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为什么就不定楚天齐呢?”肖婉婷固执的道。
  “肖婉婷同学,你先坐下。你要知道,我们党讲究民*集中制,就是既要讲民*,更要讲集中。”田馨盯着肖婉婷,见她坐下后,才又道,“这次确定董梓萱为班长,主要是为了平衡班委性别比例。班里女生占了一多半,而班委里边,除了班长外,已经是两男一女了,如果班长再由男的来担任,那么班委性别比例就太失衡了,所以确定了董梓萱同学。”
  乍一听,田馨的说辞好像也在理,再一推敲,她的理由就有些牵强了。如果按这种解释的话,那就不是民*,而是平均主义了。另外,为什么非得把班长定成女的?其他职务也可以替换成女的呀。
  好多人都有这个想法,但大家都不愿意说。只有肖婉婷又来了犟劲儿,说道:“田老师,那么……”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田老师,我对这个决定举双手赞成,也对各位当选的班委成员表示祝贺。”说话的是楚天齐。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肖婉婷气哼哼的坐下了,嘴里嘟囔着:“窝囊废。”
  尽管她的声音不高,但是好多人都听到了,包括楚天齐。楚天齐只能无奈的笑笑,他理解肖婉婷是为了他才这么说的,而自己却给熄了火,她埋怨一两句也是正常的。
  既然当事人都不争这个班长了,其他人还争个什么劲儿?在田馨的组织下,大家各怀心事的鼓掌,表示了祝贺。
  对于这个结果,楚天齐心里不痛快,肖婉婷不痛快,还有像肖婉婷一样挺楚天齐的人也不痛快,看样子田馨好像也没有应该有的高兴劲儿。弄的董梓萱也非常不痛快,她心中暗道:怎么感觉这个班长像是偷的?我一定要好好干,给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瞧瞧。

  田馨说了一声“散会”,大家纷纷离开了教室。
  看着田馨远去的背影,楚天齐似乎明白,田馨今天的眼神之所以特别,肯定是因为班长职位的事,并不是自己一开始想的那些乱七八遭的东西。但他不明白田馨是想通过眼神具体告诉自己什么,是安慰、是同情,还是无耐?
  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问:为什么结果会这么反常?那肯定是有人愿意让董梓萱当班长,或是不愿意让自己当班长。那这个人会是谁呢?肯定不是田馨,因为在班会上田馨是极力推荐自己的,而且讲了自己好多的成绩。如果她要是想让董梓萱当班长的话,她在班会上肯定就不会那样做,那样太违反常理了。
  那又会是谁呢?会是他吗?董副校长。
  “走呀,楞什么呢?”陆勇在一旁推了楚天齐一下。
  楚天齐“哦”了两声,移动了脚步。
  早上,楚天齐吃完早饭,就到了第三教室。

  八点钟的时候,讲课老师来了,是党校副校长董设计。
  “起立”,杨崇举喊道。
  董设计眉头皱了一下,说了声“坐下”。待大家坐定后,开始讲课。虽然他长相一般,尤其还长了一对三角眼,但说实话,讲课水平不低,讲述的内容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中间休息半小时后,第二节课还是由董设计讲授。在快要下课的时候,董设计忽然转移了话题:“同学们,讲几句与本课程无关的话,但也不完全是题外话。”

  学员们立刻竖起耳朵,准备听一听董副校长到底要讲什么。
  听到董设计刚才的话,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动,他感觉可能话题会与自己有关。
  “同学们,我们到党校学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对自己进行深造和锤炼,为了让自己的党性更强,为了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党性坚定、能力出众、业务精湛的基层领导干部。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对自己严格要求,就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董设计说到这里,忽然口气一变,“但是,我们现在又是怎么做的呢?我们的所做所为是否符合自己的身份,是否真正擦亮了眼睛呢?”他的话忽然嘎然而止,眼神犀利的在教室扫视着。

  此时,楚天齐更加认定,这话似乎指向越来越明确,就差直接说选班长的事了。
  果然,董设计一张嘴,就讲到了推荐的事:“同学们,说到明辩事非,我就要说一说推选班委成员的事了。在推选的时候,我们既要注重参选者的一些所谓政绩,也不能忽视参选者所获荣誉,更要注重参选者的品行。可能有的人认为,这不过就是临时班委,最长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就得了。我要忠告有这样思想的人,这可要不得,这不是简单的一个临时职务的问题,这是一个是否坚持实事求是的问题。

  当然,我们不可能像组织部考察干部那样三审五调的,但对于一些特别的事也要关注。比如,参选者有没有什么前科,有没有诸如抄袭毕业论文的事、有没有大厅广众之下打架斗殴的事。不要被表面所谓的‘实干精神’所蒙蔽,有时‘实干’会和‘实用主义’混为一谈的,也可能就是单纯的政绩工程,还有可能就是见风使舵。”说到这里,董设计停了下来,眼神颇有深意的在众人脸上扫过。
  班里所有的人都听出了味,通过里面几个关键的词语,也明白了董设计所指之人,更是从他的话里获得了爆料信息——毕业论文抄袭、打架斗殴。众人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人,投向了董设计所指的人。
  楚天齐感觉到,数十道目光射*到了自己身上,顿时身上火辣辣的,同时心中更是愤怒不已。他明白,董设计分明就是指的自己,但你董设计也不应该断章取义,甚至把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拿出来吧。自己曾经当众教训过温斌,也曾经让魏龙当众出丑,但那都是事出有因的,你姓董的为什么要用“打架斗殴”这样的字眼,加以歪曲事实。至于抄袭毕业论文的事,那更是当年董梓萱无中生有、栽赃陷害,你为什么还要煞有介事的拿出来。

  楚天齐转念一想,心中暗道:不对呀?所谓抄袭的事,那是董梓萱一手操作,他怎么能知道?难道是董梓萱告诉他的?他和董梓萱有什么联系?他们都姓董,难道会是亲戚?他会是董梓萱的父亲?更不可能了,他们长的一点也不像。而且据自己了解,董梓萱的父亲以前在省计划委工作,而这个董设计可是一直都在省委党校的,根本不可能和她的父亲是同一个人。但他和董梓萱百分之百有联系,否则他不可能知道那件无中生有的事。

  一抬头,楚天齐正碰到董设计投来的目光,目光中满是得意和不屑。楚天齐的火气“腾”的就上来了,握紧了拳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