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流*氓,讨厌。”宁俊琦尖厉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马上改换了话题,“不和你说了,固定电话响了。”
  听筒里果然传来了电话铃声,楚天齐忙问道:“这么晚了,是那个男孩儿在骚扰你呀?”
  “瞎说什么?八成是我爸的电话。”宁俊琦回道。

  楚天齐不忘占着“便宜”:“哦,是咱爸呀……”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知道并没占上“便宜”,因为宁俊琦早已挂断电话了。
  传言还在继续,尽管宁俊琦不时给他用电话“疗伤”,但他还是不时走神、状态不佳。
  这天,上午刚下课,手机就响了。楚天齐看着上面的号码,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但他还是迅速接听了:“喂,您好!”
  “是楚天齐吗?”手机里的声音很熟。
  楚天齐试探的回答:“是,您是……”
  对方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我是艾钟强,下课了吧,我在离党校不远的肉饼店等你,你快点过来。就是那家……”说完,挂断了电话。
  哦,怪不得看着号码熟悉呢?原来是艾县长呀。艾钟强曾给他写过这个号码,只是他还没记到手机上,就把写有电话号的纸条丢了。他暗道了一声“惭愧”,出了教室。
  艾钟强说的地方,楚天齐以前上学的时候去过好多次,就在党校报到那天还去了一次。楚天齐不知道艾钟强为什么要找自己,而且还是把自己约出来,他疑惑的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肉饼店已经到了。楚天齐按照艾钟强说的房间号,上了二楼。
  楚天齐轻轻推开包间门,他看到,艾钟强正坐在屋子里,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还楞着干什么?赶快坐吧。”艾钟强招呼着。
  楚天齐坐了下来,说道:“艾县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刚坐下就问事,多破坏吃饭气氛啊,先吃,先吃。”艾钟强说,“出来的时候和小田请假了吗?”
  楚天齐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忘了。”
  “哎,年青人啊。”艾钟强说着,拿出手机,拨了出去,“田老师吗?我是艾钟强,我让楚天齐和我出去帮点儿忙,两点前就回去了,跟你给他请个假……好的,谢谢!”说完,挂断手机,收了起来。
  楚天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饭菜很快上桌,两人没有喝酒,只是各自倒了杯白开水,边吃边聊。
  “小楚,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辞职吗?”艾钟强忽然问道。
  没想到艾钟强会问出这样的话,楚天齐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摇了摇头。

  艾钟强鼓励道:“没事的,怎么想就怎么说。”
  见对方诚心让自己讲,楚天齐“哦”了一声,说道:“我想你可能是因为秘书的事吧?也包括下大暴雨的事。人们的说法很多,不过我认为都是谣言。”接着,又补充道,“谣言止于智者。”
  艾钟强笑着道:“哦?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这也是我今天要送给你的话。”
  听到对方的“夸赞”,楚天齐有些心虚:这哪是自己的所见啊?这是几天前宁俊琦刚对自己说过的,自己只不过是随手拿来,应一下景罢了。
  艾钟强继续说道:“劝别人容易,事情轮到自己头上,做起来就难了。我当时何偿不知道‘谣言止于智者’,但我还是选择了辞职,我觉得没法在县里待了,受不了那些谣言。”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又说道:“那时,秘书刚刚被抓,外面的传言就来了,有说我牵涉到了秘书贩毒的案子,还有说秘书是代我受过,甚至……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总之就是说我自身难保。而且这些传言很快就传到了我耳朵里,你说奇怪不奇怪?”

  而对艾钟强的提问,楚天齐没有回话,只是继续耐心倾听着。
  艾钟强喝了口水,说道:“当我听到这些传言的时候,非常愤怒,但也有些无奈,主要还是觉得没有脸面在县里混了。刚上任几个月,就受了两次处分,尤其秘书还出了那样的事。我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还怎么领导政府工作?又该怎样面对百姓质疑的目光?于是,我只好选择了离开,灰溜溜的离开。”说到这里,他多少有些伤感,停止了讲述。
  房间里很静,只剩下喝水、吃饭的声音。
  过了足有十分钟,艾钟强才说道:“现在我觉得,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我并不后悔后来的选择,而且很享受现在的这种工作状态,但我有遗憾,因为当时可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那时我也是被气的够呛,同时也是想逃避,但后来我想明白了,我的离开可能正是一些人希望的。关于我的传言,能那么快就传到我这个当事人耳朵里,这是有违常规的,这说明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目的就是让我痛快的让出位置。

  其实我当时完全可以这么做:继续留在任上,无非就是背一个处分嘛!反正就是离开了,这个处分也逃不掉。接下来我可以在任上做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用实际行动解除百姓的质疑,等到在县里大功告成的时候,也就是谣言不攻自破的时候。可我没有坚持,结果谣言一直流传下来,恐怕那些不实的‘黑锅’我也会背一辈子了。我的离开只是遂了别人的心意,倒出了位置,但人算不如天算,结果他们也什么都没捞着。

  现在我想开了,那天在你和董梓萱争执的时候,我全都听到了,但我选择了装糊涂。你看,现在不是也没人再说了吗?‘谣言止于智者’啊。何况你遇到的事情,和我当年的事又不一样,当年虽然我对任跃祥的事情没有察觉,但他毕竟是我的秘书,最起码我还有驭下不严的责任。而现在有人讲你‘毕业论文抄袭’,本身就是无中生有的造谣,你就更要相信‘清者自清’了。”
  听完艾钟强的话,楚天齐心里敞亮多了,微笑着道了声“谢谢”。
  艾钟强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吃起了饭菜。
  楚天齐回到教室的时候,刚刚两点钟,教室里已经有一半的学员了。今天没有选修课,所以大部分学员都选择来到教室自学。
  经过时间的自然冲淡,学员们已经不再故意躲开楚天齐了,只是好多人还是尽量避免着和他多接触。他也不会自讨无趣,而是自觉的选择了保持沉默。
  学员们陆续进来了,大部分人都在看着手头的资料或完成着作业,也有个别人在小声的说着话。
  楚天齐坐到座位上,拿出学习资料和课上做的笔记,认真看了起来。此时的他非常平静,不光表面平静,而且内心也平静。通过宁俊琦的电话排解,尤其是艾钟强的以身示教,他已经想通了。他深信四句话——“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生气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时间是最好的心理理疗师”。

  日期:2016-08-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