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3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这样的解释何尝不是对李红枫的侮辱,李红枫听沈木这么说,伸手提起自己的包,冷声说道:“他答应了,不过他也告诉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你不要再找我,我们不认识,否则的话,我会报警”。
  如果丁长生知道隔壁坐着的就是沈木,肯定会暗自庆幸没有在包间里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情,其实丁长生知道旁边的包间里有人,但是却不知道是沈木,他之所以今天扮演了一个君子,是因为他想放长线钓大鱼  。

  虽然自己可以借助这次给沈木谋位置潜规则了李红枫,但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那不是李红枫自愿的,以前丁长生百般的为难李红枫,那是因为李红枫的身份,她还没有离婚,还是个人妻,说到底是满足自己的变态动机,可是现在不同了,他要让李红枫自己送上门来,他有这个自信。
  李红枫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丁长生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谦谦君子了,君子不欺暗室,丁长生居然改了自己的毛病了,以前的时候一到没人时就对自己动手动脚,最不济也是言语挑逗,可是这次居然除了正事外,其他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似得。
  这就是效果,李红枫当然不知道这是丁长生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一直到晚间睡觉,这一天都在想丁长生这个人,非但是今天的见面,连带着将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到后来的种种都回忆了一遍,这就是念念不忘吧。
  “哎呦,你还记得来啊,我以为你以后就不管开发区了呢?是不是被你的上司给迷住了?”这几天丁长生的心思都在新湖区那边,一直都在解决教师工资的发放问题,所以没来开发区,罗香月的嘴还是那么得理不饶人。
  “哎哎,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对女人的好,你自己直到就是了,千万不要到处乱说,万一像你说的那样,我的上司对我……是吧,那我岂不是要承担很大的压力?”丁长生看了看门口没人,笑着和罗香月开起了玩笑话。

  “切,信你才见鬼了呢,这是需要你签字画押的,赶紧的,都是投资人的合同之类的,看看赶紧签字,我们的效率太低了,很多投资商都抱怨办理流程过于复杂,这个领导签字,那个领导签字,太麻烦”。罗香月将文件堆给丁长生后,说道。
  “嗯,开发区的招商引资情况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别提了,我觉得,我们该好好感谢一下那个闫大老板,这个人对我们开发区有再造之恩哪,这么多的企业,有一半是他介绍来的,我看,过不了多久,开发区就得向外拓展地盘了”。罗香月非常高兴地说道。
  “嗯,老闫这个人不错,年底给他发一个荣誉市民的奖状就可以了”。  丁长生说道。
  “切,都说你抠,我还不信,看来是真的啊,人家做这么贡献,你就给人家一个奖状啊,你糊弄小孩呢?”罗香月对丁长生的玩笑话也是呲之以鼻。
  “要不然怎么样,你都结婚了,你要是不结婚,把你许配给他?”丁长生继续开玩笑道。
  反正无论说什么话,无论什么时候说,自己没一次可以完胜丁长生的,这一点罗香月早就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所以轻易不和丁长生发生冲突。
  “好了,说点正事,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得辞去开发区这一摊了,聂远渐渐上道了,到时候我推荐你接任怎么样?”丁长生收敛的笑容,问道。
  “你这算是讨好我吗?”罗香月看着丁长生的样子,似乎不大相信丁长生会有这么好心。
  “你看我像是哄你的样子吗?我说的是真的,实不相瞒,开发区是我第一次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幸好现在干的不错了,要不然我也没信心手新湖区,所以,你在这里干了这么久了,该怎么办也是门清了,你接手比任何人都合适,这点我会向司书记说明的,但是你自己也得烧烧火,这事不能是我一个人说”。

  “你是说林姐?”罗香月的脑子够使,经丁长生这么一点,罗香月就明白了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明白就好,我说了,也只能是在工作上帮你,但是她说就不一样了,她是司书记最信任的人了,她说一句顶我一万句,你要好好和她说说你的意思,别不好意思,当然了我相信你也不会不好意思,来到湖州后,我才发现,这几年你的脸皮也是练出来了,遥想当年,唉……”丁长生的样子很欠抽,至少罗香月此时是这么想的  。
  中北省,北原市,常务副省长林一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省委家属院的小洋楼,但是没想到的是,已经有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他了。
  “平山,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林一道见来人是林一道,本能的紧张了一下,问道。
  来人全名叫陈平山,虽然不姓林,但却是林家最信任的人,此人是林一道的小学同学,还在大院里混的时候,作为平民子弟的陈平山就知道结交像林一道这样的大院子弟,从那时起,陈平山和林一道就走到了一起,一晃就是四十多年了。
  大学毕业后,林一道选择了从政,而陈平山则选择了留校,可那只是掩饰,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为林家服务的,包括在学校里研究的有关经济方面的论述,都是为林家服务的,这一点没多少人知道。
  可是看看陈平山的工作路线,就可以看出点端倪,林一道到哪里工作,陈平山必然会在不久后调到哪里去,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有点事想找你聊聊”。陈平山虽然面对的是中北省的常务副省长,可是却没有一点拘谨,因为他们是兄弟,他们之间太熟了。
  “哦,出什么事了,坐吧”。林一道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说道。
  “还是事关祁凤竹那个案子,你还记得吧”。陈平山坐下后,直接切中了今天的话题,毫无拖沓。
  “怎么?祁凤竹跑了?”林一道虽然是关心着祁家的案子,可是却并没有将祁凤竹放在眼里。
  “祁凤竹没跑,可是祁家的钱跑了,这段时间我没怎么关注省内的情况,到现在为止,跑出去的钱至少有一百个亿了,再不下手阻止,怕是来不及了”。陈平山语出惊人道。
  日期:2015-12-05 0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