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果然机会来了。经过利益交换和互相借力,冯俊飞担任了青牛峪乡乡长,成为“处理品”的顶头上司。不仅轻而易举的把对方开创的大好局面抓到手中,还把对方给踢出了青牛峪。当时冯俊飞就想,上省委党校又怎么样?抓到实权才是根本。
  等冯俊飞真正接手乡长工作后,才发现,想的容易做的难,想夺权根本就没那么容易,恐怕光是熟悉工作就得一个过程。这几天他被工作弄的焦头烂额,心情不爽。更加不爽的是,每当汇报工作的时候,郝晓燕、高严总会时不时提到“楚乡长如何如何”。冯俊飞因为不熟悉情况,又不能随便发火,只得暗气暗憋,心中发狠道:你们等着,等老子掌了权,有你们好看。
  正当冯俊飞烦恼不已的时候,没想到竟然听到了“楚天齐毕业论文涉嫌抄袭”的消息。他知道这肯定是谣言,因为那个臭小子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但他又非常兴奋,因为越是这种无中生有的事,那个臭小子肯定越是气愤异常。谁听到别人给自己头上扣屎盆子,能不怒火中烧呢?
  所以,冯俊飞听完别人的汇报后,决定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处理品”。果然如自己所料,尽管那个臭小子还尽量保持着镇定,但冯俊飞能感受到,那个家伙已经是愤怒加烦闷了。
  冯俊飞感到这件事带来的喜悦,甚至要比自己亲自动手还有快感。因为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所以引起的兴奋点反而更高,而且无论最后结果怎样,自己都没有任何损失。而“处理品”就不一样了,肯定会名誉受损,即使最后真*相大白了,也绝对会难受一阵子,甚至还会在“受难”期间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想到“处理品”愤懑无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冯俊飞就激动不已,忍不住唱了起来:“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要高兴,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要高兴……”他在手舞足蹈唱歌的时候,才发现电话听筒还在手上,于是他边唱边把电话听筒放到了话机上。
  “叮呤呤”,听筒刚放上去,电话就响了。冯俊飞停止唱歌,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马上拿起了电话听筒,说道:“书记……我现在没事……好,我马上过去。”
  冯俊飞再次放下了电话听筒,一边走,一边继续唱着:“咱们那个老百姓,今儿个要高兴,咱们那个老百姓呀吼嘿,今儿个要高兴……”
  **河西省委党校教学楼下,楚天齐还在拿着手机出神,他在想刚才冯俊飞打电话的事。他不明白冯俊飞怎么得到的这个消息,而自己这个当事人却一无所知。他设想了好几种可能,又一一的否定了。
  说是不生气,可是当冯俊飞说出这个传言时,楚天齐还是气愤不已。他气这个散布谣言的人,也气冯俊飞这个小人嘴脸的家伙。但他还得尽量让冯俊飞感受不到自己在生气,因为冯俊飞就是要看自己吃瘪的样子,自己又怎能遂他的心呢?
  正当楚天齐思虑不已的时候,肖婉婷跑了过来,离着老远就说:“楚天齐,你听说谣言了吗?都传遍天了。”
  楚天齐心中一惊:谣言漫天?我怎么不知道?难道她说的也是冯俊飞刚才讲的事?
  “哪个缺德的?竟然给你造谣,说你……”肖婉婷极其气愤的向他讲了自己听到的传言。
  看着肖婉婷愤怒的表情,听着她咬牙切齿的对造谣者谴责。他明白,当她听到这个传言时,就直接定性为造谣,是对自己绝对的信任,他不禁有一丝感动。

  肖婉婷听到的传言一共两个,第一个传言,和冯俊飞所说的事一般无二。第二个传言,是说楚天齐骄横跋扈,不但暴打参加蔬菜销售工作的中介公司人员,就连乡里的同事也不放过。肖婉婷告诉楚天齐,这两个消息已经传了好几天了,只是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可能是因为她和楚天齐关系比较近,没人主动和她说的缘故吧。
  楚天齐可以肯定,所谓自己毕业论文涉嫌抄袭的事,一定是董梓萱抖落出来的。因为那件事知道的人很少,而且董梓萱在第一次班会上就曾隐晦的提出过,只不过当时别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已。所谓自己打架斗殴的事,主要是拿打胡三、王晓力的事,和让温斌当众出丑的事来做文章。相信这也肯定是董梓萱所为,她在市里工作,连艾县长辞职的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至于所谓自己打架的事,就更方便知晓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我怀疑是那个女人所为。”肖婉婷焦急的追问道。
  “暂时没有。”楚天齐回答,“怀疑终究是怀疑,我总不能直接质问她吧。她完全可以不承认是她所为,就是她承认了,那么所谓抄袭的事也无从说清。”
  “那就这么任流言随便传播?”肖婉婷不甘心的道,“众口铄金啊!”
  “看看再说,容我想想。”楚天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看到楚天齐现在的态度,肖婉婷轻叹了一声,默默的走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感到了明显的变化,好多同学都和自己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就是平时和自己关系还可以的一些人,也变的疏远了好多。
  面对着同学们这样的态度,楚天齐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逢人就解释吧,而且也确实解释不清楚。他只好尽量的避开大家,只要没有课的时候,就选择离开教室,有时甚至在宿舍完成一些作业。
  董梓萱和董设计并没有继续用言语刺激楚天齐。其实,他们也学灵了,当面用言语呛人,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利而已,还不如实实在在的“做事”呢。但他们也并没有让楚天齐轻松,总会用眼睛释放一些诸如不屑、得意的神情。
  就这样,楚天齐每天就像真的做了亏心事一样,尽量避开和大家相处,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虽然他一直坚信“清者自清”,但还是受影响不小,上课时不时走神,有时还出现了答非所问的笑话。
  楚天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而且还不时的警告自己:这样下去可不行。但是,本来想的好好的,当一进到教室,看到别人那不信任的目光,尤其是别人故意躲避自己时,他的心里仍然不免波浪翻腾。
  已经在党校学习两周了,特训班没有像田馨说的那样重新选班委。学员们也没人问这件事情。

  周日晚上,云翔宇和于涛再次邀请楚天齐到外面吃饭。这次楚天齐没有谢绝,总是拒绝的话,显得朋友之间太生分。另外,他也正想和他们二位说一下退出股东的事。
  这次吃饭,没有上次的那几名同学,只有哥三个在一起。他们二位不知道楚天齐的烦心事,楚天齐也没有把自己的心思挂在脸上。刚上了两个菜,哥三个已经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看看喝的差不多了,楚天齐就想说退出天宇速递股东会的事。可是,当他刚一张口的时候,就被他们二位打岔到一边去了。他只好继续喝酒,准备继续寻找机会。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喝酒的间隙,服务员却又进来上菜了。
  日期:2016-08-14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