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望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同意。
  夜幕刚临,太阳城里的工作人员开始忙碌起来。夜色下,两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侧门溜了出来,沿着墙角的垃圾桶,绿化,一路矮着腰快速奔逃。
  毕望和狗子正在城中四处躲藏奔逃的时候,梁建正和胡小英通着电话。电话里,胡小英的声音透着焦急。
  “你实话告诉我,永成钢业的案子跟你有没有关系?”

  梁建拿着手机,听着这个朝丝暮想的声音,心里泛起浓浓的复杂。一边因为她的紧张而欣喜,一边又因为她的质问而失望。这么多年,她难道还没读懂他吗?
  许是他的沉默让胡小英察觉到了自己刚才话中的不合适。她柔软了语气,说到:“对不起。我不是想怀疑你,我只是……不希望你出事。”
  梁建不忍骗她,更不忍看她为自己伤心。何况,这件事,还有些地方需要她配合。他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胡小英听完之后,惊呼:“这样太危险了!我不同意。这简直就是在玩火。”
  梁建笑笑,说:“这火已经点着了,已经由不得我们了。”

  胡小英沉默了下来。
  半响,她问:“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梁建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回答:”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我懂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她答应得很果决,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怎么做,能不能做到。

  只是,于她而言,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做到。因为,这关乎着他的安危,他的前途,他的人生。
  她和他是绑在一起的,起码在她心里是这样想的。这条路上,如果没有了她,她又怎么走得下去。
  乔任梁坐在办公室里,脸色很难看。秘书站在门口,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犹豫了一下,悄声提醒:“书记,已经七点多了。”
  乔任梁没动,也没说话,像是没听到一样。秘书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是尴尬。
  幸好,乔任梁并没有让这种尴尬持续很久。很快,他就回过了头,看着秘书,面无表情地吩咐:“去通知一下,马上召开会议。”
  秘书有些不确定,又确认了一遍:“是常委会议吗?”
  乔任梁点头。秘书又问:“议题是什么?”
  乔任梁想了一下,说:“永州市的领导班子问题。”
  秘书领命去了,转身关了门出去。乔任梁低头看着桌上那份文件,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份文件是白其安给他的。白其安这是个老狐狸,文件给了他,却不告诉他这文件里的信息是哪里来的,可靠不可靠。这相当于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为什么,因为主角是梁建。
  白其安一定是知道自己十分迫切地想将梁建换掉。是他在对待梁建的问题上,表现得太明显了吗?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胡小英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好跟梁建通完电话没多久。她的消息是于何勤那边来的。她没想到乔任梁会这么快就有动作,但转念一想刚才梁建说的,这未必是件坏事。她关了灯,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她总是喜欢在黑暗中思考事情,黑暗会让她的头脑格外的思路清晰。

  九点半差三分钟,漆黑的永安巷内,毕望坐在一户锁着门的老房子门口台阶上,手里拿着手机犹豫不决。
  逃出来之前,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出来之后去自首。可等到真的自由之后,他忽然就不那么想了。既然已经自由,为什么还要去自首?以后天高海阔随他往哪里去,虽然少了二十万,但他其实还是藏着点私房钱的。只不过想拿到有点麻烦。
  毕望坐在那里,犹豫不决。
  梁建接到郎朋的电话时候,快十点钟了。他正在跟王世根通电话,上次他借着扫黄的名头,给了王世根需要的一切,可事情进行了这好几天一直没什么大收获,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东边不亮西边亮了!王世根扫黄扫出了大事!

  王世根这些年在刑警队一直坐冷板凳也算是磨砺了自己的性格,相比于当年的风风火火,如今的他沉稳了很多。问题发现,是他在审讯一个嫖客时无意中听来的消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正好那天负责这件事的都是他的人,他就讲那个人的审讯录音都压了下来。王世根给梁建打电话,除了汇报一下进度之外,主要也是想请示一下梁建,这件事是点到即止,还是深入一下。
  按照王世根的性格,他肯定是希望能够深入下去,哪怕这些年的冷板凳让他学会了冷静沉稳,但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大龄愤青。
  所以,他给梁建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心里是忐忑的。梁建听完他的汇报,并没有立即回答他。不是他不想查,而是现在局势本身就很紧张,若这个时候再揭开一口大锅,梁建怕自己的火不够,到时候煮个半生不熟,时间又来不及,恐怕不但还不了永州一个清明,还会将自己和支持自己的那些人全部拉下水。
  梁建不得不犹豫。他的犹豫让王世根感到失望。梁建感觉到了他的失望,却也有些无力。正在这时,郎朋的电话进来了。梁建本想对王世根解释几句,看到郎朋的电话后,就放弃了。挂了王世根的电话,接起郎朋的电话,忙问:”怎么了?“
  ”毕望好像逃了。“

  ”什么?“梁建惊了一下,忙问:”你是说,毕望从老黑手里逃掉了?“
  ”是的。现在太阳城出动了不少人,正满城找毕望呢。“郎朋说。
  原本毕望在老黑手里,梁建几乎没有机会,但毕望现在逃出来了,事情就不一样了。
  ”你现在手下有多少人?“梁建问郎朋。

  ”不多,大部分人都去参加扫黄了。“郎朋的话提醒了梁建,他忙说:”你有没有毕望的照片,发一张给我,我发给王世根,让他帮忙留意。“
  郎朋有些顾虑,说:“王世根虽然可以信任,但他扫黄队里的那部分人并不是个个都靠得住的。现在不仅老黑在找毕望那小子,我估计钱江柳的人也在找。毕竟毕望在外面,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威胁。”
  可梁建也有梁建的考虑:“我清楚你的顾虑,但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就这么去做吧。无论怎么样,都要搏一把。如果我们能首先找到毕望,那最好不过。如果不行,也一定要想办法将毕望推到人前来。这样的话,即便他们想做什么,也总是会收敛一点。“
  郎朋同意了。
  这一夜,不少晚归的人神奇地发现整个永州市的公丨安丨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不停地穿梭在各个大街小巷。更奇怪的是,往日里公丨安丨一动,那些混道上的总是会避开锋芒,今天却像是杠上了一样,哪里有公丨安丨哪里就有他们。以至于,一夜里,起了好几次冲动,但还好,双方都还算克制,并没有动手,酿成大场面。
  接近黎明的时候,梁建睡不着正坐在书房的窗边抽烟。他本戒了烟了,最近事情多,心里烦,不知什么时候又抽上了。
  一支烟到了尽头,他正想再点一支,手放到旁边的茶几上摸来摸去没摸到,转过头正准备找,忽然电话响了。
  日期:2015-12-0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