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亲热一会,两人才平定了一下情绪,华悦莲也仔细的看看华子建说:“你最近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老想问题,你那事情也过去了,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华子建说:“一天见不到了你,我就会想,这不是压力,是思念。”
  华悦莲心里甜甜的,又吻了一下华子建说:“没想到我来看你吧?”
  华子建点点头说:“是啊,我是大喜过望,你今天怎么跑来了,是来出差吗?”
  华悦莲嘻嘻的笑笑说:“本来是别人过来办理的事情,我说帮他出差,他高兴的很,还答应给我买一周的早点呢。”
  华子建哈哈哈大笑说:“干脆以后你把你们处里的洋河出差都包圆了,让他们轮换这给你买早点,能省很多钱的。”

  两人一起嬉笑一会,华悦莲见华子建双眼还是布满血丝又说:“你这样不行,要懂得工作也要懂得休息,我看你是不会当领导,你不会把任务布置给下面的人去干,领导不是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能让别人干的事就要让别人干。自己只抓重点抓大事。”
  华子建调侃着说:“我就是抓重点抓大事。你以为我一天就会抓咪咪啊。”
  这一下,两人又闹成一团了,你还别说,华子建言出必行,说抓咪咪就抓咪咪,一点都不含糊。
  笑闹了一会,他们就坐下边聊天边看着电视,华悦莲看到华子建点累,就说:“你躺下,我给你洗个脸,做下美容。”
  华子建有点好笑说:“男人做什么美容,传出去都成笑话了。”
  华悦莲很严肃的说:“你土的很啊,洗脸做美容不仅洗干净脸上隐藏的灰尘,还要对面部进行按摩。这种按摩对解除思考性的头部疲劳是很有好处的,现在男人做这种的很多。”
  华子建笑笑,也就不说什么了,想一下,这样也好,可以享受享受华悦莲那双温柔的手在脸上的抚~摸。
  华悦莲见他老实了,就打盆温水过来,拿上了自己的毛巾和洗面奶,又从床上拿出一个枕头坐在沙上,把枕头放在小腹间,让华子建头枕在枕头上,躺下来。

  华子建便不能说话了,他闭上眼感受华悦莲那双手在脸上温柔游走在面部穴位上,她用劲就有一种触电似的麻刺激他。
  一会儿是头部麻,一会儿是半身麻,一会儿却似有一股电流通到了脚底。
  他静静地躺着很写意地想自己下一步针对哈县长的计划。
  华悦莲拍了他一下问:“你在想什么?”
  华子建说:“没想什么!”
  华悦莲不相信的说:“你不可能没想什么,看你眼皮一跳一跳的。我给你洗脸做美容是因为你做事累了,想让你放松一下头脑,不准再想问题了。”
  华子建含含糊糊地说:“知道了,知道了。”
  华悦莲捂着他的脸颊说:“现在不准你说话。如果洗面奶会弄到你嘴里我可不管。”
  华子建叹口气便不说什么了,也不去想什么。只是静心静气地享受华悦莲那双手的温柔,渐渐地,华子建就有了睡意,迷糊迷糊就睡了。
  刚睡的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郭局长来的:“华县长,我和王都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华子建看看华悦莲,不好问的太详细了,就说:“有什么困难,多把问题想复杂一点。”
  郭局长就说:“我和王已经把所有环节都反复的想了好多遍了,应该没有什么漏洞的,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华子建的脸色变得很凝重,他缓缓的说:“那就明天开始。”
  那面郭局长答应一声,重复说:“好,那就明天开始行动。”
  放下电话,华子建没有了一点睡意,这件事情的成功与否对自己,对洋河县,对那个死去的人都很重要,不能有一点差错,否则很多人都要受到连累,郭局长,王队长一个都跑不掉,自己也就真的一定会走上穷途末路。
  华悦莲看出了他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她有点担忧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华子建当然不能个华悦莲说的很明白,虽然他不是刻意的防范她,但这事情的确没必要告诉华悦莲,华子建就说:“没什么!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也不想让这个女人为他担心。
  华悦莲就说:“既然没什么,那就继续躺下来。”
  她把他扳倒还躺在她身上的枕头上。
  华悦莲是一个细腻的女人,女人总是细腻的而一个做丨警丨察的女人就更细腻。虽然华子建没有说什么,但她还是从他脸上那一掠而过的神情看出了问题的严重。
  她知道华子建是一个认准了目标就勇往向前的男人,没条件也要勇往向前。虽然他与那些硬汉比还缺少些许强撼,更多的是一种柔中带钢,睿智机巧,然而他从来不会流露出半点恐慌。
  现在华子建有一丝紧张的味道,可想而知华子建似乎遇上了大的麻烦,她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从来不跟她谈工作上的事,她也从来不问他工作上的事,她相信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应该去做的。她相信这个男人甚至超过了相信自己。
  这样的心情下,华悦莲也有点忧心了,她也躺了下来,把华子建的头放在了沙发扶手上,自己靠着他,华子建从后面抱着她,贴着她。
  华子建感觉到了华悦莲的紧张,就问:“想什么呢?”
  她说:“不告诉你,就像你不告诉我一样。”
  华子建疼爱的说:“我没有什么事瞒着你。”
  华悦莲叹息了一声,说:“你心里有一种担心,一种你自己也掌控不了的担心,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
  华子建就把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一点说:“我很佩服你。真的你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稍有点什么变化你都能感觉到。”
  华悦莲幽幽的说:“只要用心爱一个人,就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每一个微小的变化。”
  华子建吻了一下华悦莲的粉项,说:“没什么的。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华悦莲说:“我能感觉到这次和以往都不一样。”
  华子建说:“不一样也没什么。我能妥善处理的。”
  华悦莲好奇的问:“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华子建想了想说:“我正在干一件大家都想干,但很难的事情。”
  华悦莲问:“是正确的吗?”
  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什么是正确的呢?每个人理解的方式是不同的,我干的事情都是我认为没有错的。”
  华悦莲放心了,她说:“你自己要小心点。我看得出来要办成这事并不轻松。”
  华子建也附和着说:“是啊,没有那一点事办起来会轻松的。任何事情在办的时候,在实施的过程中,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阻力,但每一次我都会冲破种种阻力的,因为我是正义的。”
  华悦莲嘻嘻的笑了起来,她反手在华子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很不虚心,很喜欢自己夸自己。”
  华子建很坦诚的说:“我只有在你面前才敢夸自己,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港湾。”
  华悦莲有了一种幸福,她把身体再向后靠靠,用自己柔美的身体使劲的挤压着,摩擦着华子建......。
  这一天对华子建来说是快乐和幸福的,也许这就是上苍在大战前给他的一次奖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