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0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中不由得骇然,这样浓烈的阴气,平生还是第一次遭遇!
  张元清也吃了一惊,放了老二,老二却趔趄了几下,差点摔倒,就好似突然挨了一记闷棍,脚步轻浮,脸色煞白:“哥,独,独眼龙对我下毒手了,他娘的暗算我,我,我有点晕……”
  “不是我!”张元清目露凶光,逡巡四顾,道:“小心,来者不善!”
  “嗬……”一道喘息,倏忽而起,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嗬……嗬嗬……”

  我急忙循声望去,只见两抹异亮的红芒在幽幽黑暗中诡异的闪动着,飘忽着,与这红芒相对而视的那一刹那,我的心猛然一紧,就像是被一双手突然捏住了心脏!
  至少有十息,我都无法感受心脏的跳动!
  “啊!”
  老二突然大叫一声,软绵绵就往地上瘫倒。
  “老二!”我一个箭步跳到老二身旁,而那红芒也一闪一闪,急速往前,朝着我们这边鬼魅般掠了过来!
  日期:2016-08-15 17:44:00
  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以心相而觉,一股极度的危险却叫我局促的几乎难以喘息!
  我的手心里也捏满了汗水!
  冷汗!
  “我的头……”那红芒越来越近,那声音,也越来越近!
  我的头?

  谁的头?
  不行了,我心中暗忖:“必须马上离开此处!”
  “嗐……”
  就在我想拉起老二,叫张元清跟我一起跑的时候,身边突然也悠悠的传来一声古怪的叹息。
  我扭头一看,只见张元清缓缓伸出手来,竟然揭开了那片一直蒙着他残眼的黑色皮罩!
  然后我便看见了一颗暴突的眼球!
  巨大的眼球!
  张元清的整个眼眶,都似乎已经无法容纳那颗眼球,仿佛只需轻轻一触,或者微风轻轻一吹,那眼球就会滚落出来!
  没有红色,没有黑色,那只又大又突的眼球,通体发白,白的晶莹剔透,像极了刚刚剥过皮的新鲜荔枝!
  就是这样一颗可怕的眼球,朝着那疾驰而来的红芒转动,那红芒猛然止住,在暗中一闪,惊又潮水般退却,片刻间便消失不见了。
  骇人的喘息、呻*、言语声,也一并消失。
  日期:2016-08-15 17:45:00

  随之消失的还有刚才那种能让人窒息的恐怖、压迫感。
  “呼……”
  我如释重负,心有余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虽然一直没动,可却像是打了一场剧烈的战斗一样,不单单是手,额头,脖子,前胸后背里都是汗水,衣服全部都被浸湿了。
  再看张元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已经又把那只残眼给遮住了。

  但他整个人看上去也异常难受,额头上全是汗水,脸色煞白,口中喘息不止,就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刚才,你,你的眼睛?”我惊诧而好奇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怎么回事。”张元清的语气极端生硬,像是在警告我,不许再多问一句关于那残眼的事情。
  我本也无意窥探他的隐私,他既然不想说,我便也不再问他。
  只是我心中暗暗叹服,原以为他那只眼睛瞎了,却没想到是如此一只不寻常的残眼,竟能将那来历不明的红芒惊退,着实匪夷所思!
  日期:2016-08-15 17:46:00
  我低头看了一眼老二,见他双眼紧闭,面如死灰,竟是晕死了过去,我吓了一跳,赶紧去探他的鼻息。
  “他没事。”张元清说:“是被刚才的鬼语乱神了,眼下只是昏迷。”
  “鬼语?”我道:“刚才那奇怪的声音是鬼语吗?”

  张元清古怪的看我一眼,说:“神断陈什么都没有教给你吗?怎么好像你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惭愧。”我说:“我父亲是很忙的一个人,很少带我出相。所以就连六相全功也是我叔父传授给我的。”
  “嗯。”张元清说:“不过你的功力之深,却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陈弘德听到鬼语便神魂颠倒,昏死不醒,你看到鬼眼,却还能稳住,不愧家学渊源,麻衣陈家,倒真不能小觑。”
  “那两道红芒是鬼眼?”我一阵惊愕,道:“我陈家麻衣相法里说,五大目法,夜眼相暗,慧眼相神,灵眼相气,法眼相邪,天眼相道!只有法眼才能看到邪祟,我,我不过是寻常的眼睛,怎么能看到那东西?”
  “嘿嘿……”张元清笑得声音喑哑的如同喉咙里吞炭,道:“你想多了,不是你瞧见了那东西,是那东西让你瞧见了它。它不过是想让你看见它的眼,然后摄定你的魂魄,叫你死的容易些!这是道行极高的厉祟才能做到的事情!若它无意害你,你以为你自己有本事瞧得见么?”
  日期:2016-08-15 17:46:00

  张元清的话说的我满心骇然,道:“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鬼?刚才我们见鬼了吗?”老二悠悠醒来,刚睁眼就听到了我的话,顺茬儿就接了过去,道:“咦?我刚才怎么睡着了?”
  “一个月前,这里发生了一桩大事。”张元清也没有理会老二,说:“军区团部来了一个干事和一个军记,要到我们这边采访,当天来,当天回。回去的时候,天已经比较晚了,那军记开着车,干事坐在副驾驶上。车就从前面一公里远的柏油路上过。等到半夜的时候,团部突然来电询问,问我们怎么回事,说那干事和军记还没回去,人也联系不上!大家当时都慌了,我带着人沿途查看,最终却发现那车翻在路下的一个深坑,烂的稀碎,军记死无全尸,脑袋不翼而飞!奇的是,那干事却毫发无损!”

  “我知道!”老二咋呼道:“干事把军记给杀了!”
  “放屁!”张元清瞪了老二一眼,说:“干事人已经魔怔了。我们发现他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正抱着军记的头,站在一个土坡上,来回兜圈子,嘴里一个劲儿的念叨:‘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真的假的?”老二惊得脸色发白。
  我也是悚然一惊,刚才那鬼语里就有一句话是:“我的头,我的头……”
  莫非那军记也是看到了鬼眼,或者是听到了鬼语,才出了事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