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3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觉得这不是还有待下去的必要吗?不客气的说,我们当时来中北省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虽然人是进去了,可是该拿到的东西我们没拿到,这也导致这几年家里的资金不足,新培养的财源还得再过几年才能发力,可是,我们等不了啦”。陈平山继续建议道。

  林一道明白陈平山说的‘我们等不了啦’是什么意思,不是他们等不了,而是老爷子等不了啦,万一在没有再推一步林一道的情况下,老爷子腿一蹬,驾鹤西去了,那么林家再想抬头,可就看运气了。
  对于陈平山的建议,林一道点点头,但是却没有立刻答应他,不是不想离开,而是离开了中北省,一切都将从头开始,自己这七八年的时间在中北省的经营将彻底放弃。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无论是书记,还是省长,都是刚过来不到一届,最近这几年要挪动的可能性的确是不大,那么他们不挪动,就基本没有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的机会,更何况,还有个省委副书记,这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要想再进一步,即便是自己有老后台,也不是一句话的事。
  “嗯,我考虑一下吧,我这几天回京一趟,去看看老爷子,商量一下这事”。林一道算是给了陈平山一个模糊的答案。
  但凡混到这个地步后,你不可能再是为自己而奋斗,你的身后,你的下面都有一群人在捧你,在为你的利益同时也是为他们自己的利益在战斗,所以,为上位者,每一个决策都可能关系到很大一份人的利益,马虎不得。
  马桥三以前可不是一个爱好读书的人,但是现在却爱看书了,只要有时间,一般都是在监狱图书馆里呆着,而且还很勤快,帮着整理一下书籍之类的。
  这不是因为他爱好学习了,而是他已经知道了祁凤竹的工作,监狱图书管理员,他的工作就是在图书馆,这对于一个犯人来说,没有强大的背景,没有人关照那是不可能的。

  西北监狱地处苦寒之地,劳作也大部分是矿山开采,所以,祁凤竹能躲在图书馆里看书,整理书,那简直是莫大的恩赐。
  这一天,马桥三到图书馆来,不再以借书看书的理由了,而是他也调到了这里工作,前几天,有个管理图书的家伙居然在图书馆里躲着看书,看书就看吧,这小子不知道是看到了哪一块带有刺激性的,居然大白天的图书馆里抱住一个瘦小的男犯人往图书架后面拖,目的可想而知,所以马桥三就补了进来。
  可是监狱那么多人,如果没人照顾马桥三,就算是有一百个机会也轮不到他,那是杜山魁陪着他老婆见了他之后,他老婆回去了,但是杜山魁遵照丁长生的意思,并没有走,而是留在了监狱附近住了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终于是七拐八拐的认识了副监狱长,这才将好处递到,目的就是关照马桥三这个人,代价不高,也就是每个月一万元。 小说
  图书管理员一共十多人,所以有人进来,有人离开,大家都司空见惯了,可是要说带着目的进来的,可能一共就两个人,一个是马桥三,另外一个就是监视祁凤竹的刘玉堂了,据说刘玉堂判了无期,所以在这些管理员中,这几年来唯一没换过的人就是刘玉堂和祁凤竹了。 
  马桥三是个混过十几年江湖的人,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所以在到图书馆之前工作之前,就来过这里好多次了,每次看书的时间还没观察祁凤竹的时间多呢,可是他就发现有个人每时每刻都在盯着祁凤竹,可以说看得很紧,但是祁凤竹却好似不知道一样,一直都是按部就班的干着自己的事,从不多说一句话不多做一件事,小心谨慎  。
  他的心里就犯嘀咕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接触到祁凤竹,将事情说清楚,把丁长生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几无可能,可能自己还没怎么着呢就被人干掉了。 
  要想和刘玉堂打架也不是个好主意,刘玉堂这人长得是人高马大,这么壮实的人不去矿山开矿,却躲在这里管理书籍,一看这就不符合常理,所以马桥三认为,要想和祁凤竹接上头,要想让祁凤竹信任自己,刘玉堂这个人留不得,至少也得让他在祁凤竹身边消失几天才行。
  财政局配合区政府将区政大楼和土地做了汇总,然后带着这些材料和丁长生一起去了工商行,虽然无抵押的三个亿还没有商定下来,但是丁长生想的是先把工资发了,然后再谋其他的事,要不然这一件事就能把人拖死。
  “老闫,我在市里申请了点资金支持,你领回来没有?”丁长生问坐在身边的闫光河问道。
  “唉,区长,我正要向您汇报呢,您和我说了,我就去了市财政局,但是被林局长给轰了出来,一句话,没钱,也没见到市里的批条,所以根本不给”。闫光河沮丧的说道。
  “不给?就这么原因啊?”丁长生一愣,问道。
  按说不该啊,林春晓到开发区借钱时,自己可是眼睛都没眨就借给她了,到现在好了,做人怎么能这样呢?
  可是一想到当时在市局的宿舍里自己对林春晓做了什么事后,他的心里就有点忐忑了,林春晓不会是拿这事说事吧,要是真不给,自己还能再去强要?可是这一百五十万也不是个小数目,要是放在以前新湖区可能还不怎么认真,可是现在就是因为穷啊。
  “是啊,我说我们区长说了,这钱是市里批下来给新湖区救急的,但是人家一句话就把我给推回来了,你们区长说的,那让你们区长来啊”。闫光河非常郁闷的说道。
  丁长生一听这话笑了,看来林春晓是意有所指啊,要自己亲自去要,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到了工商行,其实丁长生就没什么事了,到最后签个字就可以了,其他的文件自然是有人做的,何红安也是一样,陪着丁长生喝茶,其他没任何事  。

  这个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丁长生也没在意,很自然的拿起来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不过发信人却让丁长生一阵诧异,是市检察院的安蕾发来的,就一句话,陈东让人将华锦城带来了。
  就是这么一条消息,让丁长生瞬间石化了,看来关一山还是吐口了,只不过丁长生没想到的是,除了杨南飞之外,第一个吐出来的就是华锦城,不知道这是开始,还是有人这么针对性的对华锦城出手了,丁长生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耿长文,但是想了一会,还是觉得陈东和耿长文联手的可能性不大。
  “出什么事了?”何红安看丁长生很深沉的样子,问道。
  “没事,一个朋友被检察院给扣起来了,看来湖州又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啊”。丁长生叹息道。
  “本来事就不少,只是这段时间好像有点乱,而且乱的有点失控的感觉”。何红安也有同感道。
  “你说对了,是有点失控了,但是我们要稳住,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丁长生笑笑说道。
  “好心态啊”。
  丁长生办理完银行的事后,约见了安蕾,约见的地点却是在丁长生出钱买的房子里,安蕾到新房子时,发现丁长生就坐在台阶上等着她呢。
  “我不是给了你一把钥匙吗?怎么不进去等?”安蕾不好意思的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