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屁话,人家是领导,你是什么,发这牢骚,有本事你也去当个领导,领导当的越大,能管你的人就越少,这是真理,说你还不听,对了,你们局长离婚这么久了,还没找到合适的?要不然我帮她介绍一个,要是成了的话,你的提拔问题还是问题吗?”林沐托着香腮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婆娘,丁长安是清楚的很,虽然她不在仕途上,但是却一门心思帮着自己的老公削尖了脑袋往上钻,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然是为了他好,可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并不领这份情。
  第二天一大早,丁长安将孩子送进了幼儿园,就回到了办公室,将昨晚写出来的检查又整理了一遍,以最快的速度打印出来,然后又保存了一份电子版,准备发给局长谢欣怡。
  云林县女干部不少,但是到了谢欣怡这个级别的女干部却不多,谢欣怡是云林县人社局的局长,同时还兼任着云林县组织部的副部长,所以在人事的任命上很有发言权,这也是很多人既怕她又想巴结她的原因所在。
  但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所以就是有人想要巴结她也要好好考量一下,以免给人落下话柄,当所有人都这样考虑时,就很少有人敢接近她了。

  丁长安捏着手里的一张a4纸,站在局长办公室门前,犹豫了好久,才敲了敲门,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走过走廊,到了走廊尽头的局长办公室门口这么短短的一段距离,各个办公室的眼睛已经是随着他的身影也到了走廊的尽头。
  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谁都想知道谁在干什么,以免检讨一下自己还有哪里做的不够好,医保处主任这个位置虽然不是很高,却是一个权力很大的职务,因为他管着全县医院的医保审核,哪些药可以用医保报销,哪些不能报,这都是医保处说了算  。  有些医院为了效益,还没等病人出院呢,就将一些不能报销的药给报销了,那么如果医保处不给批,那这个损失就得医院自己拿,所以医院对医保处那是奉若神明,巴结的不得了。

  所以,这个时候丁长安去敲局长办公室的门,怎么能不让人多想呢?
  “进来”。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女高音。
  丁长安这才推门进去了,进了门才发现谢欣怡并不在办公椅上,而是捏着一包鱼食在给靠墙的鱼缸里的鱼喂食呢。
  “局长,我,我来交检查”。丁长安看着谢欣怡的目光有点不舒服,但是却也不敢这个时候撤出去,领导没让你走呢,你要是敢走,这不是更加的让领导不舒服嘛。
  “检查?什么检查?”谢欣怡有点愕然道。
  丁长安此时一愣,心里那个悔啊,原来领导早就忘了昨天的事,自己来这里交检查,这不是提醒领导昨天的事吗,但是这个时候就是肠子都悔青了又能如何,只能是往下演了。
  事情就是这样,领导可能很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作为下属,就得牢牢的记在心里,宁可做好准备,也不能不准备,谁知道领导什么时候哪根神经要是搭错了呢?
  “呃……”
  “哦,你是说昨天的事吧,我想起来了”。谢欣怡将鱼食放到了鱼缸下面的小抽屉里,然后在门口的脸盆里洗了洗手,擦干后回到了办公桌后面,坐进了老板椅里。
  “局长,昨天的事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在上班时间出去办自己的私事,我一定改正,下不为例,这是我的检查,您要是觉得我写的不够深刻,我还可以再写一遍,我……”

  “好了,丁长安,坐吧”。谢欣怡出乎意料的没有揪着昨天的事不放,这倒是让丁长安有点始料未及。
  “局长,我,我还是站着吧,我真的错了,请局长看我以后的表现”。丁长安表态道。
  “丁长安,你是个什么人我很清楚,虽然有着高学历,但是也有着高傲的性子,说实话,你这样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在机关里混,既然都是研究生了,就该再走一步,考个博士之类的,研究学问,那样比在机关里好混多了”  。谢欣怡不但是没有批评丁长安,反而是对丁长安做了一番点评。
  可是这些话听在丁长安耳朵里,非但是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是脊背上开始发凉,最近一直都说在整顿机关干部作风,据说还是市里的一个副书记主导的,局长这么说不会是要拿我开刀吧?
  每一次运动都会有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当炮灰被推出去,可是这一次难道真的要轮到我丁长安了,但凡领导要是这么语重心长的和你说这话时,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
  “医保处主任这个位置空了,很多人的眼睛就红了,看见这些东西了吗?还有不少送到家里去了,我抽个时间会送到纪委去,你丁长安,唯一一个没有给我送东西的人,你是怎么想的?你就没想过这个医保处主任的事?”谢欣怡双手交叉,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位置,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站着的这个男人。
  学历高,研究生,性子傲,虽然见惯了机关里的种种作风,可是毕业这么多年还能保持这样的节操,让谢欣怡对他很是欣赏,可是这种欣赏也只是欣赏,用她的话说,丁长安确实是不适合在官场混,他更适合象牙塔里那种与世无争的生活。

  “要说没想过,那是糊弄领导,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一个外地人,在本地没有关系,没有人脉,我老丈人家也没这样的关系,与其说不愿意去争,倒不如说是不想自取其辱,有时候,欲望低了,人的心里还好受一点,不去想,不去争,也就不会在得不到时又放不下”。丁长安笑笑解释道。
  “你倒是想得开,可是你老婆想的开吗?我听说你老婆是很支持你从政的,我倒是觉得,如果你老婆从政,肯定是比你强的多”。谢欣怡说道。
  谢欣怡的话让丁长安很是羞愧,有点抬不起头来,自己的老婆可真是名声在外啊,自己以前还以为只是自己知道,闹了半天,自己老婆官迷的名声早就是人尽皆知了,这让丁长安无话可说。
  “你安排一下,我今天下午要到市里去一趟,你跟我一起去”。谢欣怡吩咐道。

  丁长安本想说自己还得接孩子呢,但是再看向谢欣怡时,领导早就不看他了,连给他推脱的机会都没有,联想到刚才局长说的那番话,丁长安果然是不敢再吱声了,只得是灰溜溜的离开了谢欣怡的办公室  。
  丁长安刚走出去关上门,谢欣怡拿起桌子上丁长安的检查,看都没看,直接撕了个粉粹,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篓里。
  可是,当丁长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这才想起事情的不对来,谢欣怡一个女人,下午去湖州,怎么会让自己跟着去?无论是私事还是公事都轮不到自己吧?
  她到底想干什么?丁长安不是不想去,而是心里忌讳,怕给人落下话柄,那样的话,老婆林沐还不得闹翻天啊。
  虽然心里一直都是疑惑,可是也不敢说不去,于是在中午的时候给自己老婆打了个电话。
  “林沐,我要去湖州出趟差,晚上你接孩子吧,我可能赶不回来”。说这话时丁长安心里还真是有点心虚,明明自己心里没鬼,可是就是感觉不踏实。
  “去湖州?出差?这么突然,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林沐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