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大工夫,老板就带来了好几个小姐,让哈县长他们挑选,因为这里有很多美女,而且这里的美女都是明码实价,不用你去猜,不用费脑筋讨好她,在这里你要做的是等着美女讨好你,前提是你要有坚挺的人民币或美元,也就是说美女永远讨好你钱包的内涵,不在乎你的长相外表。

  范晓斌就见其中两个女娃还不错,一个女孩大约十**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看着很温柔的样子。
  还有一个矮一点的小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他,嘴角边微含笑容 。
  范晓斌就点了点头,用手指指她们两个,张老板也不多说话,带上其他的小姐就退了出去。
  范晓斌把长的高一点的那个妹妹安排给了哈县长,他对那女娃说:“今天你们运气不错,好好的陪,小费加倍。”
  这两个小姐一看范晓斌起的气势,还有他脖子上挂的那小指头粗的金项链,知道今天是撞到大买主了,两个小姐就很热情的靠了上来,亲热的不行了。
  范晓斌顺手摸了一把小姐的屁股说:“有弹性”。
  那小姐说:“还很滑呢! ”
  给哈县长发的那个女孩,很乖巧的坐在哈县长的身边,自然的挽住他胳膊,靠在他身上,哈县长很随便的看了她俩眼,看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小衫,下身穿的是一条深色的条裙子,她给哈县长倒上了酒,又问哈县长唱什么歌?
  哈县长说:“点一首<林海雪原主题曲>。”
  小姐就忙着过去点歌了,对这些操作,她们熟练的很,就像是车床上的钳工,灵活的使用自己的设备一样。
  对哈县长来说,找小姐是为了扭曲一种快乐,但是所有快乐要建立在不能太过于伤害别人的基础之上,哈县长找小姐也同时期望她们无论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快乐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分享吧,快乐只有和别人分享了才叫幸福。而且每次都有不同的回味。
  哈县长是不会乱摸坐台小姐的,因为他觉得那样很掉价,不就是100块钱的台费吗,那能值多钱啊,有些人则不同,恨不能把小姐从上到下抠摸100遍,这样才觉得自己花的钱物有所值。

  范晓斌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在这方面哈县长还是忍不住的要鄙视他。
  一会小姐就把哈县长的歌点了出来,哈县长也破着嗓子喊了一阵,管他能不能配上音乐,跟上点子,只要放开喉咙吼就成了。
  等哈县长唱完了第一段,包间就响起了没心没肺稀稀拉拉的掌声。
  有时候,歌曲非常容易引起人的共鸣,让人很容易找到一个在心灵上共同的方向,所以会唱歌的男人往往有妞泡,而且战无不胜,陪他的那个小姐也唱了一首,她唱歌的时候,哈县长又仔细的看了看她,很秀气的漂亮,要是在大街上谁也不会说她是个**。
  她唱完了,哈县长叫她喝酒,她就干了一杯。
  一会那个陪范晓斌的小姐也转过来了和哈县长黏糊了,也许他们看出了哈县长的地位不同,都想来讨好一下他,那小姐就坐在哈县长腿上说要和他玩色盅,哈县长问她:“玩可以,但我们赌点什么。”
  这小姐大方的说:“输了脱衣服,你敢不敢来”。
  哈县长嘿嘿的一笑说:“你身上那点东西我都看遍了,没什么新意。”
  那小姐就说:“你还有没看过的。”

  说完了就把裙子撩开了,露出了绣着流氓兔图案的浅粉色内内说:“这里有只小兔兔。”
  范晓斌也探头过来看,看了两眼就有点希望再看清楚一点了,他凑过来往下扒她丨内丨裤,这小姐就装起了纯洁,娇声的大喊起:“流氓,流氓。”
  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就有点义愤填膺了,到底谁是流氓??
  但人家都不在乎啊,我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人家包间里这时候气氛马上就热烈了起来了。
  大家又喝了两巡酒,场面就有点乱了,不过 后来这个小姐见哈县长没怎么理她,她可能是有点心慌,拽拽哈县长衣角说:“大哥,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啊,要不就换一个。”
  哈县长说:“没有啊!”
  她说:“那你怎么爱搭不理的?”
  哈县长说:“这样不是很好么,怕我不给你钱!”
  她说:“不是那意思。”
  哈县长说:“不是那意思你就好好待着,愿意吃就吃,愿意喝就喝。”
  玩了一会,这小姐又问哈县长:“你怎么不问我名字。 ”

  哈县长说:“重要吗,明天我们又不知道是谁谁了,再说你也不会告诉我你真名,我觉得问了也是浪费感情。 ”
  那个小姐就怯生生的说:“我叫小美,大小的小,美丽的美。”
  有时候女人很奇怪,你殷勤的献媚着问她的名字,她未必告诉你,你不在乎她时又会上赶着。
  又喝了不知道有多少酒,渐渐的他们都开始朦胧了,哈县长最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可以让他做出平常不敢做或不愿意的事,说出不敢说的话,这是一种醉生梦死的快感。
  看看玩的也很高兴了,范晓斌就出去和老板谈了谈价格,准备戴这两个小姐出台了,哈县长有点醉了,在那个小美的搀扶下,坐上了范晓斌的小车,他们两男两女就到了酒店。
  范晓斌开了两个单标,怕别人看到哈县长影响不好,范晓斌就让两个小姐在外面县等着,他和哈县长先进了房间,过了5.6分钟,这小姐才跟这上来。 范晓斌在小姐没来的时候,给哈县长的包里放了一沓儿钱,做为今天晚上哈县长的小费花销。
  进门以后,这个小美有点怯生生的把外衣脱了说:“我去放水,你泡泡澡吧。”

  哈县长说:“不泡了,就冲冲得了,你要是洗,就先去冲吧。”
  她没说什么就先进去了,哈县长想和她一块洗,但是等哈县长脱了衣服,她已经出来了,漫不经心很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哈县长软绵绵的小兄弟。
  日期:2015-12-0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