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哈县长就放了热水,好好的洗了一下,穿上了睡衣,看起电视来了,一会的工夫,范晓斌就敲开了房门,进来笑着对他说:“县长,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情况啊。”

  哈县长的声音说:“你小子怎么回事,嗯,让你把那个蒋林志藏好,藏好,怎么又把行踪给暴露了。”
  范晓斌有点惊讶的说:“妈的,他们又知道了,他们哪来的消息啊,这么快。”
  哈县长叹口气说:“你让那小子不要乱联系人吗,他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待上一段日子,非要让郭局长他们把他抓住,关在号子里他才舒服是不是。”
  范晓斌连连的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会就和他联系,这小子。”
  哈县长说:“晓斌,你让他不要上广州了,换个地方。”
  范晓斌一愣说:“他没有往广州去啊,现在还在青海伯格县他舅舅那里,谁说他要到广州去?”
  哈县长就骂了一句说:“吓我一跳,早知道他不去广州,我就同意老郭他们派人去广州抓了,让他们多跑几个空趟子,我以后更好说话。”

  那范晓斌就哈哈的笑了说:“就是吗,我上次都给他交代过的,谁都不要联系,到月我酒吧钱给他汇过去了,原来是个假消息。”
  哈县长也轻松了起来说:“那就好,那就好,你多注意一点,不敢让他出娄子,还有那3个矿难民工的尸体也要处理好了,这些我都不放心。”
  范晓斌也点点头说:“那地方没人知道,当时就是贺军和我埋的,现在贺军让我们收拾了,所以这问题你放心,后来的那个人来找这几个民工的人是让蒋林志收拾的,尸体也是他处理的,我都不知道在埋什么地方呢,只要他不出事就没麻烦,过段时间没什么结果,你就把那专案组给他撤了,不就没事了。”
  哈县长“哼”了一声又说:“当初那个找来的人多给点钱打发了,就没现在这样麻烦,你也是,小不忍乱了大谋”。
  范晓斌有点后悔的说:“那人也太心黑了,矿难的人就有一个是他表亲,虽然我们隐瞒了矿难,他也不能用这威胁我们,张口就要60万,心也太贪,不收拾了我怕以后还有麻烦。”
  他看看哈县长没说话就自己又说:“那个贺军也太***草蛋,平常看他挺猛的,收拾个人都不敢,还和老子捉起了迷藏。”
  哈县长截住了他的话头说:“你都看看你用的是什么人,没一个有用的,算了,今天不说这些了,你看那雷副县长现在进去了,没个十年,八年的出不来,他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么个处理法。”
  范晓斌知道他迟早是要问起这事,早就有了准备,就说:“他的这二十,我们一人一半,你看怎么样。”
  哈县长想想也只能这样就说:“那从这个月就算起吧,你那一笔糊涂帐给我算清楚点。”
  范晓斌不断的点头说:“你放心,放心,算不少你的那份。”
  两人又说了一会,就听到敲门声,一看张丽进来,范晓斌就带着贼笑,知趣的告辞离开了。。
  哈县长最近这段时间很不爽快,一直也没有好好的和张丽享受下,今天刚好有点空闲,更重要的是吴书记已经将要败在自己的手上,自己也会很快的成为洋河县的第一人,这让哈县长感觉有了精气头,就想和张丽好好的玩下,放开的玩下。
  看到张丽今天晚上打扮的实在漂亮,在她脱掉长衣后,那黑色的丝袜在初冬里散了时尚气息,浓密黑色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她的身上还散发出一种令人心醉的沁香。
  哈县长今天显的比过去要冲动的多,他一把就搂住了张丽,用他那饥渴的嘴吻了起来,他们双方都张开嘴吻着对方。

  他扑倒在她身上,两人重叠着倒在了床上。
  一次又一次地,他们达到快乐的巅峰。她的脸上始终是红艳艳滚烫烫的,哈县长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欲~望多么强烈的人。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宾馆车场的面包车里记录下了他们所有的对话。
  在另外的一个酒店包间里,华子建等待着他们,他们见面了,郭局长和王队长的脸上都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三个人经过短暂的商议,他们把这些东西都暂时的放在了郭局长的保险柜中,郭局长就问:“为什么我们不用这些证据现在就把他拿下?”。

  华子建笑了,他悠悠的说:“还不到时候,丨炸丨弹总是要在人最多的时候才能让他爆炸,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守口如瓶,知道吗,这点很重要。”
  王队长和郭局长都凝重的点点头说:“华县长你就放心好了,我们知道这事情的重大性,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也牵连到我们三个人的安全。”
  华子建嘿嘿一笑说:“你们明白就好,既然我们运气好,抓上了一手好牌,那就一定要多赢一点东西回来。”
  华子建已经知道,一切都在按自己的步骤在精确的进行,他还告诫着自己,先不要大意,更不能得意,较真地说起来,玩政治这东西,本来就是一种需要很高智商的人与人之间的搏击与算计的游戏,光靠逞狠斗凶、一味蛮干、敢冲敢杀,而没有一点韬光养晦、思前顾后的畏惧与谨慎心理可不成,那样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埋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了。

  特别是现在,一切都不过只是一个序幕,好戏还没有真正的开始,既然你们首先的挑起了战争,那么用何种方式来进行这场战争,什么时候,由谁来结束这场战争,只怕就完全由不得你们了。
  没过两天,在柳林市就爆出了一条消息,它即刻就打破了洋河县的平静,那个叫张好的女孩,到市公丨安丨局再一次的报案了,而洋河县也出具了这件事情的一些证据和最初的口供,这本来是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案件而已,但在审理中却爆出了洋河县吴书记利用职权,威逼对方撤诉的内情,这就让本来普通的一个刑事案件变得特殊起来。
  哈县长亲自到市委给华书记汇报了这件事情,华书记听完了汇报后也是勃然大怒,立即责令市纪检委,检察院,还有相关的几个部门马上组织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就进驻了洋河县,对这件事情做了认真的调查取证。
  在这样强大的阵容和详细的调查后,很快的,他们就得出了毋容置疑的结果,宣布了事件真实的情况。
  于是,在吴书记骤不及防的情况下,他就轰然的一声,倒了,纪检委没有轻易的放过他,除了免职以外,还对他的一些其他问题进行了双规调查,而他那个宝贝儿子吴局长,自然就重新被关了进去,或者他现在应该很后悔了,好好的在乡下当个无权无钱的副乡长也惹不出这许多的事来,在乡下,顶破天就是个夜敲寡妇门,挖人绝户坟的道德问题,不至于搞的如此悲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