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叹口气,这样的结果他也知道,现在就剩仲菲依和哈县长没说话了,华子建到是在心里暗暗的希望仲菲依能有不同的意见,哪怕就是弃权,也不应该和哈县长这样的人同流合污,但结果华子建还是失望了,仲菲依想都没想的给哈县长投了赞成票,让华子建一阵的沮丧,仲菲依还在发言的时候看了几眼华子建,好像在说:我还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

  哈县长冷冷的看着华子建说:“大家都发言了,我看结果很清楚,那么就这样定了,过几天我们就开会把名单敲定一下,有的人你有意见可以,但还是希望按组织原则办事,少数服从多数。”
  华子建的脸色有点难看,今天他败得如此干脆和彻底,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失态,要面带笑容,要表现的轻蔑和淡定,但他做不到这点,他的心在疼,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可以无视真实和良心,为一点个人的利益,把原则和责任都完全的抛去,他为自己,也为这些人感到了悲哀。
  仲菲依就在他的对面,他抬头就可以看到,但他一直真的就没有再看仲菲依一眼了,仲菲依也许用眼光带着怜悯看过华子建几眼,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政治是不需要同情和怜悯,只有支持和反对,只有胜利和失败。
  在接下来的讨论和会议中,华子建始终没有在说一句话,直到结束的时候。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华子建也没有走出办公室,秘书说帮他把饭打上来,华子建也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秘书也风闻了今天下午在常委会上华子建受挫的信息,看他脸色铁青的样子,知道他情绪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悄悄就关上门走了出去。
  他点上了一支香烟,漫无目的的想着,大脑也随着这袅袅升腾的烟雾,漂浮和游荡着,他还没有完全从哈县长的这一波打击中缓过气来,他还需要继续的适应什么是挫折,什么是人生的险恶,什么是个人的微渺。
  华子建几乎已经忍不住就要抛出自己手上的那副好牌了,只要这把牌扔出来,哈县长也就算是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他还想做什么干部调整,他还想搞什么独立王国,这洋河县的一切和他永远都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华子建烦躁的一会站起来,走两步,一会又坐下去闷头抽着烟,他有点“进退维谷”的感觉,他舍不得把那一副好牌就这样的糟蹋了。
  但自己如果不用的的,又怎么能阻止哈县长这轮调整呢,不阻止住他,洋河县必将进入一种混乱的状况,这也是华子建不能容忍和坐视不管的,但应该怎么管呢,华子建已经有点山穷水尽滋味,他开始抱怨自己的无能,诅咒世界的不公。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华子建还是一动没动的坐在椅子上,他不想动,感觉身上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只有大脑还在云游着,漂浮着,就在他神游天际,沮丧颓废的时候,想起了敲门声。

  华子建缓缓的低下了头,让自己的表情从愁苦中逐渐的恢复过来,他不希望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他要保存往常的笑容和笃定,就算是这次自己很失利了,也不能显露出自己的胆怯和虚弱。
  他稳住了心神,说:“进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起身,依然坐在椅子上,在县政府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几个人值得他站起来迎接,虽然在平常他也经常会为了显示客气和关怀,也站起来迎接,但今天他要摆出一副漠然的神情,来迎接不管是谁的探访。
  可是,他又错了,他不得不站起来,因为来的人是一个他必须站起来迎接的人,仲菲依走了进来,她看到了华子建的惊讶和诧异,看到华子建连忙站起来的慌乱,她就笑了。

  仲菲依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带着淡淡的晶莹,而极有个性的脸庞,温情脉脉,就算是华子建一时还没有适应灯光的亮度,他还是可以感受到这个女人外溢的娇媚和柔意,红红的唇角,涩意重生,也许今天她要刻意做的温柔点,所以在仲菲依这样狼一样的眼睛的注视下,她微微的低下了头。
  仲菲依手上提着几个袋子,她没有答理华子建,也不说话,就自己走到了沙发前,把袋子一个个的打开,很快的,茶几上就摆上了几个凉菜,腊汁鸡,猪耳朵,香肠什么的,还有一瓶红酒,华子建心里是憷然一惊,因为他不明白仲菲依今天来的意思,一个刚刚在常委会上让自己难堪的人,现在不速而来,到底她想做什么,她知道自己今天没吃晚饭,她难道一直也在关注这自己,现在过来是看笑话,还是装关心。

  但华子建豁达的性格还是让他很客气的上前,帮她把外套脱掉,挂在了衣架上,看着她那红彤彤的俏脸,知道她提了怎么多的东西,一定也很辛苦。
  仲菲依依然不说话,她又洗好了两个玻璃杯,放在了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坐了下来,华子建疑惑和不解的看看仲菲依,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
  到现在为止,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虽然是彼此装的没事一样,但都知道对方一定心里不畅快,特别是华子建,他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到上酒,没有说话,两人很爽快就喝掉了一杯,酒是个好东西,在不一般的时候,它能使痛苦淡漠,使忧愁麻木,对于痛苦者和忧愁者,是一种愉快。
  同时,还能使软弱的人冲动,使忧柔寡断的人果敢,虽然作用短暂,但总比没有要强些。

  它还是可爱的,具有火的性格、水的外形;它是欢乐的精灵,那儿有喜庆那儿就有她的光明,会使你忘记痛苦、忘记一切,喜气盈盈。
  两个人沉默着,浅斟慢饮,喝了几杯,仲菲依就两腮绯红了,双眸中一泓醉意,温柔中更添了娇媚。
  很快的,一瓶红酒就让他们喝掉了,华子建这才望着仲菲依说出了第一句话:“我这有酒,还喝吗?”
  仲菲依也说出了第一句话:“有酒就拿来,喝白的。”
  华子建默不作声的走进了里间,拿出了一瓶郎酒来,他不记得这是谁给他送的了,管他呢,送来就是让他喝的,他就给自己到满了一杯,又给仲菲依稍微的到了些许,把酒瓶放在了茶几上,他的手刚离开酒瓶,仲菲依就抓住了酒瓶,给自己也到满,一瓶酒在他们两个大杯倒满后,就只有半瓶了。
  华子建皱眉看看仲菲依说:“你到这么多干什么?”
  仲菲依轻轻的说:“我今天心里不舒服,想多喝点。”
  日期:2015-12-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