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想着,又有几个人走进了教室,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本来正在说话的他们,一看到楚天齐在屋子里,马上停止了说话,很有默契的走了出去。
  楚天齐不禁心中疑惑:是自己有病,还是他们有病,为什么一见了自己,就像见了鬼一样。干脆自己出去吧,省得让他们总躲着自己,大家都不舒服。
  楚天齐刚下到一楼时,手机就响了,他拿出一看,很熟悉,是黄书记办公室的电话。他立刻按下了接听键,正要说话时,忽然想到了,此书记办公室非彼书记办公室,现在这间办公室可是冯俊飞用着呢。
  他妈*的,他找我有什么事?这样想着,他还是说话了:“哪位?说话。”
  “哟呵,上了几天党校,学会打官腔了?连领导的电话都不认识?”冯俊飞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呀,原来是冯大乡长呀?请问你找属下有什么吩咐?”楚天齐边走边说。

  “难道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我是你的领导,咱们又是老同学,于公于私这电话都不况外。按说你做为下属,又是公派学习,怎么着也该打电话汇报一下吧。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反正你一直也不怎么懂事。所以,我只好亲自打电话,表示一下关心了。”冯俊飞不急不缓的说道。
  “别装大尾巴狼了,你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有话就说,有……啊……那什么就放。”楚天齐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屁”字。
  冯俊飞的声音好似无奈的道:“这党校白上了,比原来还粗俗,你说的叫什么话?”
  楚天齐笑着道:“你嫌我说话不好听?那我就换个词。冯大乡长,你肯定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有……话请讲。”
  “真拿你没办法,让你这么一搅和,我差点把正事忘了。”冯俊飞的声音忽然变的神秘兮兮起来,“老同学,有件事我得向你通报一下。我想这件事一定对你很重要,不知道你听完后,会有什么表示,报答我一下?”
  听到冯俊飞的话,楚天齐不禁疑惑起来:重要的事?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乡里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宁俊琦肯定会知道,还能用他通知?他肯定没有什么事,八成是消遣自己呢。想到这里,楚天齐说道:“爱说不说,无所谓。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磨牙。”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了,谁让我心好呢?还是告诉你吧。”冯俊飞自问自答着,然后埋怨道:“老同学,平时看你这人办事还比较有根儿,怎么竟然办了这样的事。哎,你让我怎么说你呢?”
  “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可挂了。”楚天齐不客气的道。他心想那个家伙肯定是拿着公家电话逗自己开心呢。
  “别挂,别挂,还是那个驴脾气。”冯俊飞嘟囔着,然后郑重说道,“你也真是的,毕业论文抄就抄了吧,怎么还让人发现了?”
  听到冯俊飞的话,楚天齐就是一惊,急忙问道:“你说什么?他妈*的,听说胡咧咧的?”
  “你做没做这丢人的事,自己能不清楚?还好意思问我?”冯俊飞的口气充满了教训的口吻,“不是我说你,你也真不小心。俗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你倒好,五年前抄的东西,现在竟然被人翻出来,还真是笨到家了。现在这事都传遍了,你肯定也知道了吧?还跟我装。我其实就是提醒你,犯错不怕,改了就是好同志嘛!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如何灭火,如何大何化小,小事化了。你要实在没有人的话,我给你……”

  楚天齐不客气的道:“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冯俊飞的声音充满了不屑:“你还装疯卖傻?都……”
  不待对方说完,楚天齐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对方在看自己的笑话。
  手里依然握着电话听筒,冯俊飞“哈哈”大笑,自语道:“妈*的,你小子也有今天?想想你吃瘪的事,老子就高兴。”
  冯俊飞确实高兴,因为“处理品”被人给“黑”了。当他听到别人电话汇报这件事的时候,心中顿觉舒畅极了,连日来的不快一扫而光。

  在冯俊飞心中,这个“处理品”就是他的煞星,无论他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处理品”带给自己的阴影。在初中的时候,“处理品”无论学习还是其它方面,总是压自己一头,就是两人动手,自己也不是“处理品”的对手。冯俊飞就奇怪了:自己可是比“处理品”大三岁呢,怎么就打不过那小子呢?他是既不服气又没脾气。
  初中毕业的时候,“处理品”仍然比自己总分高出好几十分,要不是有自己大伯的关系,恐怕师范公助指标是轮不到自己了。当把公助指标占到手里的时候,冯俊飞两年来的糟糕心情不见了,瞬时由阴霾转为阳光灿烂,他当时心中暗道:小子,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得把指标乖乖让给老子。
  在之后的三年,冯俊飞在沃原师范上学,学习很轻松,日子过的很滋润。他的主要精力就是搞对象,反正到时能包分配,而且自己也不用为进好学校发愁。而与此同时,“处理品”却是在高中悲催的晚睡早起,听说这小子还差点因为家庭困难而辍学。冯俊飞当时一听到“处理品”的“惨样”就兴奋不已,为此还请好哥们喝酒庆祝了一番。
  三年很快过去了,冯俊飞师范毕业,他已经知道自己会进县二中上班了,那可是县城最好的初中。就在他恣意享受假期生活时,“噩耗”传来:“处理品”考上河西大学了。那可是河西省最好的大学,穷崽子“处理品”怎么就考上了呢?他是既不服气也不理解。
  后来,“处理品”毕业了,分到了沃原市一中上班。此时冯俊飞已经是县教育局基建股长了,手里掌控着大把的资金,过的潇洒快活。他对“处理品”不禁嗤之以鼻:市一中又如何,你照样得吃粉笔灰,跟老子怎么能比?
  时间很快,又是两年过去了。不知道是哪根盘搭错了,“处理品”竟然辞掉了市一中的工作,到县里来考科级干部,而且面试和笔试还考了个双第一。冯俊飞焉能让“处理品”得逞,略施小计,那个穷小子就被发配到了全县最穷的乡——青牛峪,在那里担任一个准副科级别的乡长助理职务。
  可是,“处理品”还挺能折腾,好多棘手的问题,在那小子手里都迎刃而解,反而把“危机”变成了机遇,在县里、乡里大大露脸。
  你“处理品”过的好,老子就不舒服,就要折腾你。于是,冯俊飞和他人多次联手整治“处理品”,但对方却越挫越勇,自己这方却是损兵折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