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1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这个我知道,从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看,雷厉风行,很霸道,别看年轻,老林在他面前一点刺都不敢炸”。陶一鸣点点头说道。
  “这就对了,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官场上不需要聪明人,你明白吗,领导不喜欢太聪明的人,丁长生也是人,也一样,你可以聪明一次,但是却不可事事聪明,你想的比他还要全,还要完满,武大郎开店的故事在官场上不是段子,是真事”。陶成军语重心长的说道。
  社会是个大舞台,但这个大舞台却没有给聪明人提供多少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园地。所以在我们这个社会里,聪明人永远不会得志,这是弱者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上级绝不会喜欢比自己高明的下级;交朋友都喜欢老实人,同事中凡聪明的人都要被人提防。经过挫折和失败,人们吃一堑长一智,便产生了一种畸形的聪明,这种畸形的聪明便是“假装不聪明”,这“假装不聪明”里面的学问大着呢,要把握住分寸,既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又不要真的什么都懂。如果全社会都是聪明人,何来伟大、英明、天才和卓越呢?

  虽然这些道理在陶一鸣看来,还很抽象,但是却是自己父亲一生的经验之谈,所以他听的很仔细,虽然看起来这有些不合常理,或者说你认为你的领导不是那样的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以为的永远不是你以为的。
  陶一鸣点点头,暗暗记住了陶成军的话。
  “官场谋生,最忌讳的是自己有思想,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独立思考是官场大忌,而且你的思想永远也不可能是领导的思想”。陶成军想到这里就更加的担心自己的儿子,因为知子莫若父,陶一鸣的是个什么样子他是最清楚了,不说是浑身长刺,那也是头上有角。
  在官场上,最忌那些有思想的人,他们有理性思维,有分析能力,有违令勇气,“头上长角,身上长刺”,这样的人不宜谋官。被领导者就是一个不能发表自己思想观点的人,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别在官场上混。
  哪位领导敢说:我就是喜欢听批评意见;哪位领导敢说:我就是要提拔那些敢于谏言者  。
  你敢于批评领导,就说你目无领导;你善于思辩,就说你只重视理论不务实际;你办事不按照领导的思路,就说你骄傲自满,另搞一套。你应该善于从领导的话语中总结出“一个中心、两个突出、三个加强”之类的讲话精髓,强调下面要深刻领会。

  “老爸,没你说的这么离谱吧,我这才刚刚进入这一行,你不要打击我啊”。陶一鸣越听越害怕,这哪是官场啊,这是变相的刑场啊,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嘿,小子,我这才说了多大一点啊,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有什么心得体会多和老子说说,我看你小子到底混成什么摸样”。陶成军不屑的说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观察丁长生好像不是那样的人啊?”陶一鸣对自己老爹的话严重怀疑,因为他看着丁长生不像是自己老爹说的那么阴险狡诈。
  “哼,不像?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是像或是不像了?丁长生混的这几年可以顶你十年混社会的经验教训,最为关键的是,丁长生不惜命,你行吗?就在前几天,丁长生硬是从绑匪的枪口下就出来了司南下的女儿,你能吗?正因为如此,这一次仲华举荐丁长生担任新湖区的区长,司南下才没有反对,我看得出来,司南下不是打心眼里乐意的,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罢了”。陶成军叹息道。
  听到老爹这么说,陶一鸣倒是老实了,自己的确是没有丁长生的本事,但是自己也有自己的本事,自己是研究生毕业,至少在头脑上比丁长生强点吧,要是连这都不行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是一无是处了。
  “丁长生这个人很善于把握机会,而且到他面前的机会,别人可能只是利用一分,可是他就能利用十二分,这是什么本事?这不是脑子的问题这是什么?”陶成军好像是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似得,一句话将陶一鸣刚刚产生的自得给封死了。
  “唉,那照你这么说,我这秘书还真是不能干了?”陶一鸣不高兴的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想干好这个秘书,就要俯下身子踏踏实实的干,同时,放下自己的架子多跟着丁长生学点东西,这才是你当秘书的目的,明白了这一点,你就去当,否则趁早拉倒”。陶成军直接了当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陶成军说完就想离开,但是被陶成军给叫住了。
  “等等,你回来一次不容易,我问你,我让你联系阿贞的事你联系了没有,难得你石伯伯也有这个意思,我和他也是老同事了,而且是看着阿贞长大的,你和她有没有可能啊?”陶成军对自己儿子说道。
  “哎呀,我说老爸,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和石梅贞见过一面,人家完全不把我当回事,再说了,以你我现在的地位,那完全是高攀了,所以,我看这事不靠谱,你就不要想了”。陶一鸣直接回绝了陶成军的想法。
  “你什么意思?那就是不行了呗?”陶成军不高兴的问道。
  “唉,不是我不想,我看石梅贞那丫头也挺单纯的,挺喜欢,但是人家看不上我啊”。陶一鸣无奈的说道。

  “你是男人,要主动一点,你要知道,你石伯伯现在还能干个三五年,在退下去之前,你和阿贞要是有了结果,我想他是不会这么袖手旁观的,我干完这一届也就到头了,你既然走这条路,就该知道关系的重要性”。陶成军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明白,看看再说吧,反正你们不能包办吧”。陶一鸣说完就离开了家。
  原以为能成为丁长生的秘书后可以大展雄风呢,但是被自己老爹这一通训,身上的那点激情渐渐地被消灭干净了,看来林一楠说的不错,想是一回事,但是真正做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徐娇娇看着何晴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描眉画眼的,心里就有点后悔了,自己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居然答应让何晴住到这里来呢,万一丁长生来了,那个家伙岂能不对丰润的何晴动心,而且在丁长生的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看着何晴得意的样子,她的心里就不舒服  。
  “你真的打算就这么和他好了?”徐娇娇不甘的问道。
  “那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样才能保住赵家的财产?你看看我们今天到新湖区公丨安丨局的情景,要不是丁长生的面子,那个唐局长会那么快的安排人去控制郝佳?原来以为,只要丁长生的利益在这里里面,那可是一半的分成呢,但是人家不要了,我能怎么办?”何晴把自己说的很悲情,好像自己这么做是迫不得已似得。
  “你要是真的为这事才这么做的话,我看没那个必要,我也可以帮你做到,我来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徐娇娇说道。
  但是何晴听出了徐娇娇的意思,还是不想让自己和丁长生发生点什么,说到底,女人还是善妒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