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7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让我有些难过……
  我沉默良久,羽痕大概是感觉到了我情绪里面的低落,低声说道:“我去叫他们?”
  我说不用,你扶我出去,我也想透透气。
  在羽痕的搀扶下,我步履艰难地走了出来,打开舱门,一股熟悉的海风吹拂在了我的脸上来,我打量了一下甲板上,瞧见只有一个人,正是屈胖三。
  他躺在船前的甲板上,看着头顶星空。
  与我之前的记忆所不同,他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干干净净的。
  似乎感到了什么,他一骨碌坐了起来,朝着我笑道:“嘿,我看到了什么,我们的木乃伊同志终于苏醒过来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我在羽痕的搀扶下坐在了他的面前,苦笑道:“糟糕透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木头。”
  屈胖三笑了笑,说至少还活着,不对么?
  这时驾驶舱的阿乐和老彭都出来了,过来跟我打招呼,我礼貌地回应了一下。
  他们显然知道我跟屈胖三有事情要聊,随便讲了两句,便离开了,连羽痕都说要去帮我准备点儿吃得,这一天水米不进,肯定饿了。
  临走前,阿乐告诉我,说明天中午,应该就能够抵达宝岛。
  众人离去之后,我赶忙问屈胖三,说我哥呢?

  屈胖三说那个牛波伊哄哄的狗爷,就是你哥?
  我点头,说当然是了,你难道不晓得?
  屈胖三说心里琢磨了一下,不过一想到你居然有这么牛波伊的一哥,怎么想都感觉有些不可能……
  我一愣,说他很牛波伊?

  屈胖三说自然。
  我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点告诉我啊——你是怎么救出我来的?
  屈胖三说李代桃僵之术,其实是崂山道法,我以前学过一点,小手段而已,算不得什么,不过你那哥哥可是真牛波伊,居然会王新鉴那龟儿子的天王增玉功——这可是让我吓到了,虽然看着好像修炼的时间不长,不过好在修为精纯,在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下,还是将轮回给打跑了……
  我一愣,说打跑了?
  屈胖三说你别小觑轮回,那人天赋异禀,如果不出意外,不出几年时间,估计又是一个赵公明那般的人物。
  我满心疑惑,说后来呢,后来又怎么了?
  屈胖三说你昏迷之后,我也好不了多少,不过看样子林曦应该认识你哥,两个人之间还有一腿……
  我说打住,你之前告诉我林曦跟龙玉之间有一腿的。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我说得没错啊,林曦跟你哥有一腿,跟龙玉也有一腿,而龙玉跟你哥也有一腿——陆言,说句实话,你哥真心比你有魅力多了,两个女人给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团团转,尽享齐人之福,这才是真吊啊……
  我说你能别谈这八卦么,他有没有找我,或者给我留一封信啥的?
  屈胖三摇头,说没有。
  我大叫,说不可能,我是他老弟,他怎么可能连将我一面,谈一谈的时间都不给呢?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叹息了一声,说可能,是你,太怂了吧?
  我即便对我哥陆默装作不认识我这件事情再介意,也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因为当时的我还处于昏迷状态,而此刻的我,却已经踏上了返回宝岛的航程。
  我唯一能够做的,只有跟屈胖三抱怨几句,而随后还得承受着他无情的讽刺和打击。
  这事儿光想一想,都让人难过。
  我不理解我哥陆默的想法,但是从他冒着那么大的危险,还要跑回家里去这事儿,就能够看得出他并非无情之人,也不会因为这么多年在外面漂泊的经历,就将自己的根本给忘记了。
  他或许,有苦衷吧?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够这般安慰自己了。
  随后屈胖三告诉了我之后的一些情形,比如欧阳发朝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却正是我大哥陆默,也就是别人口中的狗爷。
  在赶走了轮回之后,被从库房里找出来的欧阳发朝给救醒了,然后跟着陆默、或者说是黑狗离开了。
  林曦也没有随之返回,而是将我们送到这边来得时候,一起离开。
  屈胖三说后来没有见到过莫潋,不过他确定并没有将这女人给踹死,不是淹死在海里,就是被轮回的手下给救了。
  至于马援朝一方,还有两个船员留下,其中一个还是马援朝的心腹,这些人都给带走了,而那艘货轮则因为损耗太过于严重最终被凿沉在了海里。
  一切仿佛都结束了,然而有一件事情却不得不提。
  失去了东海蓬莱岛赵公明的奥援,以及损失了这么多的手下,曾经的东海霸主,海上丝绸之路的扛把子轮回,在面对着曾经的背叛者黑狗之时,已经处于了下风。
  这一次的逃走虽然并没有损害到他的性命和修为,但是对于轮回战无不胜的名声,却已经留下了最大的污点。
  而江湖人,最珍贵的就是那名声,一旦被折了,只怕日后就会慢慢地崩盘。
  形势易也。
  当然,这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够深入了解的,毕竟这是在东海,茫茫的大海阻隔了一切的幻想,我唯一在乎的,是那个留在东海蓬莱岛碧游宫里,陷空洞中的女子。
  尽管我不太了解虫虫为什么一定要执着地留在那里,但是却知道她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坚持。
  她既然认为是对的,那我就应该支持。

  因为,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一生的挚爱……
  这话儿以前说起来,或许会有一些心虚,但现在却不会了,因为我和虫虫之间,有过了那么一吻。
  我们在陷空洞里亲的那一嘴儿,到现在我都还在回忆,感觉唇齿留香。
  总之我的心中幸福满满。
  出海这么久,阿乐归心似箭,所以船很快就来到了宝岛海域附近,而这个时候老彭则找到了我,问我是否确定要返回宝岛。
  我有些诧异他为什么问这样的话儿,不过听他解释之后,却终于想了起来。
  我们在宝岛,可是被通缉的嫌疑人。
  老彭且不必说,出身USR刀术总教头的他因为得罪了那帮家伙的美国爸爸,所以给狼蛛制裁,最终还是在我们的帮助下逃离了那里,而我们则是因为许鸣的缘故,也被通缉。
  如果回到宝岛的话,恐怕还得想办法离开,逃往别处。

  我问老彭今后的打算,他告诉我,说有一个师弟在新加坡那边开武馆,他想暂时过那边去安顿一下,日后再想别的办法。
  他已经跟阿乐这边商量过了,清晨的时候会有一艘船与我们在外海汇合,他和羽痕便会直接去那船上,转道港岛,最终抵达新加坡。
  他问我们是否也跟着一起去。
  思索了一会儿,我决定与老彭一起走。
  毕竟我们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是前往蓬莱岛,现在既然已经去过了,并且还与虫虫碰了面,甚至我还见到了失踪叙旧的大哥,现如今返程,再去宝岛,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唯一的遗憾,是屈胖三。
  我曾经答应过他,回头的时候再带他去士林夜市那里吃个痛快,结果最终没有实现诺言。

  日期:2016-04-2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