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来到了周部长的身边,换上了讨好的神色说:“我单独的敬部长一杯酒,谢谢你们,谢谢领导的重任,我一会不给你们抹黑。”
  周部长就笑了起来:“冷县长啊,你的成绩和任劳任怨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说在这次干部调整中,你是没有多少争议的,所以还请你坚持下去,做好工作,不要辜负了市委对你的期望。”
  冷县长很感激的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絮絮叨叨的又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最后他又走到了哈县长的面前,再一次表白了心意。
  哈县长是矜持的,也是庄重的,他不再是一个县长了,从今天起,他将是一个洋河县独一无二的书记,一个最高的权利掌控着,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了变化,他更自信,也更稳重,在他扫视到每一个在座的洋河县领导时,这中感觉尤为明显。
  冷县长很恭敬的给他到了一杯酒说:“哈书记以后还要继续多给我一些支持和教诲,其他我都不说了,一切尽在酒中。”
  哈县长笑笑,说:“怎么现在就改口了,还是叫县长我听着顺耳一点,呵呵呵。”
  冷县长忙说:“那不行的,从现在大家都要改口的,大家说是不是啊。”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冷县长是提高了声音,看着大家说的,人们也跟着一起高呼起来:“就是,从现在起就叫哈书记了。”
  场面的气氛一下热闹起来,连周部长也笑了起来。
  是啊,谁能不笑呢,除了这酒桌上坐的,在洋河县的很多办公室,很多基层单位,都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和礼品,都在准备为这个洋河新的一哥表示下敬意和亲热,他们有的人也开始勾画起自己美丽的未来,那是一种多么灿烂的景象啊。
  所有的人都在笑......。
  华子建也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却另有深意,而且他感觉这实在是值得大笑的一次,自己的步骤已经快要走完了,而哈县长却为自己完成了最为关键的一步,也是自己难以控制的一步。
  那就是在这个局势未明的状态下,哈县长没有耐心的等待,也没有让华书记好好的思考,就急急忙忙的抢上了县委书记的位置。
  假如他们再一直很小心的等待下去?
  假如他们一直按兵不动的等到最后,在整个省委的局势明朗以后再斟酌这次的任命,那么,或者自己只能放弃这个大计划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假如呢?
  没有后悔,没有如果,一切都是残酷和现实的,于是,当这宴会结束,当这所有的偶尘埃落定的时候,华子建刺出他这长久忍耐,精心设计的一剑,他也相信,这一剑,将是那样的风华绝伦。当天下午,华子建已经坐在了柳林市政府的市长办公室里,他们没有坐在沙发上,两人面对面的坐在办公桌的两边,对于华子建的突然到访,秋紫云有点奇怪,今天应该是哈学军的任命之日,华子建在哈学军刚刚任命后就来到这里不是是何用意。

  秋紫云心里微微的有点担心,是不是华子建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想来给自己述下苦,这种心态不好,既然事已至此,就要正视和勇敢的面对。
  她温言细语的说:“子建,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过一个大男人就要拿得起,放的下才好,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说这话的时候,秋紫云心里还是有点郁闷的,任何人都不会对自己的失败无动于衷,秋紫云也是一样,她一直就把这次哈学军的任命通过看成是一次自己和华书记较量的失败。
  华子建从秋紫云的表情上看出了这点,他本来是很正经,很严肃的,但在秋紫云说话的时候,华子建的表情就逐渐的有了一抹笑意,这是一种阳春三月般的微笑,先是从嘴角流露,再就是弥漫到了整个面部,最后连他的精神和气质都有了变化,他开始出声的笑了,虽然那声音并不高,仅仅是自己和秋紫云两人能够听见。
  秋紫云错愕于华子建的这种笑意,她不明白,也不理解,在这个时候华子建为什么要笑,他怎么还笑的出来,秋紫云疑惑的看着华子建说:“你一点都不紧张吗,你不怕以后的处境会变的更加险恶吗?你怎么还可以笑。”
  华子建依然在笑着说:“没有什么值得紧张的事情了,一切都该结束。”
  秋紫云漂亮的眼睛就闪动了一下,她直视着华子建问:“什么意思,我有点迷糊。”

  华子建收敛起了微笑,带之而来的是一种肃杀之气,他冷峻的说:“从现在起,已经没有任何事情,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你在柳林市前进的脚步,我们已经紧张过了,现在轮到该他们紧张了。”
  秋紫云眼中就有了半信半疑的神色,对华子建她还是了解一些的,他不会用大话,用许诺来敷衍自己,他总是可以使出那出人意料的招数为自己破解很多难题。
  但秋紫云没有盲目的高兴,她小心的问:“你凭什么这样说?”
  华子建没有说话了,他拿出了那盘郭局长和王队长录制好的录音,对秋紫云说:“我就凭这个,这是哈学军勾结洋河黑恶势力,涉及到一个多人命案的罪证,用这个就足以摧毁你所有的对手。”
  接着,华子建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很小的录放机来,把这盘录音放了进去,那里面就传来了哈学军和北山煤矿范老板的清晰的对话。

  秋紫云脸上也一扫而去这些天的忧愁,她知道,契机来了。
  秋紫云听完了录音后说:“这个录音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华子建偏头想了一想说:“应该好久了吧,吴书记出事的时候。”
  秋紫云就眯起了眼,专注的瞅了很长时间华子建,然后才徐徐的说:“你一直都没说,你在情势那样危机的时候你都不用?你也够坏了。”
  华子建说:“我不舍得打出这手好牌,我要等待最好的时机,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时机哈县长还是给我们创造出来了。”
  秋紫云紧紧的看着华子建,她真的不知道该对他说点什么,秋紫云是知道也理解华子建所说的时机,不错,现在秋紫云更体会到华子建为什么要自己在市委常委会上坚决驳斥,抵制哈学军的任命提议了。

  华书记犯了一个大错,他独断专行的任用了一个恶迹累累的人,他不顾自己的坚决反对,以权压人,强行任命哈学军,这就是一次机会,一次自己搬到他的契机。
  秋紫云收起了录音,又接过了华子建带来的洋河县专案组的案情侦破和分析材料,她要很好的利用这个契机,给新上任的省委书记送上一道好菜。
  不,还有省委季涵兴副书记,还有省人大的程南熙主任,自己都应该给他们把这个情况汇报一下,当然了,汇报的主题不是案件,而是自己对华书记在柳林市一手遮天,任意妄为,搞家天下的意见和建议,相信,这个材料的份量已经足够了。
  秋紫云没有挽留华子建吃饭,她自己是没有感觉的饿的,她拿起了电话,对自己的秘书说:“备车,我要到省城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