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县长的脸色就变了,他力图让自己神情柔和一点,但做不到,他的脸就青了起来,鼻孔中的喘息声也重了很多,华子建冷冷的瞄了他一眼,知道今天是把哈县长激怒了。
  哈县长的眼光也开始扫视起来,他很快就扫到了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头上,该他说话了。
  于是,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就发了言,表示了赞同这个议案的态度,在后来组织部长马德森又说了话,他是坚决否定这一提案。
  而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就接上了话,做为一个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他在这里面的排名还是靠前的,但只是一个虚名,实际在地方上的权利和利益和在座的各位相比,他是没有多少实惠的。
  他很不想发这个言,他虽然也不很惧怕哈县长,因为他具有双重的身份,但当哈县长的眼光扫到他的脸上时,他还是说话了,他没有勇气和哈县长保持距离,他已经上了哈县长的战车,想要退出这场游戏,没有人会同意,也没有人会容忍。
  他发言以后副书记齐阳良也说了话,无一列外的都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哈县长的一边,这就让局面趋于明朗化了,双方的人马都已经展开,上丨访丨的实力也基本清楚了,哈县长已经稳稳的获得了多数赞成票。
  组织部长马德森 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宣传部长孟思涛的心也就开始沉了下去,他们三人都知道,今天的胜负已分,剩下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和哈县长本人都无疑是要支持这个提案的通过,那么自己几个人刚才慷慨激昂的发言又能有什么效果呢,只不过给对方多留下一点点的笑资罢了。
  坐在会议室的其他几个常委,现在都不好说什么,有的在等华子建的反击,有的低头做沉思状,有的抬头望着会议室上方上面的天花板,常委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烟民,每个人手里都夹着一支烟,弄得整个会议室里烟雾腾腾的,云绕雾罩,很有点仙境的味道,每个人面前的烟灰缸里都扔满了烟蒂。
  唯独组织部长马德森面前的烟灰缸里都是半截半截的烟,有的还在冒着烟,一看那架势,就知道马德森今天的心里很窝火,他点上烟,往往只吸一两口,就使劲儿摁在烟灰缸里。
  会场上很快就剩下四个人没有发言了,哈县长,华子建,仲菲依和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和,但问题对于哈县长来说已经不大了,刚才的局面是4比3,华子建已经是无人可用了,就算仲菲依不参合进来,只要县委办公室汪主任和自己的2票比他华子建的一票,那就够了。
  哈县长的情绪有了转变,宣传部孟部长带给他的那一点点不快,已经在己放人数占优的形势中,逐渐的销蚀掉了,他脸上开始有了一点点的笑意,很浅的笑意,但也足以让人觉查出来。
  华子建看着哈县长那微妙的变化,看着他嘴角流露出的一抹笑意,知道哈县长要收了,哈县长已经准备好了来迎接胜利的到来,华子建就冷冷的笑了一下。
  哈县长不想再等了,他看了看县委办公室汪主任,示意让他讲话,从而来决定这场闹剧的结束。

  办公室汪主任知道躲不过去,也只好说话了。
  犹如一个炸雷,又犹如一道闪电,办公室汪主任的表态带来了空前的震撼,他在关键的时候投了反对的一票,他不动声色的坐上了华子建的战车,在上车前的这一瞬间,却狠狠的给了哈县长穿心一剑,这一剑让哈县长奔溃了,让其他几个站在哈县长阵营的常委也惶恐了,就连组织部长马德森 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宣传部长孟思涛,或者说就连仲菲依都呆如木鸡了。
  办公室汪主任扬起那时常低着的头颅,他是那样振振有词,是那样洋洋洒洒,出尽了风头,他说:“洋河县已经迎来了这许多年少有的,来之不易的发展时刻,对于县委在这样一个时机来做大范围的干部调整,我很不理解,也很是担忧,本人是坚决反对这样一个提案,这是一个不负责任,欠缺考虑的提案,请大家都能够谨慎对待。”
  这就够了,这就完全可以让人胆寒,不在于他说什么,只是他的那一个态度,就让双方明显的态势有了一个彻底的转换,现在是4比4的势均力敌,那么华子建和哈县长自然是各站一票,就是如此,也是5比5。
  哈县长和华子建心里都清楚,这样的大比列对抗,已经很难让提议通过了,虽然还有一个仲菲依,但她那一票也影响不大,因为反对的人很多,多了一票的一方就算可以强行的通过提议,但在施行这个提议的时候,也会心惊胆战的,只要这提议中调整的人以后出上一点点的事情,这次会议都将再一次的被翻出来,那时候一个破绽算是给对方明明白白的摆 了出来。
  从目前来看,势均力敌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这这个提案的彻底流产,这怎么能够不让哈县长震惊和恼怒,他和所有的人一样,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办公室汪主任,从来也没有这样认真,仔细的看着办公室汪主任,他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出人意料的站在了华子建的阵营,他的反水是这样的突然和凌厉,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不可思议,不可想象。
  这个整天都低眉顺眼,到处讨好,见人就笑的家伙,过去开会总是找个角落老老实实的听人说,从来都不敢随便的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就是这样一个人,今天却突然的成为一个众人关注和惊讶的焦点,这真是匪夷所思。
  是的,谁也没想到办公室汪主任的这反戈一击,真的是谁也没想到吗?似乎也不是那样,华子建是应该想到了。
  今天白天,在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和宣传部长孟思涛离开了华子建的办公室以后,华子建就给县委办公室汪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请他过来坐坐,有点小事情要和他商量一下。

  汪主任不知道华子建找自己做什么,但他还是说处理完一点小事,马上就过来,他投靠了哈县长,但对于华子建这样一个充满了霸气,又俨然成为了吴派势力掌舵人的副县长,他还是不敢怠慢的,他天生的小心和谨慎也注定他对每一个人,特别是比他职位高的人,都有一种敬仰和温驯,这也是他这些年一直可以在县委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待下去的一个原因,没有人会担心他,他总是那样胆怯和听话。

  华子建就坐了下来,准备等上一会,这时候,仲菲依过来了,说起了前一天晚上喝酒的事情,华子建也和她开了几句玩笑,说到自己那天晚上让一个女流之辈给喝倒了,这是人生旅途上的一次耻辱。
  说了一会,仲菲依也就离开了。、
  在华子建送她到门口的时候,汪主任过来了,汪主任看到仲菲依心里有点紧张,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他不希望仲菲依看到他来华子建这里,最主要的是他摸不清仲菲依的底,怕她把自己来的事情告诉了哈县长,只怕哈县长就会对自己有了看法。
  但已经见面了,他就笑着和仲菲依打个招呼说:“仲县长你好啊。”
  仲菲依就含糊的应答了一声,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