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3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祁家的钱?”林一道没明白陈平山到底是什么意思,据他所知,要是真的找到了祁家的钱,不会没人告诉自己的。
  “虽然不是祁凤竹的钱,可是那些人都是和祁凤竹当年有过交往的,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这部分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将投资变卖的变卖,撤股的撤股,都投到了中南省一个叫湖州的地方,你说这事是巧合吗?”陈平山语气平和,但是说的话却是尖利无比,这个他的性格有关,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背后那个出主意的人,所以显得阴柔了很多  。
  “真的?”林一道也是大吃一惊,自从祁凤竹的案子后,凡是和祁凤竹有牵连的人,都被审查了一遍,但是发现那些都是一笔一笔的正经生意,没有人为祁家洗钱,林一道就算是有再大的权力和后台,也不能把这些都没收了吧?
  而那些人呢,这七八年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倒是让林一道郁闷的不行了,宇文灵芝母女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祁凤竹在监狱里服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丝毫的异常,这让林一道都有点怀疑自己当年的判断了,难道祁家真的没钱了?
  “没错,是真的”。陈平山说道。

  “奇怪了,他们是怎么想到去那个地方投资的,这不可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去了,总得有个原因吧?”林一道很能抓住问题的关键,是的,没人引路的话,这么大的投资,而且这些人还在源源不断的到湖州去投资,那里真的是理想的投资环境?
  “调查过了,这些人里面,有个叫闫培功的人,是带头人,也是他介绍了这么多人去那里投资的,而且这个闫培功的投资数额最大,投资的还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南地区最大的物流园区建设,据说是一个叫丁长生的人引过去的”。
  “丁长生?”林一道重复了一下陈平山的话,但是却不记得这个叫丁长生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说完看向了陈平山寻求答案。
  “这个人是湖州市前任市委书记石爱国的秘书,是从中南省的白山市调过来的,自从跟了石爱国后,平步青云,前几天刚被提拔为湖州市新湖区的区长,本身还是市长助理,很年轻,但是他身上的传奇故事可不少,据说在湖州市很有名气”。陈平山介绍的中规中矩,但是丁长生这个人却在陈平山的介绍下在林一道心里有了一个立体的印象。
  “监狱那边怎么样?没什么异常吧?”林一道问道。
  “那边倒是没什么异常,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由号里的人在监视,也没发现祁凤竹有什么异常”。陈平山说道。
  “你是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林一道问道。 /

  “现在说这些都是为时过早,我想去湖州看看,据说的和我们看到的可能不一样,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要当心,我现在就很奇怪,是谁在丁长生和闫培功之间牵了线呢?”陈平山疑问道。
  “嗯,这件事要好好查查,说不定会有收获,祁凤竹那个老东西心里很明白,只要他吐口了,也就意味着他没价值了,所以,宁肯把牢底坐穿,也不愿意和我们合作”。林一道皱眉道。
  “对于一个没有自由的人来说,谈合作太奢侈了,他也不是傻瓜,不过,监狱那边不能放松,还是要严加看管才行”。林一道嘱咐道。
  “嗯,我先去湖州,然后转道西边监狱看看,再见一见祁凤竹,这么多年了,这老家伙是不是想通了”。陈平山始终都是这么一种平和的心态,看不出喜,也看不出忧来。
  “既然闫培功这么热衷于在湖州去投资,就让他呆在那里好了,不要回来了”。林一道脸色阴沉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他永远搁在那里?”陈平山皱眉问道,虽然他一直都知道林一道心狠手辣,可是拿掉闫培功并没有多少益处,反而是可能惹出来更大的麻烦,更何况这是去湖州处理这事,一个不小心会惹火上身
  “怎么?这样大胆的人还留着?你安排一下,让人去做掉他,做的干净点,别留下什么破绽”。林一道这话说的就很明白了。

  “不,我看这事不能这么办,老林,现在你是非常时期,稍有风吹草动都会让人浮想联翩,再说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这事漏出去,不好办,我看还是走法律途径比较好,让经侦调查一下,或者是把他传唤到北原来,那样怎么揉怎么捏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陈平山及时劝阻道。
  林一道心狠手辣,陈平山再清楚不过了,大院出来的子弟都有这个毛病,好勇斗狠,不计后果,但是作为谋士,陈平山却不能不考虑这事,因为现在不单单是政治世家的世界了,还有法律,现在宣扬的也是建设法治社会,真的有人较起真来,拿法律这个遮羞布堵你的嘴,你还真是哑口无言。
  所以,在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要保证在这一块上至少自己的屁股应该是干净的,这才能追究别人的不是,如果连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裤裆里没屎,那就是争起来,底气也是不足的。
  “那好,就按你说的办吧,我给他们打招呼”。林一道要是还能听进去几个人的建议,这个陈平山无疑是其中的一个。

  “老爷子的身体怎么样?”陈平山转移了话题,问道。
  听到陈平山问自己父亲的身体,林一道脸上一片黯然,他的老父亲是林家的擎天之柱,本来自己这一辈应该能挑起大梁了,可是现在看来,没有老爷子的林家就不能称之为林家了。
  “不太好,过了年一直就在医院住着呢,我前段时间回去看了看,情况不是很好,很棘手,年纪大了”。林一道很是郁闷的说道。
  “老林,这样下去不行啊,就目前来看,中北省短时间内不会发生政治格局的变动,你现在虽然是常委,但还是个副省长,再进一步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就看老爷子的了,说句大不敬的话,如果老爷子百年之前不能把你再推一把的话,你想再进一步就不那么容易了”。陈平山说这话犯忌讳,但是有些话该说还得说,不然的话,林一道可能还存在着老爷子康复这么一个不现实的期望,那样就可能耽误事,而且是耽误大事  。

  林一道何尝不知道呢,可是林家现在的处境也是很艰难,慢说这几年上来多少的新兴势力,就是和原来的老一辈圈子比起来,林家也是处于下风了,无他原因,就是自己这一辈的人丁不旺,在仕途上的就更不旺了,所以在无人可用的时候,你这个家族再想兴旺发达,那是不可能的,在这里说人是最重要的一点都不为过。
  没有人,你的家族兴旺一代人就不错了,青黄不接,这样也可能会造成断代的危险,再想起来谈何容易?
  “你的意思是换个地方?”林一道询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