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每次人还没走到办公室,里面就有人招呼起来,他一说要车的话,两个主任都绝不推辞,这让小张轻松了不少,华子建刚来那会,有几次小张都没有要到车,虽然华子建没说什么,自己从下面局里调了车,但小张的内疚是显而易见的。
  两人就一路的摇到了城外的几个工地上,小张问:“县长,我们先看哪一家?”
  华子建就信手一指说:“先看王老板他们的吧,看看最近工程怎么样了。”
  车开到门口就停住了,工地里面很乱,华子建就步行和小张到了建筑工地,王老板也在工地转悠呢,一见华县长来了,立马就跑了过来,
  王老板拉住华子建的手,很亲热的摇晃了几下说:“县长来怎么不提前说下,我好让他们也把工地收拾一下,你看这多乱。”
  华子建笑着对他说:“你先放手,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不需要大动干戈的。”
  王老板呵呵一笑,才很不情愿的把华子建的手放开。
  华子建有时候真的怕和胖人握手,那手油乎乎,汗津津的,对方再给你拉住不放,给他的感觉真有点同志的味道。
  华子建主要来看看安全方面的问题,至于施工质量啊,进度啊,那人家比他操心,他就怕安全上出点问题就麻烦一些,华子建在王老板的陪同下,进行了视察工作,认真检查了施工情况,还听取了施工单位的一个项目经理的汇报。
  华子建也是泛泛的谈了谈自己的看法,并对建设项目提出了希望和要求,强调了“百年大计 安全第一 ”的精神。
  转了一圈结束以后,王老板还准备召集监理方、施工方在指挥部会议室召开了现场会,要请华子建讲几句。
  华子建是连忙的摇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进度,强调一下安全,你这做的不错,讲话就免了,等下次正式检查的时候再说。”
  王老板也就不再提这话头了,他就说:“华县长,中午一起吃个饭吧,还长时间没在一起坐了。”
  华子建摇头说:“我还有几个地方要去看看,下次吧,下次。”

  王老板说:“我这今天本来有个应酬的,都是我们一些老乡,他们见我在这里投资,听我讲了这里的政策不错,也来考察一下,我想请华县长见见面,以后要都能来,对洋河县上的发展也很有好处。”
  华子建本来就已经准备转身走了,他并不很喜欢一些无谓的应酬,但一听王老板的这话,他就不想离开了,是啊,洋河县的经济基础和资金存量还是很薄弱的,要是能多拉点外资通入进来,对洋河肯定是大为有利,自己今天再不想喝酒,这个宴会还是应该参加一下。
  华子建就问王老板:“他们既然都是来考察的,那我把招商局的领导也叫上吧?这顿就算我们县上的招待。”
  王老板忙说:“不用,不用,他们就是私下来看看,投不投资还在两可,你们就不要破费了,我反正是躲不掉要招待一次,今天还是我来。”
  华子建笑笑也就不再勉强,就说:“我先到其他的工地再去看看,等看完了我们一块过去。”

  这华子建又转了一两个小时,城区的几个工地都看了看,该说的话也都给工地负责人讲了,时间也差不多,就和王老板在电话里面相约了地点,到酒店去参加宴会了。
  在酒店一个大包间里,这些考察投资的老总,也刚刚听王老板说一个县长要来,正在纷纷的议论着,就见华子建推门走了进来,大家一看,这华县长岁数不大,很是精神,来了一一的和大家握手,说几句得体的客套话,一点架子也没有。
  虽然华子建对王老板的这些朋友还不熟,但华子建也是久经这样的场面,他的融合力和亲和力,以及对酒桌上局势的控制力,就很快的展现出来了,一会,他就成了这桌子上的焦点人物了,都来给他敬酒,碰酒,他也一一的接待,毫不胆怯。
  华子建看着这满桌的菜,开玩笑说:“王老板,平常你可没这样大方过,今天这桌下来,看起来你很是心诚啊,这些都是你的好朋友,以后也希望你们一起在洋河县来发展,大家也能经常见面了。”
  王老板知道这是华子建在给他涨面子,就回答:“为感谢大家,撑不住也要撑,不过今天你们吃了可不是白吃啊,,我还有条件的。”

  众人一听还有条件就问:“什么条件,你先说,免得我们吃了不放心。”
  王老板呵呵一笑说:“现在你们酒都喝了,不放心也来不及,我的条件就是,你们也不要看眼花了,这洋河县真的不错,我是深有感触的,特别是华县长,年轻,务实,还很体恤我们这些生意人,跟他混,没错的。”
  然后他就给大家讲起了华子建为学校怎么怎么筹款,华子建为县上的治安,打击黑恶势力,说的是天花乱坠的。
  华子建也不时的说说洋河县的未来美好景象,又找机会吹捧两句王老板,把这个酒宴的气氛一下就推到了**,大家也是眼见为实,人家一个县长,这样和蔼可亲的,就冲着一点,就比有的地方卡,拿,索要的强。
  有一两个老板马上就表态说:“没问题,等我们选好项目了第一选择就是洋河县,别的不冲,就冲华县长这样的豪爽义气。”
  华子建也是暗暗的欣喜,自己今天误打误撞的,接待了这一帮子人,要是真能为洋河县留下几个投资人,也算今天没白来一趟了。

  他就继续不断的招呼大家喝酒,吃菜。
  这几天对哈县长来说是艰难熬人的时间,从上次自己到华书记你去以后,已经好几天了,市里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份等待真的是一种煎熬,他每天都在耐心的等待着从柳林市传来的任何一丁点消息,对他来说,每一个消息都是那样的重要,他都会费尽心思的去分析和推测那本来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消息。
  今天他是一样的,一大早就拿上了一份柳林市日报,反复的看,反复的找,就想从里面找到一点的蜘丝马迹来,只要一见会议两个字,他都会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可惜的很,有妇联的会议,有文化局的会议,有.......就是唯独没有常委会那几个字。
  他叹口气,放下报子,端起了茶杯,心里有期望,也有担心,要说那天华书记的语气已经是很不错的,但为什么就一直没有消息呢。
  到是洋河县这两天有点好消息,自己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公丨安丨局对范晓斌的监视已经撤了,专案组也基本是停摆了,这好多次的扑空,让专案组几个人都灰心丧气了,这就好,要不了多久,那个案子就要进入公丨安丨局的无头案系列了,在到元旦,春节的一忙,治安任务一紧张,估计专案组也该撤销了。

  但这少许的欣慰还是不能更改他备受煎熬的焦虑,从上面传来的消息好像是越来越清晰了,乐省长听说到北京去了,这还是自己打了几个电话,才从省政府一个老乡那里探到的消息,说省政府已经传言纷纷,估计乐省长是十拿九稳的要坐上江北省第一宝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