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3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正事,欧阳欣反客为主,向李睿发出邀请:“晚上有时间吗,我新买了点好茶,要是有空就去我那儿坐坐,品尝一下,觉得好就带上点儿,我自己平时不怎么喝茶,放我那也是糟蹋。”李睿笑着反问道:“不怎么喝你还买?”欧阳欣道:“我买来待客用的啊。”李睿又问:“既然是待客用还送我?”欧阳欣嗔道:“你这个家伙,事儿可真多!爱要不要,不要就算了,我好心好意还招来不是啦,哼。”李睿笑着小声道:“我还不是为你考虑,想为你节省茶叶?不过茶是小事,我倒是想去你那坐坐了,晚上你等我吧。”

  这个约会定好之后,李睿不仅没有开心,反而变得郁郁寡欢。他自从与欧阳欣认识以来,就一直在接受对方馈赠的礼物,什么白金会员卡啊,什么海参啊,什么龙虾啊……种种贵重礼物,不一而足,即便两人已经由普通朋友关系变成了现在的欧阳欣所谓的“红颜知己”了,可这位美女红颜还是不遗余力的送他东西,尽管这些礼物并非贿赂之用,只是向他表达纯粹的喜欢亲近之意,但说到底也都是真金白银。回过头来说他,他收受了对方那么多好处,却从没回赠给人家什么礼物,这让他内心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失败感与愧疚感,感觉做人、做欧阳欣的朋友非常失败,也很是愧对她的柔情美意。

  事实上,交朋友--不论何种关系的朋友,在馈赠礼物或者请客吃饭方面,都要有来有去才好,才能维持下去,要总是一方接受另一方的馈赠,而不做出任何回馈,先不说朋友关系能不能维系下去,只说这个人,人品就有点问题了。
  李睿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高兴不起来的,心里大为发愁,该回馈欧阳欣点什么好?其实送女人礼物很简单,不外乎首饰衣服化妆品等几大样,也没什么特别新鲜的,不过他考虑欧阳欣送给自己的都是吃用之类的生活用品,自己要是正儿八经的送她首饰衣服化妆品,相对她送的东西来说,情意就太过明显了,会不会唐突了她?
  他胡思乱想,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后来转念一想,自己何必执着于回赠她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礼物?自己只需帮她把那个山野菜加工厂的架子搭起来,不就是送她的最好的礼物了吗?再说,她对自己情义深重,又岂是为了得到自己回赠礼物给她?唉,这么说起来,自己还真是小气了。
  下午三点多,市教育局长桑同光跑来向宋朝阳汇报“五个一工程”子工程之一“引入一座高等院校”的最新进展,李睿也留在宋朝阳办公室里旁听。
  桑同光本周亲自往省教育厅走了一趟,跟相熟的朋友还有对口部门负责人那里了解了下初步情况,结果不太乐观。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那里倒是有一批待建、重建、拟建高校名单,不过那些高校都已经归属地市,换句话说就是都有娘家的,既然已经有了娘家,自然不会再跑到别的娘家里讨吃喝。譬如,原靖南市医护高等专科学校,拟建为靖南市医学院,从名字上就看得出来,人家属于靖南市,难道人家学校还能跑到青阳来建校吗?这是拟建的,重建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在原地址原所属地市进行重新建设,照样不会便宜你青阳;那些待建的,也都是省内各地市教育局、会同当地已有规模的高职院校,一起向省厅提出的申请,说白了还是有娘家的,不会随随便便搬到青阳来建校。

  宋朝阳听完桑同光这番介绍,死的心都有了,一张脸苦如死灰,怔怔的望着桌面说不出话来。
  好在老桑马上又说了个好消息出来:他在省教育厅的一位老朋友,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如果青阳方面一定要建设一所高等院校,那么目前来看,有两个捷径:一,利用青阳市已有的高职学校,如青阳市音乐艺术学院,加大学校基础设施投入,增加学科与专业,增强学校软硬件水平,扩大师资队伍与办学规模,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向教育部申请升格为本科院校,只要全国高评委能够评审通过,便可升格提级,大事即成,青阳将会历史性的拥有一座高等院校;二,采取政府与国内名牌院校甚至是国外大学合资办学的方式,筹建一所全新的大学,当然这个同样也要教育部批准。这样的例子在国内已有很多,有大把的经验可循,不过难度也很大,毕竟不是哪座大学都愿意随随便便投资新建一所高校,就算要新建,也不一定选在青阳这种列于三四线之间的小城市。

  听完桑同光这番话,宋朝阳身上才算回复了几分活人气,仿佛刚被从池塘里捞出来的将要溺死的人一样,语气虚弱无力的问道:“那……据桑局长你的看法,你觉得这两种办法,哪一种更容易操作?”
  桑同光苦笑道:“书记,您别怪我说句丑话,以咱们青阳市的底子,这两种哪一种都很不好操作。可话说回来,事在人为,事情再难,只要有人来干,也是可以做好的,关键还在这个‘人’上。如果咱们在教育部、某些名牌大学那里有人脉,而且对方能说得上话,办得了事,那两者都可以操作。但也只是可以操作,可实际上难度还很大,毕竟需要投入的不是一点半点,要土地,要资金,要规模……要很多东西的。当然,如果能够克服掉所有的困难,最终把这件大好事给办成了,那也绝对会史上留名。”

  听到“史上留名”这四个字,宋朝阳双目中陡然射出两道精光,整个人也因此有了精气神,又恢复了战斗力一般,他伸手在桌面上一按,站起身来,略有些激动的道:“咱们党员干部,做事倒也并非为了青史留名,而是真心实意想要为青阳、为青阳六百万老乡做点实事好事。当然,如果能在做事的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体现自己的能力、完成自己的抱负,那也是乐见其成的。建设高校有难度,我知道,可正因为有难度,所以才要咱们这些领导干部走在最前面,披荆斩棘,夙兴夜寐,为后人趟出一条好路来走,这是我们的责任所在,也是我们所肩负的历史使命。”

  桑同光听他越说层次越高,最后都上升到历史使命上去了,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来,连连点头,道:“是,书记教育的是,是我认识不足,决心不够……”
  宋朝阳抬手在半空虚按,笑道:“你起来干什么,我又没让你走,你坐下说话。”
  桑同光只得又战战兢兢的坐了回去,半边屁股沾着沙发边,歪着个身子,姿势别提多古怪了,倒像是犯了痔疮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