地,但这个钱还差一点,所以希望县上财政给支持下。

  这个事情华子建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他当副县长管农业的时候也为这事申请过几次,这事情搞好了,对县上几个乡的收入,对涉及到的附近农民收入提高,都很有好处,现在仲菲依接了自己的农业口,她自然是要考虑这事情了。
  华子建立即就回答说:“可以的,由你负责这个事,我们不能老把提高农民收入停留在嘴上,一定要为他们办点实事。”
  华子建就转过头来对冷旭辉说:“冷县长,这事情你看是不是再想点办法,挤一点钱出来,最近不是又有几块地出手了吗?应该手上有一点钱吧。”
  冷旭辉听着就更不舒服,你仲菲依真是沟子痒了,政府自己的事,你问他做什么,舔沟子也不是你这样个舔法。
  冷县长是不知道,仲菲依和华子建两人的心里都有点隔阂,仲菲依就希望可以弥补一下,所以最近给华子建的工作请示就多了一点,还有一个原因是华子建过去管的农业,仲菲依刚上手,有很多地方还不熟悉,也是要华子建给指点一下的。
  但冷县长心里这样想,嘴上是不好拒绝,就说:“嗯,钱是有点,我想问题不大。”

  华子建把该讨论的问题也都提出来了,大家也都发了言,基本也没有什么大的分歧,就让散会了。
  过了几天,仲菲依就带着白龙乡的李乡长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仲菲依说:“书记,我们选定了在白龙乡作为大棚蔬菜的示范基地,已经开始动工了,今天想请你一起看看,指导一下。”
  华子建就感觉不妥,自己是县委这面的,虽然是党领导一切,自己可以抓洋河县的任何工作,但手伸的太长,别人肯定是会有意见,特别是冷县长,那天开会就感觉到他对自己管事太多有点反感了,自己还是要注意一下,能够避免的矛盾最好是避免。
  华子建就有心推脱这事说:“仲县长啊,你也知道,我刚上手,最近我还忙啊,你叫冷县长去看看吧。”

  仲菲依嘴一撇说:“叫了,他说这事情是你安排的,还是让我多和你联系。”
  华子建心一沉,但因为有李乡长在,他也不便说什么,他还担心仲菲依口无遮拦的在说其他话,把自己和冷县长的矛盾完全暴露在了下面干部面前,也不好,就只好说:“嗯,是啊,冷县长工作也多,那我就去看看。”
  本来华子建也是没有太多的事情,每天在办公室看文件,划圈圈,也实在无聊的很,他们三个人就坐上了汽车,一路到白龙乡去了。
  县城很快就被流甩到了身后。一路上,他都是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那阳光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徐徐地拉开了幕帷,整个大地豁然开朗了,如一道画卷尽收在人们的眼底,田野一条条银渠纵横交错;山岗披上嫩绿的绿衣衫,把整个山峦串连了起来,仿佛银链串珍珠。

  华子建望着树林里,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高兴起来,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
  华子建就和仲菲依坐在后面,开了几句玩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车厢里陷入一种沉静,只有车轮摩擦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路越来越难走,华子建头也是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
  就在他将睡未睡只差一点沉入梦乡的时候,左边的肩头多了一点东西,圆圆的毛茸茸的还散发着香味,这事以后总令华子建有些迷醉的味道。
  仲菲依的脑袋靠在华子建的肩头,看来她睡起来更快,随着车辆的摇动,肩头那堆乌丝轻轻搔弄着华子建的脸庞。
  痒,真的很痒,这种痒却很舒服,让他不忍心伸手去搔动,这份痒冲击着他的**,血液、骨髓、甚至灵魂,如果自己还有灵魂的话。
  慢慢随着时间的推移,仲菲依的身体不断地向华子建靠近,一团柔软在对着他的胳膊发动着温柔的冲击,这样的感觉来得这么快,确实有种措不及防的感觉。
  华子建小心慢慢的将身体倾斜一下,让这份起伏的冲击感受的更加有力。至于那份睡意早就被他远远地抛在了不知名的地方。闭上眼睛假寐,鼻子里闻着那股令他陶醉的体香,在眼缝中小心观察着前排人的反应,司机师傅在专心看着车,眼前的路况不得不由他精心对付。
  那李乡长身体在车辆的颠簸下一起一伏,但是很快脑袋变得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点来点去,又好像不倒翁一样摇来摇去。华子建旋即又闭上眼睛,做出沉睡的样子。

  就在华子建精神物质双重享受中,车停了。
  尽管他的心中希望这段路程再稍微的长一点,其实所有美好的愿望,往往都像阳光中散发着绚丽色的肥皂泡,实在存在不久,只消用手指轻轻一戳,留下的是空空的失望。
  仲菲依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今天坐在车上,不知为什么就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的头靠在华子建的肩头上,心中大羞连忙坐直。刚才下垂的视线匆匆一瞥,竟然看到了华子建双腿间高高撑起的欲~望。
  仲菲依心里暗道:这个家伙思想怎么这么复杂,不就靠在他肩头睡了一觉,反应却如此的明显。
  其实她忘了,自己的上半身的冲击,远远要比自己的脑袋有分量的多。
  华子建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某个部分那种尴尬的变化,可是又没法让它立刻乖乖低头,只好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但车挺了,你华子建再装的像,你也要起来走路啊,他只好牙一咬,算了,出丑就出丑吧!既然占了人家那么长时间的便宜,也给让对方眼睛尝点甜头了,华子建心里很无耻的想着。

  仲菲依含羞带恼的推了推华子建,说:“华书记,到地方了,起来,起来。”
  “唔,这么快就到了。”装出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揉揉眼睛,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景色,说:“哦,还真的到了,感觉没多多长时间啊。”他还装的跟真的一样。
  仲菲依就心里说:你装什么装啊,那有睡觉了下面还那样精神的,当我是小姑娘啊。(公正的说一明下,其实就算睡着了,有时候确实会这样的,呵呵呵。)
  华子建边说边打开车门,仲菲依看着他不太自然的背影,心中有种暗自好笑的感觉,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忽然这句话跑到自己的脑袋里,对照华子建刚才的表现,不禁哑然失笑。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觉睡得实在香甜,是一份相当纯粹的睡眠,是一种将所有梦过滤掉的非常纯粹的睡眠。久违的宁静和安逸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