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1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不是临到头后悔了?”何晴站起身到了门口,伸手挑起徐娇娇的下巴,问道。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太好”。徐娇娇脸一红,狡辩道。

  “傻妹妹,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后悔了,可是你想过没有,他不是你的郎君,你们之间最多也只是情人关系,他的人都不经常在你这里,更何况是他的心呢,我这是在帮你,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有诱惑的多吧”。何晴说完,微微一抬头,就吻住了徐娇娇的樱唇,徐娇娇想要逃跑,但是却被何晴固定住了,渐渐地,徐娇娇瘫软在门框处,任凭何晴拥着她,吻着她。
  丁长生到湖天一色时已经很晚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打车过来的,而且进门后专门拣僻静的小路向徐娇娇所住的别墅溜了过去,因为秦墨租住的别墅和徐娇娇紧挨着,所以丁长生就更加的小心。
  而且到了别墅时,也是不走寻常路,根本没有在门前叫门,看了看周围没人,直接攀附着墙壁,上了别墅的二楼,可是刚刚翻过阳台,就听见别墅房间内一阵甜腻的声音哼来,几乎是不用仔细辨认就听出了是徐娇娇的声音,而且这种呻吟声丁长生是再熟悉不过了,心头不禁一阵疑惑,难道是有男人来了,徐娇娇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
  但是疑惑归疑惑,愤怒归愤怒,好奇心还是让他悄悄的伸手拨开了阳台的纱帘,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更加的血脉偾张起来,这里面的确是有徐娇娇,可是却不是徐娇娇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妖娆的身体  。

  两个人就像是美女蛇一样相互缠绕着,不停的变换着姿势,而且俩个人始终都没有分开,好像是身体的某个部位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丁长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觉得要是再继续看下去的话,说不定真的会破窗而入了,于是赶紧换了个阳台进了房门,到了楼下。
  打开冰箱喝了一杯冷饮,这才慢慢的将自己的心火降下来,现在的女人真是太疯狂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杨凤栖和凌杉搞到了一起,现在徐娇娇居然和何晴搞到了一起,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终于,楼上的俩个人玩到了筋疲力尽了,这时候才想起,那个该死的男人怎么还没来呢?
  “你渴了吗?我去拿点东西喝”。何晴挣扎着坐了起来问道。
  “嗯,喝点啤酒吧,解乏”。徐娇娇说道。
  因为何晴以为这栋别墅里就自己和徐娇娇两个人,于是起身下楼拿东西喝时也没穿衣服,就这么光着下了楼,自己也没注意客厅里是否有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打开了冰箱,但是当她拿着啤酒和饮料转身时,这才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丁长生正在看着自己。
  而此时的自己居然是身无寸缕,不由得大叫一声:“啊……”手上的东西稀里哗啦全都扔了,尖叫着向楼上跑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徐娇娇一听何晴的尖叫声,赶紧起身想要到楼下看看怎么回事,但是刚刚出门,就被何晴推了回去,并且转身就把门给关上了,还上了锁,这下把徐娇娇也吓住了。
  “到底怎么了?”徐娇娇问道。

  “楼下,楼下……”何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了。
  “楼下?楼下怎么了?”徐娇娇还是没听明白何晴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何晴说起话来显得很浪,但其实她是个很保守的女孩子,她的强大只是表面的,是自己给自己壮胆的。
  徐娇娇看着何晴一脸惊恐的样子,套上背心拉开了门,而此时何晴却已经是全副武装了,身上的衣服比出门时穿的还多呢。
  徐娇娇拐过楼梯口,看到的却是衣服悠然自得喝着饮料看着电视的丁长生,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了,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何晴,不禁嘲笑道:“原来你是有贼心没贼胆啊,你不是哭着喊着要和他上床吗,这不,人家来了,你倒是去啊,看把你吓得,鬼哭狼嚎的”。

  “你,你再说,我撕了你的嘴”。何晴有点拉不下脸来了,自己虽然在徐娇娇面前说的那么光棍,但是这是在自己的闺蜜面前,说到底大家都是女人,但是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说,何晴还是有些脸红。
  徐娇娇没理她,直接下了楼,拿着东西将地上简单收拾了一下,但是被何晴抢了过去,徐娇娇也懒得和她争,于是就坐到了丁长生身边。
  “来了多久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徐娇娇伸手抱住丁长生的一只胳膊,将其胳膊抱在自己怀里的紧要位置,丁长生穿的是短袖衬衣,而徐娇娇更是只套了一件套头的居家睡衣,这个时候的摩擦作用就显得很重要了  。
  “来了有一会了,看你们忙着呢,就没打扰你们”。()丁长生坏坏的笑道。
  要说丁长生这小子也是个混蛋,不知道女孩子脸皮薄啊,可是这样的话居然还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出来,这让人家这脸往哪搁啊,这下不但是说给徐娇娇听的,何晴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下给臊的呀,拿着吸尘器将玻璃碴子简单洗了一下就赶紧上楼去了,心里却在想,徐娇娇说的没错,丁长生这个人的确是挺流氓的。
  看着落荒而逃的何晴,徐娇娇娇嗔的伸手在丁长生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拧的丁长生直呲牙,但是还不敢吱声。
  “你们俩这什么情况,什么时候的事?”丁长生扭过脸看了看楼梯口,伸手将徐娇娇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套头的居家睡衣就是个筒,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的束缚了,他的手一路向上,不一会徐娇娇就嘤咛声声了。
  “你管得着吗?你那么多的女人,哪还记得我,你不管人家,还不许人家自己找点事干啊”。徐娇娇媚眼直翻,看得丁长生恨不得现在就在这里把她给就地正法了,但是他明白,虽然何晴上楼了,但是肯定在某个地方偷看呢。
  于是两人在沙发上缠绵了一会后,丁长生让徐娇娇把何晴叫下来,今晚来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呢,男女之事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有些事却耽搁不得。

  不一会,何晴也下了楼,坐到了丁长生的对面,但是徐娇娇却依然是依偎在丁长生的身边,看得何晴心里不禁一阵痒痒,刚才自己在楼上就听到了徐娇娇肆无忌惮的呻吟声,这是在向自己示威吗?
  “郝佳被控制了,但是她却不承认做过损害卫皇集团的事情,据说是每一笔账都是有记录可查的,你找的会计师有用吗?”丁长生问何晴道。
  “我请的都是北京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师,应该是没问题的,还有,很多事都是和王森林有关系,要是不把王森林拉进来,很多事还是说不清楚”。何晴建议道。
  “王森林曾经是湖州市常务副市长,在本地有很强大关系网,而且这个人还和蒋海洋有勾搭,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没有确实的证据很难将王森林拉进来,虽然我可以让唐天河做调查,但是如果没有证据还是白搭”  。丁长生说道。
  “那,那怎么办?”何晴一听丁长生这么说,一下子慌了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