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8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屈胖三表示可以理解。
  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实在无法跟普通人一样四处闲逛,倘若真的又给USR和狼蛛的人给盯上,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顿腥风血雨。
  那可就麻烦了。
  当老彭帮我把这个决定跟阿乐说起的时候,他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事实上,从东海蓬莱岛回来之后,阿乐对我的态度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毕竟我和屈胖三带给他的震撼太多了。

  这样两个人,在东海蓬莱岛那样的修行圣地,居然还能够闹得底朝天,有点儿大闹天空的味道,不管阿乐这人再高傲,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可是没有这样的本事。
  尊重强者,这是最基本的品质。
  清晨六点多,那艘走私船与我们在外海碰面,这船是阿乐找人联系的,比这艘机帆游艇大多了,不过看着也挺破的。
  但老板人不错,船上除了我们,还有二十来个乘客,宝岛人很少,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人却很多。
  我们与阿乐告别,临行前,我让他帮我代为转告向依韵公子的问候。
  分离的时候,阿乐的情绪并不高,有点儿悲伤。
  本来他不必如此孤单的,只可惜之前的船老大和帮工都给海上丝绸之路的恶徒给杀了。
  换了船之后,因为有人打过招呼,船老板对我们还是挺热情的,特别给我们分了一个房间出来,还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海产。
  一天之后,我们在半夜时分,抵达了港岛附近的一个海岛处。
  没有过检,我们直接从码头处下了船。
  因为我们之前就是从港岛借道前往的宝岛,所以一应证件倒也还算是齐全,只可惜老彭和羽痕因为走得匆忙,相关的证件都没有随身带着,所以比较麻烦。
  我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忙,老彭摇头,说他在港岛也是有朋友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也要分离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羽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大家朝夕相处这么久,共历患难,彼此之间也培养出了感情。
  不过终究还是得分开。
  老彭给我们留下了他朋友在新加坡的地址,告诉我们,说以后若是有机会,千万要记得来新加坡找他。
  而羽痕则给我们留下了她的电子邮箱。
  双方分别之后,我和屈胖三来到了海岛附近的一条街上,因为手机早在之前的奔波中丢失,所以只有找到一家商店,问人要了电话,拨打给了李家湖。

  我此刻脸上的伤痕消散许多,又换了一件衣服,倒也没有吓到人。
  与李家湖那边取得了联系之后,他问清楚了我们的位置,然后告诉我们立刻派人过来接我们。
  中午的时候,我们便出现在了李家湖的豪宅之中,瞧见我满身的白纱布,李家湖吓了一跳,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有告诉他实情,只是说在宝岛那边办事的时候,受了一点儿伤。
  李家湖知道我们这行的事情,也没有多问。
  他确认了我的身体状况之后,告诉了我关于缅甸那边的消息,说前段时间的争端,现如今差不多也算是落幕了,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最终战胜了所有的反对者,继承了哈多的大部分遗产和政治人脉,而收拾残局之后的巫悚开始变得强势起来,不但派人去对付转移到了金三角的约翰尼托、撸瑟托两兄弟,而且还在调查通缉令的事情。
  因为某个环节的暴露,所以巫悚他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李家在其中的作用,所以为了避免万一,李家湖已经撤回了缅甸的分公司,并且将业务大规模收缩和抛售。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你知道接盘的人是谁么?”
  我摇头,说商业上的事情,我们哪里知道?
  李家湖说那人你们应该也认识,就是许鸣。
  我一愣,说啊,你为什么会卖给他?
  李家湖摇头,说我如果知道是卖给那小王八蛋,肯定不会这么做——那家伙是通过一个控股公司进行的收购,本身不露面,一直到所有的收购案结束之后,我才从一些途径知道了真相……
  他的脸色阴沉,看起来着实有些不痛快。
  从各方面的消息来看,许鸣就是寨黎苗村惨案的幕后主使,也是害得雪瑞至今未归的真凶,结果没想到最终却给他占了一大便宜。
  毕竟李家湖匆忙撤离缅甸,这些优质资产自然也是打了打折扣的。
  说到这些的时候,屈胖三突然插嘴,说了一句话:“老李,你没事的时候,多关心一下自己太太……”
  李家湖点头,说雪瑞失踪之后,她的心情一直很不好,这我也知道……
  我知道屈胖三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那天夜里瞧见的事情,不过他说到这里,便也没有再多言,显然也是不想再刺激李家湖,毕竟有的事情涉及到男人的尊严,比较不好处理。
  我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们没有在港岛久留,毕竟这里也算是许鸣的地盘,那小子既然敢通过宝岛当局的USR来弄我们,当得知我们在港岛的话,恐怕也会想办法对付。
  所以我们第二天就过关,回到了鹏城来。
  屈胖三问我接下来准备干嘛,我告诉他,说既然虫虫这边已经确定了,我会想办法去跟我堂哥汇合。

  不过他那儿的情况比较复杂,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有些不够看,所以得找地方修养。
  屈胖三同意我的说法,问我准备去哪里待?
  我思前想后,决定前往自己以前打工时待过的江城,毕竟我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了好几年的时间,对那儿比较熟悉。
  两人商量妥当,于是直接在蛇口坐船,前往江城的九州港。

  抵达了九州港,已经是下午时分,我打电话给了以前认识的朋友阿峰,问他在干嘛。
  接到我的电话,阿峰显得十分惊讶,毕竟我失踪了那么久,突然间又冒了出来,多少有些不知所措,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就在江城,他让我过来找他玩儿,而他现在就下班。
  阿峰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江城本地人,跟我还有阿峰玩得挺好的,三个人在一起,换了两家公司,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跟别人比起来,阿峰算得上是与我一起交心的真兄弟了。
  打过了电话,我跟屈胖三打车前往江城西区的井边镇,阿峰约我们的地方在一家粤式老餐厅里,我们以前公司聚餐的时候总是会选择这儿,所以来到这里,我感觉到无比的熟悉。
  我和屈胖三先到了,不过坐下没几分钟,阿峰也赶到了,另外还带着一个眼镜男。
  故人见面,久别重逢,那叫一个热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