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今的柳林城区也焕然一新了,和过去华子建小的时候对柳林的感觉有了很大的变化,天天在柳林还不怎么觉得,离开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感觉差异很大的,这里现在造就了多条不错的街区和好几个迷人的公园。
  至于中央大道的中心地带,虽不敢与北京,省城相媲美,但也自有特色,值得一看。春有春光,秋有秋韵,昼有昼的热闹,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丽”之类的形容词置于它身上,恐怕没有人有疑义。
  这里复杂而丰富,当然也不是区区三五个词语可以形容殆尽的。如果你愿意,你尽可以在它前面再添上诸如此类的词汇。
  华子建对柳林有深厚的感情,这也许是因为它是自己的故乡的缘故吧?
  到了柳林,小车先把华子建送回了家,司机和赵科长也都很客气,说什么都不打扰华子建,他们就各自分手了。
  老爸和老妈听说他要回来的,上午都电话联系过,所以也做了很多好吃的,华子建今天也特意的没有在洋河吃饭,就是想要回来吃家里的饭菜,重温一下过去的幸福。
  老妈少不得又要絮絮叨叨好一整子,说话中有扯出来了安子若,华子建这几个月疲于奔命的忙,也很少给安子若打电话了,有时候两人就发个短消息,互相的问候一下,这时候老妈一提起安子若,华子建到也有点内疚,感觉自己好像也是有点对不起她,但要今天说那一点,他又一时搞不清楚。
  这番就吃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华悦莲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不要看她下午在电话里说的那么平淡的,其实她比华子建都渴望两人的会面。
  华子建一面吃饭,一面就说:“我刚回来,在家里吃饭呢,一会我吃完了就和你联系。”
  华悦莲听他在吃饭,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老妈就连忙问华子建:“小建,是不是女朋友啊。”
  华子建笑笑说:“你怎么老是想把我嫁出去?”
  老妈笑着拍打了一下华子建说:“什么嫁出去,是把她娶进来。”
  华子建也不再耽误了,三无两下吃完饭,又简单的收拾一下,洗洗刷刷,换件衣服,出去约会了。
  到了市区,华子建也一时想不出应该到哪约会,他就先把华悦莲接了出来,两人在街上乱转了一会,都不知道去那好,看电影,好像俗气的很,两个人都在摇头,泡酒吧,人太多,想好好的说个知心话都费劲的很,两个人也一起否决了。
  那去跳舞,好像比看电影还俗,最后两人想了好久,还是华子建聪明,就想了一个更俗气的地方,说找个宾馆,两人安安静静的聊会天。

  没想到这个如此低俗的建议竟然会通过了,虽然通过的时候华悦莲有点忸怩,羞涩的,但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合适的拒绝理由,两个人就战战兢兢,紧紧张张的和做贼一样的找了个酒店,开了个房间,准备谈理想了。
  两人刚进了房间,华子建就忘记了理想和人生了,他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把就抱住了华悦莲,用自己的热吻堵住了华悦莲准备说话的红唇,两人都忘记了一切,尽情的享受这甜蜜的感觉.........。
  这个周末对华子建来说是快乐和幸福的,他的真个身心都融入到了一种激情之中,在他离开柳林市,准备回到洋河县的时候,他一路都在和司机,和赵科长开着玩笑,但这样的好景并不太长。
  当华子建在洋河县又待了两天以后,一件不可回避,也是比然来到的事情就降临了,市委组织部们用了最快的速度,超越了正常的程序,把组织摸底考察工作是如此简单的走了个形势就回到了市里。
  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哈县长要上来了,洋河县又一次的沸腾起来,所有人都开始算计着自己会在这异常的变化中得到什么,或者是失去什么,在华子建的阵营里,也有了一种潜移默化的转变,很多人虽然没有办法有可能投靠到哈县长那面去,但也开始变得谨慎和小心了,对华子建也保持开了一定的距离,因为他们知道,或者接下来上面在对哈县长任命的同时,华子建也该走下坡路了,他们渴望华子建能把他们带出来,但又矛盾的不愿意和华子建一起沉沦下去,这样的心情很痛苦。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至少县委那几个和华子建一锅的常委是没有办法离开华子建的,相反,他们在忧心忡忡之中,还不断的过来找华子建,希望借助团结这个力量来迎接未来的惊涛骇浪。
  是的,他们是没有退路的人,不管他们怎么想,也不管他们有没有机会去投靠哈县长,现在都来不及了,在一个春风得意的人面前,他们已经没有多少份量和机会了。
  华子建没有显示的过于紧张,该来的总会来,他一点都没有什么意外。
  他还在等待,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他的机会是什么呢?没有人知道,但他却等来了哈县长的正式任命书,一早,市委组织部的组织部长周宇伟亲自就来到了洋河县,对哈县长任命洋河县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升任为洋河县代理县长做了公布,这也是所有参会人员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什么诧异,只是唯一感觉到哈县长这次事情很顺利,不管是速度上,还是程序上都很顺利的。
  当然了,也有很多人知道秋紫云市长是在这个问题上反对的,据说在最后一次常委会通过决议的时候,秋紫云市长依然不依不饶的对哈县长和这次任命做了强烈的抨击,但这有什么用呢,一点用处都没有,哈县长还是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成功的登上了洋河县最高统治地位,对他来说,这一切是来之不易的,花费了太多的心血,劈荆崭刺一路走来,想想都是感慨万千。
  在周部长对任命会做了最终的发言后,大家都鼓起了掌,华子建也鼓起了掌,但他不是为了哈县长在庆祝,他是很有点佩服哈县长在整个上位过程中的巧妙设计和精心谋划,特别是他可以把自己作为一副催产的中药,送到了华书记那里,送到了市常委会上,就冲这一点,自己不想佩服都难。

  酒宴是必不可少的,既是对周部长的欢迎宴会,也是哈县长的庆功宴会,热闹是肯定的,讨好和献媚也是肯定的。
  不管是心怀鬼胎,还是伤心失望的人,都在为哈县长唱着赞歌,周部长也笑着说:“老哈啊,你这是修炼出来了,以后要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呦。”
  哈县长是谦逊的,他说:“这都是你们领导的关心和帮助,没有你们的教导,也不会有我今天的进步,来大家端起酒来,给周部长敬上一杯。”
  所有人一起就站了起来,包括华子建,也端起了酒杯,在周部长和哈县长那爽朗的笑声中,大家整齐划一的一杨脖子,喝光了手中酒。
  冷县长也站了起来,这个战役中,他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胜利,他跨越了副书记齐阳良,一举拿下了县长的位置,他的激动和快乐是难以掩饰的,他站起来笑着,很蔑视的看了一眼副书记齐阳良,心里暗暗的说:“听说你老小子没少往市里跑,怎么样,傻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