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遍是按刚才的方向,倒着来,这一次的效果要好于上次,最起码从开始是数字,到最后还是数字。但是数字已经由七位丢成了五位,每个数字的位置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以说完全大相径庭。
  第一个拓展项目“驿站传书”完成后,开始做下一下项目——徒手攀岩。说是徒手,但是和真正的徒手攀岩还是有区别的。真正的徒手攀岩,是一种户外的极限运动,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也不用任何保护措施而做的攀岩。训练基地所谓的“徒手攀岩”,是把一条绳索系在学员的腰间的。
  这个项目的第一个参加人,是楚天齐。楚天齐按照要求,戴上了安全防护头盔,并把绳索系在了左腿大*腿根部。在汪岳峰的一声口令下,他身体向上轻跃了一下,牢牢抓*住人造岩壁上的一个突起点,手脚并用,迅速换了三个支点,向上运动了有一米的距离。楚天齐不禁想到:也没什么。
  这么想着,他踩到了下一个突起上,可是伸出手臂在上面划拉了几下,就是找不到支点。他不禁有些着急,右脚一滑,离开了突起。忽然汪岳峰的声音传来“这位学员,身体要紧贴墙壁。”
  楚天齐心中暗想,在大学时做过攀岩,当时教练要求的是和岩壁保持一定距离,今天怎么又让紧贴了。其实刚才在开始攀岩前,汪岳峰也强调过这个问题,只是他没有在意而已。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按照汪岳峰的要求做了。试了两下,右脚终于再次蹬上了刚才的突起。
  身体紧贴着岩壁,楚天齐很快就又攀上了好几米,眼看着离顶部已经很近了。他心中一喜,准备一鼓作气,冲到顶部。忙中就会出错,就在他努力“冲刺”的时候,大*腿部传来一丝触通。原来是自己贪功冒进,磕到突起上了。他咬了一下牙,没有发出“丢面儿”的声音。然后,平心静气的爬到顶部。
  从上面下来的时候,要比上的时候省力一些。但也出现了一些小状况,就在他手脚并用快速下来的时候,右脚一滑,紧接着左脚也离开了突起住,引得下面一阵惊呼,所幸他的手臂还牢牢抓着。迅速找到落脚点,在加小心的前提下,楚天齐回到了地面上。
  “这位学员,真不错。”汪岳峰来到楚天齐面前,伸出了大拇指。
  楚天齐脸一红,说道:“没发挥好。”
  汪岳峰以为他在谦虚,就鼓励道:“别客气,确实不错。”

  楚天齐笑着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
  其实楚天齐并不是客气,而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以前参加过野外攀岩,更自恃有功夫在身,根本就没把这个人工岩壁放在眼里。结果,还发生了好几次状况。当然别人不知道他的心理,见他脸色微红,还以为他是刚才累的呢。
  汪岳峰正在对其他学员进行强调,楚天齐从中听到了刚才自己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攀登岩石峭壁时,要身体和岩壁保持一定距离,便于观察攀岩路线和选择支点。攀登人工岩壁时要尽量贴得很近”。楚天齐知道,这是汪岳峰根据刚才自己出现的问题,而进行的强调。
  从第二拨开始,每次都是两名学员同时攀登,连同田馨算在内,整个用了三个小时才结束。在这个项目中,所有学员都完成了任务,但也有个别体力实在太差的人,没有攀到顶部就返了回来。整个过程中,不时有人发出惊呼,有从岩壁上攀岩者口中发出的,也有从地上人群发出的。参加完这个项目,好多人都已红光满面,有的人更是大汗淋漓、喘息不断。
  大家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列队向基地食堂走去。早上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学员,此时好多人已经狼狈不堪,就是有些男学员也好不到哪去。
  汪岳峰走在队伍的侧面,边走边说:“各位学员,刚才做的选手攀岩项目,大家都完成的不错。就是个别完成的不太完美的学员,也不要介怀,你回头想一想,就是刚才你所完成的这些,可能已经是自己很大的一次突破了。”
  接着,王岳峰还向大家通报了攀岩训练中,按用时多少排列的前十名人员名单。楚天齐排在了第四名,用时最少的是岳佳妮,第二名是乔阳,第三名是周仝。
  对于岳佳妮拿第一,楚天齐不觉的奇怪,因为她本身就是学体育的,而且毕业后一直从事体育工作,估计训练一直就没停止过。在党校院里,楚天齐还曾看见他训练过。

  乔阳拿第二,也没什么奇怪的。做为沃原市公丨安丨局经侦支队副队长,他应该是警校毕业或是军人转业,肯定还要经常出警,甚至追捕嫌疑人,平时的训练肯定也没落下。
  周仝拿第三,还是出乎了楚天齐的意料。她和岳佳妮、乔阳不同,她只是一个户籍副科长,也就是内勤。就是她以前学的是警务专业的话,已经干内勤好几年了,应该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身手。但事实是,她轻松的完成了任务,而且还拿了季军。
  楚天齐之所以今天对周仝的表现刮目相看,也和他的偏见有关,他感觉她反差巨大。在第一次班会上,当他听到周仝是来自定野市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的时候,就先入为主对她印象不佳。因为他被人陷害就是在许源县,而且还是警匪联手给他下套。因此,他对那里的丨警丨察没有好印象。所以,他平时和周仝几乎没有互动,虽说两人没有发生矛盾,但他却是戴着有色眼镜看这个来自许源县的女孩。

  正在走神的楚天齐,忽然听到了汪岳峰的声音:“各位学员,到了。”
  楚天齐听到汪岳峰的声音,抬头向前看去,一排灰色建筑出现在眼前。这排建筑的风格和窑洞那里类似,都是青砖墙壁,棕红色的门窗。但这排建筑要比窑洞那里高大。
  众人按次序进入建筑,被引到了一个厅屋里面,这是一间宴会厅。宴会厅呈半拱形,是一个放大版的窑洞样式。
  宴会厅的布局很有意思,厅里面没有摆放圆桌,而是盘着三个大炕,每个大炕上摆着方桌,方桌还被故意做旧了好多。墙壁上张贴着开国领袖的画像,还有一些革命标语。一串串的玉米棒子、红辣椒被做为装饰物,挂在门框旁或是柱子上,其实在这排建筑的外墙上也挂着这样的东西。墙角处放置着几样农具,上面标识着“勿动”字样。
  众人脱鞋上炕,盘腿坐在了上面。对于楚天齐来说,这没什么,自己家里就有炕。但是对于城里长大的人,就很不适应,尤其是有的人刚一坐下,就脸上表情丰富,还不时的变换着位置。看的出肯定是坐着不得劲儿,光是脚被放在腿下和炕席亲密接触的感觉,估计就受不了。
  忽然,屋子里响起了音乐,都是那个年代的革命歌曲。紧接着热气腾腾的菜、饭就上来了,红米饭、南瓜粥、素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