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冯俊飞头疼的是葫芦沟的事,村民们三天两头来问,有问什么时候合作的,有问补偿的,有问招工的,还有问水脉修复的。村民们都知道这个新来的乡长是葫芦沟村的外甥,所以一到乡里就找冯俊飞,冯俊飞让他们去找主管副乡长,他们还振振有词,说什么“你是自家人,又是乡里大领导,不找你找谁”。后来,冯俊飞也就懒得再把他们推到别人那里了,只要是找自己的就接待,大部分人都是问一问就走,只有极少数人比较麻烦,磨磨叽叽的没完没了。

  其中最让冯俊飞没辙的就是那个卢三赖,这个人几乎是每周都来,每次都问水脉恢复的事,还说他做的豆腐因为用不上那口井里的水,味道不一样,现在都没人买了。冯俊飞只得用好言相劝,让他回去先等着。这时卢三赖总会让冯俊飞和村里打招呼,能不能让自己先用上那口井,一直等到水脉修好了再说。
  今天卢三赖又来了,还说如果不解决,他就到县里上丨访丨。可冯俊飞怎能答应他呢,如果水井让他用了,别人肯定不答应。既使别人同意了,到时想让卢三赖再把水井交出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个家伙可是为了水井的事,干过挟持村主任的勾当的。而水脉修复的事迟迟没有动静,还是由于没有和玉泉矿泉水公司谈妥,没有正式签约,对方当然不可能出这份钱的。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卢三赖,冯俊飞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了葫芦沟村主任胡小刚,电话一接通,他就给对方来了一通雷烟火炮。没想到这个表哥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直接给他来了一句“小飞,你冲我发什么火,要是楚乡长的话早就把事情摆平了。”
  怕什么就说什么,本来是想以权势压一压这个小村长,没想到对方直接用“处理品”噎了自己,冯俊飞真是心烦不已。
  刚吃完晚饭,宁俊琦来了电话,并解释说刚才出去忘了带手机了,回来看见楚天齐的未接来电,就回过来了。
  楚天齐边接听着电话,边走出了宿舍,来到操场上。两人照例说了一些各自的工作、学习情况。
  宁俊琦忽然问道:“天齐,你打了好几次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当紧的事?”

  楚天齐看看四外没人,这才低声道:“我,我就是想你了,想的好苦好苦。”
  “咯咯咯,天齐,你怎么说话这么酸?不是喝酒说醉话吧?”宁俊琦笑着道。
  楚天齐继续说着情话:“唉,没想到一片痴心却换来你的调笑,我伤心死了,心都快碎了。你知道吗?”
  手机里静了一下,然后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我也想你。”

  她的声音很低,但是听在楚天齐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清晰。他赶快说道:“俊琦,你这周能来看我吗?”
  “看你?你不是再有一个月就学完了?那时我们不就又见面了吗?”宁俊琦回道,然后声音一软,“天齐,我这周末还要加班,准备到县里开会的发言稿,肯定是去不了了。这样,我争取在下周或下下周去一次吧,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你也不要寄希望太大。”
  “有希望就好。”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
  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对了,天齐,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请你不要怪罪。”

  楚天齐马上接道:“你是说你的家庭吗?我当然不会怪罪,到了该说的时候你自然会说的。”
  “天齐,谢谢你!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是另一件事,但我现在不能说,因为,因为我承诺过别人。”宁俊琦声音幽幽的。
  “另一件事?”楚天齐先是一楞,继而说道,“没什么,只要不是你瞒着我找了男朋友就行。”
  “净胡说八道,你把我说成什么人了?讨厌。我看八成是你心里动了别的女孩歪主意了,也说不准正有女孩对你发动猛烈攻势呢。”宁俊琦嗔道,然后口气异常严厉,“我可告诉你,你一旦有这种事的话,一定要向组织交待,否则有你好看。”
  楚天齐心里“格噔”一下,就像被人说中了心思一样。但他很快就坦然了,反正我心里只有你,你也不用诈我。于是,自信的道:“我对你的心永远不变。”
  “但愿吧!”宁俊琦的情绪似乎低落了很多。
  楚天齐正要说话,手机里又传来宁俊琦压低的声音:“有人敲门,我先挂了。”话音刚落,手机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音。
  收起手机,楚天齐继续向前走去。
  学员们很快得到了董梓萱回到沃原市的消息,在向田馨证实后,人们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董梓萱之所以离开党校,她的病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因为她无颜面对全班同学,更无颜面对楚天齐。
  在第一次班会上,董梓萱就对楚天齐大肆攻击,没几天,更是传出了关于楚天齐的谣言。后来,谣言被揭穿,从种种迹象表明,都应该是董梓萱所为。而且人们还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四年前,为了一个省教育厅的优秀名额,她竟然向楚天齐下了黑手,给省教育厅写了匿名诬告信,而她顺利拿了那个“优秀”。
  自从肖婉婷和岳佳妮揭穿谣言后,大家都不愿意与这个狠毒的女人为伍,但也不敢得罪她,生怕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对自己下手。人们对她是是敬而远之,就象躲瘟疫一样。
  董梓萱从那件事后,也忽然像变了一个人,每天都是谨言慎行,独来独往,就连着装也朴素了好多。但细心的人还会从她的眼光中发现一些东西,这种东西叫仇恨,不知是她对楚天齐的仇恨,还是对别人的仇恨。
  拓展训练那天,是董梓萱近一段表现最活跃的一次。她可能也想在那次活动中,向大家展示她做为班长的能力,也或者是想获得别人的一些好感。但事与愿违,她在最不该晕倒的时候晕倒了,而在这个时候救她的,却是她一直耿耿于怀,又频下毒手的人——楚天齐。

  事情就是这么巧合,也这么具有讽刺性。试想,发生这种事,董梓萱还有什么颜面当这个班长,也还有什么颜面和大家一直学习。所以,人们都认为她是因为没脸混下去,才回的沃原市。
  其实,楚天齐也认为董梓萱是因为不好面对大家,尤其是不好面对自己,才回的沃原市。至于她回去的原因,楚天齐倒不怎么关心,他更在意这个女人会不会继续与自己为敌,会不会继续给自己无中生有的泼脏水。按说,她经过了这件事,不应该再做不该做的事了,但是人心叵测,谁知她还会不会继续做伤害自己的事,楚天齐心里还是多少有一些不踏实。
  人们还发现,自从董梓萱走后,班长一职就空着。有的人不禁议论:“为什么不让楚天齐当班长?”
  肖婉婷一句话,给出了答案:“谁会稀罕捡别人剩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