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0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15 17:35:00
  ———————更新线———————
  “功亏一篑!”张元清愤愤的指着躺在地上的朱云山,道:“你仔细看他的样子!”
  我扭头去看朱云山——被张元清丢在地上之后,朱云山先是一动不动,继而“咳咳”了几声,然后扭曲着挣扎了几下,开始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脸上堆满诡笑,目光异样的从扫过我们三人,猛然间怪叫一声:“好喝!好喝!你也喝,你也喝!”怪叫声中,朱云山朝着老二就冲了过去。
  “哎呀我里娘!”
  老二惊叫一声,抱头鼠窜,我刚想拦住朱云山,张元清却出手更快,身子往前一个腾挪,右臂轻探,又重新捏住了朱云山的脑后脖颈,左掌在朱云山背心一按,朱云山两只眼猛然圆整,嘴里“呼呼”喘息,渐弱渐平,数息之间,才稍稍收敛了狂态。
  “你奶奶个腿呀!”老二小心翼翼地凑过来,朝朱云山骂道:“吓死你二爷了!”
  我看着朱云山仰着脸在月光下露出来两排寒光闪闪的牙齿,也觉得微微有些悚然。
  “看见了吧?”张元清沉声道:“他魔怔了!”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向张元清,问道:“他说好喝是什么意思?什么东西好喝?”

  “尿!”张元清冷冷的说。
  “啥?!”老二一蹦三尺高,支支吾吾道:“他,他刚才说好喝的就是尿?他,他还叫我喝?”
  我也觉不可思议,但是仔细一嗅,果然哪里有些骚臭味。
  日期:2016-08-15 17:36:00

  但朱云山为什么会喝尿?
  “我刚才检查过他守夜的地方,那里有座平头坟,却被挖掉了一大片,还有些尿骚味。”张元清说:“据此推测,应该是朱云山在那里撒了一泡尿,然后就魔怔了,那被挖掉的一大片,是他连尿带泥,全给吃进肚子里了!”
  “啊?!”我和老二都是又惊又恶心又难以置信。
  老二喃喃说道:“这,这信球货的口味这,这么重?”
  “陈弘道,你过来帮忙。”张元清说:“我按他的脑后风府穴,你点他的督脉灵台穴,五息一断,以阳盛阴气灌注入他的体内,叫他把吃的脏东西给吐出来!本来我刚才就要成功,是你搅乱了我,现在我们合力,可以事半功倍,叫他醒来的快些。”
  “好!”我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依言而做。
  六相全功里有一路掌法,叫做“太虚掌”,灌注以阴盛阳之气;又有一路掌法,叫做“塌山手”,灌注以阳盛阴之气。所以,张元清要我做的事情,对我来说,并不难办。
  我们两下合力,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张元清突然喝了一声:“闪开!”
  日期:2016-08-15 17:39:00
  我想也不想,一跃而起,从朱云山身旁跳了出去,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朱云山“呕”的一声,垂下头来,“哇哇”乱吐,吐出来的东西,黑乎乎一团又一团,仿佛发乌的米粽,却又骚臭冲天。
  “真的是尿?”老二嘀咕着,刚近前看了一眼,就“呕”了一声,掉头狂奔,跑到三丈开外,自顾自地狂吐了起来。
  我屏住呼吸,近前去看,才发现朱云山吐出来的都是污泥!
  张元清冷冷的说道:“这些都是朱云山尿湿的坟土,被他颗粒不剩的全吞了。”
  我一阵胃寒,朱云山也是倒霉,撒尿不看地方,那平头坟下必定是有古怪的。
  那和了尿的坟土实在是骚臭的令人发指,连张元清都受不了,掩鼻走开。
  等朱云山全部吐出来之后,张元清拖着他又往一旁走了一段距离才停住。
  朱云山已然是神志不清了,张元清索性就把他丢在了地上,任他昏睡。
  日期:2016-08-15 17:40:00
  老二吐完了,擦擦嘴,过来看看朱云山,又看看张元清,道:“独——连长,还真是冤枉你了。可是你的举动太可疑了,而且我们刚才问你在干啥,你为啥不回答?”
  “刚才我正要逼他把吃下去的脏东西给吐出来,气贯内外,怎么能言语泄息!”张元清瞪着眼道:“眼看就要成功,却被你们给打搅了!”
  我脸上一热,呐呐道:“对不住,张连长。”

  “这到底是个啥地方啊?”老二转移话题,道:“咋就这么出邪?”
  “这个乱葬坑,下面埋着数千尸骨。”张元清道:“冤魂厉祟,邪气冲天,不出邪才是邪事!”
  “好哇!”老二怪叫一声,道:“独眼龙,原来你是故意的!你知道这里邪气冲天,还故意叫我们来守夜?你,你他奶奶个腿的,你到底安的是啥心!?你不说清楚,我明天告到上面去!就算不当这个信球兵,我也要告倒你这个死变态!大哥,你说对不对?”
  我看着张元清道:“连长不是那种叫兵故意来送死的人。”
  日期:2016-08-15 17:41:00
  “他要是不懂也就算了,可他明明知道的一清二楚啊!”老二不罢休道:“那你说,他不是叫咱们来送死,是干啥的?”
  “试探。”张元清面无表情道:“就是为了叫你们来试试这个地方究竟邪不邪!”
  “大哥,你听听!”老二再次被激怒,嚷嚷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大婶也不能忍了!”

  老二说着,捋袖子就要上前跟张元清干架,走了两步之后,发现我没动,又悻悻的站住,回头冲我说:“陈弘道同志,虽然你是我的大哥,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一下,你咋就一点大无畏的革命情怀都没有?我们敬爱的领袖说了,要打倒一切不厚道的行为!要对独眼龙说不!要把反抗斗争进行到底!”
  我懒得理他。
  老二又说:“独眼龙不顾我们的死活,叫我们来守夜,这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典型的反人民***行径!我们要团结起来,把这个独眼龙重重的打倒在地,严惩不贷……”
  “闭上你的鸟嘴!”张元清突然伸手揪住老二的衣领子,一只独眼涨得通红,骂道:“屁话真多!你再多说一句弄死你!”
  日期:2016-08-15 17:43:00
  我忍不住想笑,说:“老二,你别说了,张连长要是真想害咱们,就不会告诉咱们这些事情了,更不会去救朱云山……”
  我的话还没说完,“呼”的一声怪响,平地起风,带着一股寒意猛然侵来,阴气森森,瞬间就激的我两臂满是鸡皮疙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