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看看她,带点嘲弄的口吻说:“奇怪了,你不舒服?你怎么会不舒服?”
  仲菲依平静的说:“因为看到你在受打击,所以我不舒服。”
  好奇怪的理论啊,华子建感到想笑,你仲菲依能为我不舒服,你难道没打击过我,他就说:“难道我受到的打击没有你的份。”
  仲菲依淡漠的说:“有,所以我更不舒服。”
  华子建就眯起了眼,把头向后靠靠,似乎在远远的凝视着仲菲依,他有点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她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怎么说出来的话让人莫名其妙。

  “你不要这样看我,真的,我今天没有站在你这面,没有和你一起并肩战斗,我也很沮丧,可那有什么办法,已经是一盘死棋了,就算是加上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实质的问题。”仲菲依没有回避华子建那冷冷的目光,她淡淡的说着。
  是的,这个问题华子建也是知道,但就因为看的清时局,就可以不要原则,一要良心吗。
  华子建长长的嘘了口气说:“你知道吗?今天不是因为我受点挫折的问题,也许今天将会是洋河县再次走入派系斗争的开始,更为重要的是,我对洋河县是有感情的,我想你也是有感情,你忍心看着这个地方就这样烂下去?”
  仲菲依摇下头说:“我不希望它会烂,但我也没有力量来阻止。”
  华子建以为仲菲依听不懂,他大口的喝掉了半杯白酒说:“我希望有一个稳定,和谐的洋河县政治态势,但今天我的挫败,就注定了哈县长会继续发力,因为他尝到了甜头,他会加速的抢夺权柄,那么就算我不做表示,也会有人奋起抗争,一但进入派系倾轧和争斗,洋河的经济发展,也就到此为止了,你理解吗?仲菲依同志。”
  仲菲依瞥了一眼华子建,讥笑着,她促狭地说:“我不懂,请华县长多教我一点。”

  “你不懂?那你参合什么政治工作。”华子建一口就喝完了杯中的酒,把瓶子拿起来,给自己又到满,他有点醉意了,不是他酒量不好,是因为心情太糟糕,所以他就没有完全的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所以他的话刺伤了仲菲依。
  仲菲依也有点激怒了,她冷冷的对华子建说:“你很懂,那今天怎么就败了呢,我看你是妄自尊大了一点,你说的那些我都懂,我也知道今天会议的重要性,但你说的如此悲观我就不同意了。”
  华子建冷笑了一声问:“难道不是如此的结局吗?仲县长。”
  仲菲依冷淡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哼”了一声,又意味深长的说“你不用叫我县长,我也不会叫你县长,其实今天会议也算不了什么,只是一个序幕,真真的结局还没有来到。”
  华子建也冷冷的说:“也许会很快,接下来哈县长会势如破竹,一些人会被打压下去,一些人会很快提上来,洋河县的局面会很混乱。”
  仲菲依摇下头说:“华子建同志,我看未必如你所说,形势总是在不断的变换着。”
  华子建有了惊讶,仲菲依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会和自己联手吗?既然她这样想,为什么今天不这样做,华子建疑惑的问:“你今天没有在会上表现出形势变换的迹象吧。”
  仲菲依笑了,她笑的很暧昧:“你华子建也一直没有求我和你联手啊。”
  华子建一愣,好一会才说出话:“这事情还要求??”

  仲菲依说:“当然,今天我只所以要投哈县长一票,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华子建疑惑不解追问了一句。
  仲菲依端起酒杯,押了一口酒,呡在嘴里,她眯着眼看华子建的反应,慢慢的咽下酒,缓缓的说:“在洋河县,我并非无足轻重。”
  华子建一下呆住了,她就是为了向自己证明她在洋河县的存在和价值,自己过去怎么就没有直接对她说明自己需要她的帮助呢?是自己过于自信,还是对她不太放心。
  华子建沉默了,他也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想了一下,才斟酌小心的说:“我明白你的作用,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你做什么,今天既然话说到了这里,那么我请问一下,假设我请求你的援助,你可以接受吗?”
  仲菲依也沉默了,但她表情并不凝重,她似乎还带点暧昧的情绪,她曳着眼,抽着华子建。
  华子建在等她的回答,看到她这样的眼神,华子建就心里一阵的发慌,他预料到仲菲依会提出什么条件了,在这一刹那,华子建也算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给仲菲依强调过联盟问题,是因为自己害怕会有这样的结局,害怕她提出一些自己难以抉择的问题。
  仲菲依继续的沉默着,继续的瞅着华子建,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办公室的气氛有了一点不可捉摸的味道,华子建不知道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自己拒绝了她,后果是什么,华子建很清楚,一个女人的嫉恨恐怕是世界上最强烈的一种仇恨,海枯石烂,此仇不变。

  但如果自己为了自己的事业,或者是理想就这样放任自己,他又一时不愿意,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情~爱作为政治交换的筹码,那样太亵渎这一份情感。
  仲菲依在沉默了很久后说:“我喜欢你,虽然曾今我伤害过你,但在伤害你的同时,我也是痛苦的,我是一个弱女子,我有畏惧,有软弱,也需要有点感情的寄托,需要生理的释放,所以就选中了你。”
  华子建低下了头,他没办法来回应仲菲依那如啼如述的喃喃自语,华子建只能大口的喝着酒,他希望赶快把自己灌醉,只有醉了,才可以抵挡这仲菲依的诱惑,也只有醉了,才可以摆脱仲菲依的纠缠和渴望.......后来,他到底还是醉了,因为那一瓶白酒基本都是他喝了,而且,还是在如此沮丧中喝掉的。
  仲菲依一直陪着他,看着他喝醉,看着他的寂寞,她没有去劝他少喝一点,她真想现在就来拥有他,但作为一个女人的矜持和骄傲,她忍住了,她轻轻的走过来,抱住了华子建的头,让他贴近自己的胸口,她闭上眼,感受着华子建呼出的热气不断的沁入自己的胸~乳。
  华子建醉了,但依然可以感觉到那温暖的胸膛,他下意思的环绕着手臂,抱着仲菲依那沉默肉质的腰,摆动着头,去感受那胸中的缠绵。
  仲菲依有点忘情,也有点迷离的就那样抱着华子建,抱了好长的时间,最后仲菲依还是离开了,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万千柔情,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了,她知道华子建没有鄙视自己,没有因为自己的背叛让他憎恶自己,这就够了。
  对于洋河县昨天的常委会,很快就成了一个新闻,洋河县的干部们议论着,高兴和惶恐着,华子建被哈县长的打击,很显然的成为洋河县最具实力的两大阵营的胜负,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不管他是那个帮派,也或者他那个帮派都不是,但牵一发动全局的官场规则,谁都是明白的,这一场战役来的太快,很多人都没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和迎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