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罚钱吧,多少钱?”丁长安摸了摸自己的兜,问道。
  “五千吧,去外面的银行交钱,我这里开个单子……”
  “不不,不是,等会,罚多少钱?”丁长安以为罚个三五百,一千冒顶了,可是这一下子罚五千,这可是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了,而且给小舅子交的这个罚款,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怎么,嫌多啊?我告诉你,这还是轻的,按说还要劳教呢,不交罚款也行,送看守所吧”。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是这样的,我呢,是咱们区人社局的,能不能给个面子,便宜点?”

  “你真是会开玩笑,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吗?还能讨价还价?再说了,你是人社局的,不是反贪局的,交不交?不交上车”。中年丨警丨察不耐烦的说道。
  “好好,交,交”。丁长安见自己的身份一分钱都不值,再磨叽就要真的把林森带走了,所以还是选择交罚款。
  丁长安到外面的银行交了钱,拿回来单子,等到林森签了字,这才将这家伙放了出来  。
  丁长安在前,林森在后,丁长安都不想搭理他,想着还是赶紧回单位上班,虽然自己不想去主动争取这个主任,可是要是有好事砸到自己头上,自己接着也未尝不可。
  “姐夫,你这是去哪啊?”林森在后面紧赶了几步,跟上了丁长安的步伐。
  “我还得回去上班呢,放心吧,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你姐的”。
  “等一会,我饿了一夜了,昨晚又那么折腾,饿死我了,给我买点吃的再走”。林森一下子挎住了丁长安的胳膊。
  丁长安看了一眼林森,真是恨不得大嘴巴抽他,但是一想到自己老婆的彪悍以及对她娘家人的维护,丁长安都会不寒而栗,满腔的怒气渐渐地平复在自己心里。
  “怎么了姐夫,看上去还没我有精神呢,我姐又打你了?”林森端着一大碗拉面,一边呼哧呼哧的吃,一边看着丁长安的脸色问道。
  “吃你的吧,吃东西也堵不上你的嘴”。丁长安点了一支烟,漫不经心的看着大街上走过的男男女女,可是就在此时,他发现了一个此时自己最不想见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局长走了过来,于是一边那看着对面的林森,一边小心的低下了头,希望能够躲过去这一劫。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寸,他不动还好,他这一动倒是显得多余了,丁长安低头后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自己局长的动向,却发现局长冲着他走了过来,丁长安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干嘛不扔给小舅子点钱就走了呢,还在上班时间坐在这里陪着这混蛋吃饭。
  由于某种原因故事的猪脚 原名有丁长生 更改为丁长安  !  请大家继续阅读  支持原作者~
  非但如此,丁长安几乎是看着不远处一道身影越走越近,一直到了他跟前不足两米的位置时停住了,丁长生明白,局长早就发现他了,要是再不抬头,估计这一关是过不去了,见了领导躲着都不打招呼,在领导眼里这是什么性质?
  丁长安抬起头,果然,看到局长就将小包夹在腋下,看着丁长安,等着他吱声呢,这个时候林森也发现了对面的姐夫有点不对劲,于是一回头,正好看到了一个女人正定定的看着丁长安呢。 
  “姐夫,你……”
  “闭嘴”。丁长安心想,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可真是我的亲小舅子啊。
  “局长,您好,我出来办点事,您这是,也办事啊?”丁长安讪讪的笑着问道。

  “丁长安,你可是真行啊,明明是看见我过来了,低下头装作没看见我,我要是不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这么糊弄过去了,上班时间不在办公室上班,到这地摊上吃饭,这都几点了,你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上一半的班就溜出来?”局长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的训斥道。
  “不是,我,我今天确实是特殊情况,这是我小舅子,他出了点事,我就出来处理一下……”丁长安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说实话,要不是医保处主任这个位置正在考察人选,而这个人选的决定权就在这位人社局的局长手里,所以,这段时间别人走了什么路子他不知道,可是自己却什么都没做,自己老婆一天到晚的嘟嚷这事,而且还买好了礼品,让丁长安给局长送去,可是丁长安一直都是舍不出这张脸,张不开这张嘴,现在好了,又让局长抓住自己上班时间出来瞎混,这个主任的位置就更没戏了。
  “好了,你不要解释了,回去写一份深刻的检查,明天一上班,交到我办公室去”。说完,人家迈着高傲的步子,高跟鞋有节奏有韵味的敲击着地面,渐渐远去。
  “姐夫,这是你领导?”林森此时刚好吃完拉面,摸了一把嘴,从丁长安的衬衣兜里掏出来烟,毫不客气的点上一根,然后每个耳朵后面又夹上一根  。
  “废话,你又不是没看见,完了,这次算是彻底完了,不过也好,算是彻底断了你姐的念想了,她还指着我这次能往上蹦跶蹦跶呢,这下好了,给领导留下这么个印象,还有个屁的希望”。丁长安好像并没有因为得罪了领导而不高兴,没来由的心里倒是轻松了很多。
  “真的呀,那你怎么和我姐交代?”林森有点幸灾乐祸的问道,自己老姐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他大姐林沐最大的理想就是从政,她是那种有兼济天下之心的人,可惜的是,命运不济,最终只是做了一个中学老师,所以,她就退而求其次,找了一个从政的老公,哪知道丁长安是这么的不思上进,得过且过。

  “交代?我有什么好交代的,实话实说呗,要不,那些钱我怎么交代,如果这些罚款解释不清的话,我还得去地下室安家”。丁长安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理都不理林森,径直向远处走去。
  “哎,哎,姐夫,这事不能说,哎呀,你等会我……”
  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丁长安就出了单位,他要去接自己的女儿瑶瑶,前几天才刚刚送去幼儿园,从昨天开始不大哭了,每次送女儿上学都和生死离别似得,老婆林沐受不了那场面,每次都是丁长安去送,但是殊不知,丁长安心里更难受。
  所以,丁长安每次都是向女儿保证,一定会第一个来接她,这才让小家伙慢慢的适应了幼儿园的环境。
  当一大队的小孩排着队出来房间时,瑶瑶一眼就看见了来接她的丁长安,笑脸立刻就笑面如花了,看的丁长安心都化了,心想,去他的医保处主任,只要有孩子,只要我的女儿高兴,其他的都不重要,老子上午旷班,下午早退,爱咋咋地吧。
  “爸爸,你今天来的好早啊”。瑶瑶奶声奶气的说着,一下子扑向了丁长安的怀抱里。
  “我要来接瑶瑶啊,我要是来晚了,瑶瑶肯定是要哭鼻子的呀”  。丁长安一手抱着瑶瑶,一手提着她的小书包。
  “我不哭鼻子,对了,爸爸,我能问你一件事吗?”瑶瑶皱着瑶鼻,像是很正经的样子问道。
  “可以,瑶瑶问吧”。丁长安耐心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