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哈县长在没有给他们相应的利益下,他们还要为哈县长去战斗,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怎么能好。
  可是不好归不好,今天他们是没有办法去躲避的,本来还有一两个想要请假装病的,但都提前被哈县长警告过了,他们不得不来。
  大家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说着不盐不淡的虚话,每个人的心里很清楚,现在的风平浪静只是一个表象,一会定然有一场恶战,想一想都让人啜气。
  华子建也是掐着点来的,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大家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和过去一样,拿出烟,每个常委发一根,但好几个常委在接他烟的时候,脸上都是窘迫忸怩,有一两个连他眼睛都不敢看。
  华子建暗暗的叹息了一声,从心里来说,他不怪他们,因为他也做过违心的投票,他也深刻的体会过无奈的无力,有时候,一个政客的思想和行为是无法统一的,他不得不做很多违背自己良心和原则的事情,对他们,华子建没有任何的憎恨,反倒是多了很多的理解和同情,活在这个世上都不容易啊。
  华子建身边的宣传部孟部长,帮他点上了一根烟,华子建为了缓和一下会议室离得尴尬气氛,就笑着对宣传部孟部长说:“老孟啊,听说过年你儿子回来了,给你带了个很漂亮的儿媳妇,是不是啊,大家都说你是几天不出门,在家给做好吃的。”
  华子建这话一说,大家都笑了,孟部长也有点讪讪的笑着说:“华县长,你可不要听他们乱嚼舌根,那是孩子过去的同学,就是大城市的,没见过山,想来看看。”
  旁边的纪检委曲书记就接了一句:“哪是没见过山呦,是没见过公爹吧。”

  一下子,会议室就都轰然笑了起来。
  但马德森和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就有点疑惑了,都这个时候了,华子建还能开玩笑,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做成的,这种泰然不乱和淡定自如,的确是让人佩服。
  这时候,哈县长也就出现在了门口,他边走就便问:“嗬,什么事情这样高兴啊,看你们笑的。”
  华子建也在笑,大家就一时没有回答哈县长的问题,也不好回答。
  哈县长就很亲热的对华子建说:“你们又拿谁说事呢。”
  华子建也就呵呵一笑说:“正说孟部长儿媳妇呢。”
  哈县长也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人家老孟孩子才多大,还是学生,你们这些人。”
  他说着话,就把身上的烟掏了出来,递给了华子建一根,华子建是刚把烟扔掉的,但哈县长给烟,也不好不接,就接过来,也帮哈县长点上,自己也就点上了。
  哈县长坐定以后,看着县委通信员给每个人都添上了茶水,才说:“今天请大家来,讨论的议题大家也都知道了吧,那我们就开始,先请齐副书记把情况和预案说说,然后大家都可以发表下自己的看法。”
  说完,哈县长点头示意一下副书记齐阳良,副书记齐阳良就清了一下嗓子,说了起来。

  组织部长马德森很有点不齿他们的做法,自己是组织部长,这次倒好,干部调整和自己没关系了,他就心里冷笑着说:“你们就瞎搞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来找不找我,我不签字画押,你们能把这干部都任命了。”
  齐阳良就讲起来了:“近年来,洋河县在哈县长和在座的各位领导下,洋河县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基本建设已经展开,软件建设日臻完善,社会形象越来越好,形势喜人,前景广阔。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大家承担的责任很重、压力很大,日常工作都很辛苦。对此,领导们都非常理解,对我们的工作和队伍建设也都很关心。这次干部调整,就是从洋河县工作需要出发,从鼓励干事创业出发...........。”

  他在那里讲,下面坐的所有的人,包括哈县长在内,谁也没有去认真的听,这都是老生常谈,没有什么值得专注的地方,至于说到的调整名单,名义上是他提出的,但谁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啊,所以大家的焦点不在这里,都在关注着下一步,关于提案的通过的程序,那时候才是真真的交锋,才是真真的会议重点。
  华子建没精打采的抽着烟,不断飘出的烟雾几乎把他都笼罩在里面了,看不出他是喜是忧,但沉思是肯定的,他眼睛一直望着天花板上的吊顶,好长时间都没有转动一下眼球,像是老尼入定,又不像,反正是说不清他是哪一种感觉。
  哈县长也在沉思,他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要看刚才和华子建又是笑,又是发烟,那都是临战前的一种姿态,一种心理战术,目的就是一个,向对方表明,自己是有恃无恐,是胜算在握的,也是胸有成竹的,你识相点,自己就知难而退,不识相的,那就放马过来,一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华子建对面坐的仲菲依,也在呆呆的发着愣,她知道,对自己的又一次难关来到了,自己都不好意思,今天她还专门到华子建的办公室去了一趟,说自己那天也喝多了,没收拾房间就离开了。

  华子建也是很客气的说,没有什么关系,但现在看到华子建那个抑郁寡欢的样子,仲菲依的心就感到很疼,她真怕华子建经受不了这样的不断打击,要是真的华子建被打倒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齐阳良副书记的讲话和名单的宣读终于结束了,他喘口气,对哈县长说:“我的发言就到这里了,下面就请哈县长谈谈吧。”
  哈县长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调整好脸上的神情,让自己更严峻一点,更庄重一点说:“大家刚才也都听到了,对于这次调整,我看很有必要,也很及时,他恰好就和我们县的发展相配套,一个好的经济形式,也需要一支过的硬的干部队伍,大家就这一调整名单上的同志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
  哈县长用词和巧妙,他没有让大家来讨论这个提案,只是让大家来讨论提案中的名单,这就无形的肯定了这个提案的通过了,接下来大家只能对提案中的细节来发表看法。
  这伎俩华子建是很快就觉察到了,他心里一紧,不能让对方在抢先发言了,那样会形成一个今天会议的基调,给争取否定这个议案增加更多的难度。

  华子建不易觉察的看了一眼宣传部长孟思涛。
  孟部长知道该自己上阵了,他毫不畏惧的说了起来:“同志们,今天既然是大家讨论,我就先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就我个人感觉,此次调整议案的时机和调整幅度过大,它的出台,一定会给正在蓬勃向上的洋河县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在此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是坚决反对这一提案,好了,我就说这么多。”
  会议室里一下就静戚无声了,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华子建就心中赞叹,这孟部长到底是吴宏德手下的一员大将,今天这话说的到位,中气十足,最为关键的是,他一点都没有上哈县长的当,他是连名单中的人一个都不评论,这样即减少了和提名那些人员的矛盾,同时也一下就粉碎了哈县长想要跳过提案商讨的阴谋,可谓是给了哈县长迎头痛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