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乐书记的话很亲和,但李云中还是明白,自己是没有什么余地的,只有拿一个柳林市委书记的位置,来换回自己的威信和脸面,他点点头说:“谢谢乐书记对老同志的爱护啊,这个华成飞啊,也确实是晕了一点,行吧,我支持书记你的提议。”
  两人就点点头各自离开了。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乐书记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乐省长不是一个想要赶尽杀绝的人,他要的是柳林市的权利和控制,他并不想要很多人进监狱,把事情闹的沸沸扬扬。
  他还要给省长李云中留些面子,所以,在他和李云中的协商下,保住了华成飞,让他到了省政协做副主任,从级别上讲,华成飞还算上了一个台阶,只是那个地方再也没有发号施令,驰骋权场的机会了。
  也许,对一个长期拥有过权利的人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了。

  柳林市里,华成飞的报告很快就得到了回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有点留恋柳林市,他喜欢这里的一切,更喜欢回想一下那过去的峥嵘岁月,可是他只能离开了,省委为了便于让秋紫云更好的掌控柳林市,必须为秋紫云清理一切障碍和阻力,所以,李云中亲自给华成飞打了电话,请他早日到省政协上任。
  华悦莲呢,她不想跟随老爸和老妈到省城去,在省城和柳林之间,她更倾向于喜欢柳林市,这里有她太多的故事。
  对于这次华成飞的离开,华悦莲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很多原因,似乎这就是一次正常的调动,也似乎是因为老爸感觉自己有了点失误,所以有点内疚,想离开这里。
  对于在整个事件中,华子建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原素,华悦莲是一无所知,这样复杂的很多环节,假如没有人给她详细的讲述,她很难看的透。
  华成飞也没有对华悦莲说的更细,他不能把自己战败的故事给每一个人讲述,男人有泪不轻弹,打断门牙肚里吞。

  何况华悦莲听了又能如何,让她给自己报仇吗?这好像不是荆轲刺秦的那个时代了。
  但他还是和华夫人一起劝了好久的华悦莲,希望她能和他们一起到省城去,后来看看没有太大的效果,两人也就不再劝了,对他们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迟一段时间华悦莲再过去也行吧。
  很快的,秋紫云就代理了华成飞的书记一职,而市委也没有用多长时间,就下发了对华子建的任命通知,内容就是:洋河县县委书记由华子建暂时代理。
  洋河县的干部和群众都蒙了,哈学军的倒台已经让他们大吃了一惊,而华子建的突然提升,更让他们明白,洋河县的政治格局又会有一次大的变化了。
  这似乎就是一个传奇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也在县上流传了很久,很久。
  省公丨安丨厅的调查和侦破工作还在进行,从范晓斌自己的交代里他们知道整个案件的经过:2年前,北山煤矿发生过一次小型矿难事件,但当时知道的人不多,范晓斌就没有给相关部门汇报,他把这事隐瞒了,矿难的三个民工是外地的,家属起初也没来找,范晓斌就把三个的尸体在后山处理掉。

  没想到过了两个月,来了个人,说是那三个矿难者的亲戚,不知道他听哪个民工告诉了他这事,就开始问范晓斌索要钱财,进行勒索,他没想下这范晓斌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给他那么一大笔钱,谈了几次都谈不下来,他就跑到县上告了起来。
  当时哈县长和雷副县长就把这事压了下来。
  这人见县上不太管,就威胁要到上面去揭发,范晓斌本来就是黑道混起家的,哪吃他这套,就安排自己保安队长贺军把他除掉。
  这个贺军平常打个架什么还可以,但听说叫他杀人就不干了,可又怕范晓斌灭他的口,找个机会就跑了。
  范晓斌就叫另一个保安蒋林志把那个人收拾了,又怕贺军出去乱说,就安排了人到处追杀他。
  直到郭局长给华子建借枪,枪械管理员张丽把这情况说给了哈学军,他知道了这情况,估计贺军回来了,就派蒋林志去把他干掉了。
  后来蒋林志在外逃窜期间的几次差点被抓住,都是哈学军给报的信。
  雷副县长过去没有交代这个问题,现在他又被重新提审,看来要完全搞清这些问题还需要时日的。

  他们审他们的,华子建要忙起来了,他没有搬到县委去住,因为他自己认为现在还是代理书记,这就搬过去,给别人的感觉自己有点心急,坏了自己的名头,反正那是迟早的事,就辛苦点县委的同志,有什么可以过来汇报。
  现在的华子建也真正的承担起书记职务,唯一让他感到有点遗憾的是,县长冷旭辉的任命并没撤销,这样华子建就时刻的提醒着自己,不要大意,不要得意忘形,在冷旭辉那冷冷的眼神中,华子建感受都了威胁。
  不过相对而言,现在的华子建在洋河县的权威和影响已经达到了顶峰,所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向他靠拢过来,就连哈县长过去最为倚仗的几个常委,也包括纪检委曲书记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也都在哈县长出事后的的第一时间里,到华子建这里来委婉的表示了归顺的诚意。
  纪检委曲书记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他有点拘束和难为情,但华子建用轻松和淡定很快的让他放松起来,华子建一面给他到水,招呼他说:“曲书记,你以后可是要多过来坐坐,你是老领导了,我很多事情都要想你请教一下。”
  纪检委曲书记赶忙客气的接过了华子建端过来的水杯,一面说:“以后华书记不要这样叫我,你就叫老曲就可以了。”
  华子建哈哈的笑笑说:“你相当圣地延安啊,还老曲(区)呢,我叫你曲书记一点都不错,在纪检委这个岗位上,你做的一直不错,我们一直也很尊敬你。”
  曲书记脸上一红,有点惭愧的说:“华书记,过去我们的思维还是落后,很多时候都没有跟的上你的想法,在这一点上,请华书记理解,以后还请华书记多给些教诲。”
  委曲书记对这次突然的变故是最为痛心的,吴书记在的话,他还是很有希望再上一个台阶的,但现在他的机会已经算是消失了,后来自己又跟了哈学军,忽略了华子建的存在,也抵制和阻挠过华子建,就算华子建再怎么宽宏大量,也绝对不可能接纳自己了。
  问题是,自己还要在他手下继续的干下去,就算他不接纳自己,自己也是要给他表表忠心,有一个态度,或许这样可以延缓一下自己在位的时间。
  他的位置对于一个县的领导机构来说,是举足轻重的,这样的位置,也是众多心怀不轨之徒窥视多年了,现在自己这样一个不尴不尬,不腥不素的人,华子建怎么可能让自己长久占有呢?

  所以他是沮丧和失落的,华子建呢,对他到是好言相对:“曲书记啊,你是老纪检了,对于洋河县的干部建设和监督,你是最熟悉,最了解,更是功不可没的,以后我还有很多地方要依靠你们这样的老同志。”
  曲书记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华子建在说反话,在讥讽他,他的情绪就一下跌落到了极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