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自己能为家做些什么呢?秋紫云茫然失措。自己是做一头牛,还是做一匹马?是做一盏路灯,还是做一束烟花?自己是成为一碗沙中的一粒米,还是成为一碗米中的一粒沙?

  夜深了,秋紫云轻轻的敲响了自己家的那扇门,很快的,门就开了,
  秋紫云估计怀疑老公一直就在门后边躲着,要不怎么自己刚敲过门不到一分钟,他飞到了自己眼前?
  在离开省政府的时候,秋紫云是给老公打过一个电话,但电话中,秋紫云是无法判定老公的心情如何,有时候,秋紫云也很怕看到老公那双忧郁的眼神。
  她想像以前一样热烈的抱一抱老公的脖子,但老公巧妙地避开了。饭已经馊了,再想让它鲜嫩可口,可能吗?何况,从远远的看见这座楼房起,秋紫云的心就已经很紧张了。

  卧室还是以前的卧室,这里曾让她倍感家的温暖,使她觉得脚下生了根,而不再是一片随波漂流的浮萍;老公也还是以前的老公,倔强、认真,婆婆妈妈,在他的身上,秋紫云也体验到了做女人的温柔与快感。
  这,都没有变。变化的是自己的感觉,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回到从前。
  老公也不说话,他给秋紫云倒了杯水,默默地看她喝完,然后他就走进了卧室,躺到了床上,默默的看起书来。
  秋紫云多么希望他可以对自己说:“来吧,我好想你。”
  但什么回应都没有,她知道老公一定还在生她的气,但是他真的不在乎自己吗?恐怕也不是,否则,他怎么会那样快的就为自己打开了房门,他是怕自己在外面受到寒冷。
  这样一想,秋紫云的心里就又升起了一种温馨,她跟进了卧室,说:“怎么,一点都不想我是不是?”
  老公没有移开看书的眼睛,只是闷闷的说:“想有什么用,你不是还喜欢在外面做强人吗?”
  秋紫云不愿意在和他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她们讨论的次数太多了,老公永远不能理解自己的理想和工作。
  秋紫云也不再去计较什么尊严,她决定委屈自己,来迁就老公,她开始展示起自己的千娇百媚,她靠在了老公的身上,让他感受自己的热量。
  后来她干脆的脱~光了衣服,去触碰他一些敏感的地方,后来,老公还是绷不住了,开始有点反应。
  秋紫云就对他的一切要求配合积极,好像两人中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争吵。

  她的温柔逐渐把他带进鲜花遍地的春天,阵阵花香包围着他,让他全身心舒畅无比。
  老公像一只蜜蜂,在花丛中飞呀飞呀,终于,他飞累了,软绵绵地伏在了秋紫云缎子一样光滑的躯体上。
  秋紫云温软的双臂从下面环上来,紧紧地抱住他,棉花棒似的手指在他的背上游来游去,她湿热的双唇含着他的耳根,又滑行到脖颈,股股温热的气流扑打在老公身上,像一条条唱歌的小溪,冲刷着,融化着老公心头的坚冰。老公开始回应她,吻她,和她滚做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头挨头躺到床上,秋紫云抚弄着老公的胡茬,开始了正题:“我们为什么老是要吵架呢。”
  他说:“我不知道,可能是想你。”

  她说:“想我就要吵架,这逻辑有点错误。”
  老公说:“那没办法。”
  秋紫云又说:“我可能暂时还是回不来,你愿意调到柳林市去吗?”
  老公犹豫着说:“我不能去,你有你的工作,我也有我的课题。”
  秋紫云有点失望的说:“我其实也会经常想你和女儿的,可惜这次又见不到她了”

  老公没有吱声。
  秋紫云也知道暂时还要这样,自己的事业刚刚有了转折,怎么舍弃的了。
  于是她不再说话了,她决定好好的补偿一下自己的老公。
  这是疯狂的一夜,这一夜他们做了三次。老公像一只怒极了的雄狮,恨不能把体内积蓄的能量一夜之间全部释放,又像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一次又一次把子丨弹丨射向对手的心脏。
  他们仰着,侧着,跪着,站着,用遍了所有能用的姿势。苦涩的兴奋一次又一次把秋紫云抛向浪尖,再一次又一次把她拽向谷底。
  秋紫云颠簸着,老公顶撞着,仿佛他面前是一个美丽的花瓶,他要倾尽全力把它撞烂,撞碎,他要破坏掉它的美丽!
  最后,老公两腿不住发抖,难以支撑瘦削的身体,耳膜呼呼作响,像脑袋瓜子里装了个大功率的鼓风机,呜呜的往外吹风,而喉头干得似生了锈的铁球,稍一滚动就疼痛难忍,他实在不行了,他费力的抱住秋紫云,呼呼的睡去了.......。
  过了没几天,江北省公丨安丨厅下属的一个二级局,刑事侦查局的一个处长,带着几个侦破好手就秘密的到了洋河县城,这个处长叫荣民光,他很快的就联系上了华子建,华子建也到了他的电话,一点都没有惊讶,他平静的问清了他们歇脚的酒店,就带上郭局长和王队长一起过去了。
  荣民光处长正在房间里和几个干警在研究着案情,见华子建走了进来,因为大家都穿的便服,他一时还没有分清那个是华副县长,华子建就先说话了:“你一定是荣处长吧,我是华子建,这位是洋河县公丨安丨局的郭局长,这位是刑警队的王队长,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荣处长这才笑笑先和华子建握了手,他目光炯炯,人长的很瘦削但匀称,步履矫健,坚韧执着的目光始终盯住华子建,说:“我们是受命省厅前来侦破你们县上的这个案子,当然了,你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没有办法啊,这恶搞桃子看来我们是要摘掉了,哈哈哈。”

  华子建温和的笑着说:“我们是做了一些工作,郭局长和王队长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现在交给你们来办理,我们都很放心,也感到欣慰,谢谢上级的关注。”
  郭局长也说:“你们的到来可以使整个案情快速完整的侦破,我们也高兴,我们的目标就是一个,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华子建见自己和郭局长说出来的话一套一套的,就跟作报告一样,他就笑了笑说:“荣处长,你还有什么不太清楚的地方,可以让他们给你解释一下,我们一定做好权利的配合。”
  荣处长感觉这几个人很不错,就先请他们坐下说:“现在就是一个关键,这个范晓斌的手下蒋林志应该就是凶手无疑了,但他的行踪你们有没有掌握?”
  郭局长说:“这个人已经在我们的预知地点,最近我们把专案组撤了,在加上哈学军做了书记,他们已经开始大意和麻痹起来,前一天,这个蒋林志还给他一个舞厅的相好来过一个电话。”
  荣处长就笑了,说:“这就好了,要说你们收集的材料和录音也是可以把这个案子侦破的,但假如打草惊蛇,让这个凶手逃脱了制裁,那就美中不足,有你们这句话就好,我们可以先把范晓斌和哈学军监视起来,马上联系省厅抓逃,那面一抓住,这面也就同时下手,你们看这样怎么样。”
  大家感觉这方案很稳妥,就都没有什么异议,一起继续的商议起一些细节,包括洋河县公丨安丨局要做的那些人员配合等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