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在洋河县的官场暗流就有了冲力,到华子建这里来的人就比平时多了起来,有来观察的,有来探虚实的,有来出主意想办法的,还有坚定不移表决心,愿意和他同生死,共患难,同命运,共呼吸的,华子建一一的接待,一一的安慰。
  到哈县长那里的人就更多了,讨好的,卖乖的,送礼的,想要在这场战役后得到提拔的,来共同声讨华子建罪恶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华子建就很淡然的对待着混乱的局面,他很低调,没有说过一句豪言壮语,更没有说过一句哈县长的不是,应该说,华子建已经被完全的让哈县长征服了。
  他依旧每天忙忙碌碌,政府工作虽然事无巨细,又纷繁复杂,但对他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旺盛的人来说,处理起来倒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何况正是这种全身心的投入,还可以转移对莫名灾难的注意力,消减一点对它的恐惧。
  但他还是有铁杆,公丨安丨局的郭局长和王队长为了减轻一点华子建受挫后的沮丧,两人就相邀华子建晚上吃顿饭,帮他放松一下心情,郭局长电话说:“县长,晚上就出来一趟吧,就给我们个面子怎么样?”
  华子建本来不打算应邀的,就说:“没听哈县长在会上是怎么批评我的,你们还敢邀请我,想让我累教不改啊。”
  郭局长愤愤不平的说:“不理他,让他装吧,我已经是订好包间了,你就出来散散心,一个人憋在家里有什么意思。”
  华子建见人家已经准备好了,就不再推辞,只有答应了下来。

  晚上郭局长安排的也不错,酒是好酒,菜是精华,还有几个他们局里的所长,科长什么作陪,有个科长还是个30多岁的女的,人长得不错,气质很好,酒量更是不错,华子建过去是领教过了,今天一见来了这么的好手,心里也是有点发虚,生怕最后把自己撂翻了。
  包间里烟雾缭绕,热闹异常,笑声朗朗,不断的有人过来给华子建敬酒,恭维奉承之声不绝于耳,这烟气、哈气还有华子建自己和他们各自不同的脾气交融在一起,使得包里的味道变得很复杂,很不同寻常,很有些撩拨人心,他在这样的环境里陶醉了,也兴奋了。
  酒到中途,一个科长就抱怨起来说:“有个女丨警丨察在灾区为失去母亲的婴儿喂奶被提拔为公丨安丨局副政委了,为什么其他喂奶的就不能提升呢?你说是不是?”
  这科长就望着坐在他身旁的那个漂亮女科长嘻嘻的笑着,在开人家的玩笑。
  这女科长叫向梅,也是很泼辣的,就接上了话说:“那能一样吗?我们郭局长吃的奶都是没奶水的,人家的奶里有奶水,人家喂奶群众都看见了,还上了电视,给郭局长喂奶,谁看见了吗?小孩吃奶是主食,大人吃奶是零食 ,那当然是不能提了,你说是不是,郭局长?”
  这郭局长本来在局里经常很严谨的,不大喜欢开玩笑,这下就搞了个大脸通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向梅不能冤枉我,我哪吃过了。”
  一下子,包间里就轰然的大笑起来了,华子建也指点着向梅说:“你这科长当的,郭局长都开始抱怨起来了。”
  大家又笑了一阵,笑过之后,郭局长就靠近了华子建轻声的说道:“我们都听说你们开会的事情了,好像最近传言很多,说我们都在调整之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华子建看着别人笑闹,也不转过头,面不改色的说:“是真的,我看过名单了。”
  郭局长脸色黯淡了许多,又悄声的问:“那现在怎么办,就让他这样整下去。”
  华子建说:“我正在考虑,有点棘手。”

  郭局长就说:“要不我们就把那东西抛出去?”
  华子建转过头,看看他,知道郭局长心里有点紧张了,就笑笑,说:“我还在考虑,我们在看看吧,实在扛不住了,也只好那样了。”
  郭局长也是忧心忡忡的,但他相信一点,华子建是不会抛弃他们不管的,至于他现在压住那个录音是什么用意,郭局长不大明白,他也不好多问,就说:“我们都相信你,也支持你,你心里也不要为我们有太多的负担。”
  华子建点点头,很感动的说:“谢谢你们支持,放心吧,正义永远不会消失。”
  喝完了酒,华子建一个人回了政府,街上的人不多,沉默而凄寂,空气中弥散着濛濛凉意,这些凉意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寒冷,只是确确实实的浸润着人们浮燥的念头,一些欲抑难抑粗糙的**,在漫天无际的雨的过滤中,渐渐的沉淀成心底的渣滓,被遗忘在阴暗的角落。
  这样走走,他的心好象也净化了很多,大自然的魅力真的是很大,很有感染力,他想以后应该经常到外面走走,这样自己也许就不会很快的被官场同化掉。

  回去以后华子建就给秋紫云挂了个电话,和她聊了许久,但整个谈话中,华子建只字未提自己目前面临的具体麻烦,他更多的是在向秋紫云试探和了解一些江北省未来的政治格局变化,作为一个身在偏远山区的副县长,很多上层的问题他是一知半解的,所以在最近一个阶段,他经常会给秋紫云打电话,来探讨一些上层大格局的变化。
  秋紫云呢,感觉华子建更多的关注这些上层建筑是个好事情,即可以培养他对大局的理解,也可以让他更好的把握具体的一些事情处理,所以秋紫云不吝赐教,每次都会给华子建推心置腹的详细解说。
  华子建就问她:“有谣传说省委书记最近病了,是不是真的?”
  秋紫云回答:“是的,已经到北京解放军医院住院一周了。”
  华子建又问:“那你感觉江北省会不会出现变局。”
  秋紫云在那面想了一下才轻声说:“前天,乐省长还来过电话,说这几天就要进京,一个是看望老书记,再一个是中组部要和他谈话。”
  华子建凝神想了一下说:“看来传言不假,乐省长有可能进级了。”
  秋紫云有点忧心的说:“不好讲,很多事情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的,我们只有惟愿他可以顺利,要是那样,也许我们的日子都好过一点了。”
  华子建也会心的笑笑说:“都在传闻你是乐省长最新收编的支柱呢,呵呵,领导以后发达了,我还是回去给你当秘书去。”
  秋紫云就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他两句:“不求上进,你就没想自己好好干,以后让我给你当秘书去。”
  华子建就憨憨的笑了,秋紫云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不过这个消息对华子建是很有价值的,他更明白,自己是不能轻易的抛出手中那把好牌了,古人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不管这次调整压力多大,只要是时机不够成熟,自己是绝不拿出那把好牌。
  已经两天了,华子建为了化解哈县长给自己设置的这道难题,他想了很多中方法,但一个个方法又被他自己推翻了,他曾今试图想要秋市长,让她出面干涉一下,但后来想想,哈县长的调整是打着冠冕堂皇的借口在进行,而秋紫云卷入了其中,会不会又给华书记一个攻击的借口,要是那样,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