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近八点的时候,从敞开的门外传来脚步声,接着人影一晃,一个人走了进来,直奔讲台而去。
  看到此人的第一眼,楚天齐以为自己眼花了,或是认错人了。同时心中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起立。”组织委员杨崇举喊道。
  众学员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平视前方。
  “请坐下。”台上老师说道。

  学员们坐到了自己座位上。
  老师的话很平静,看的出来,已经非常适应这种情境。他不像田馨那样,面对学员们忽然起立还有些慌乱。
  老师的普通话很标准:“大家好,能给同学们上课,和大家共同度过将近三个月的时光,我感觉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我为大家讲授的主要是三项内容:国情、经济学、管理学。可能大家觉得这三项内容离的有些远,其实不然,它们之间的有好多知识点都是相通的。尤其对于我们在座各位,在具体的工作当中,这些内容更是交互存在的。我在授课过程中,开始的三周左右时间会相对独立的给大家讲授,余下的时间会把三块内容综合起来,甚至揉合到一起向大家讲解。”

  说到这里,老师转换了一下话题,“认识一下,我就艾钟强,希望在接下来的学习过程中能够合作愉快。”说着,他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黑板上。
  听到老师说出名字,楚天齐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果然,讲台上的老师是曾经的玉赤县县长艾钟强。
  “同学们,这节课,主要讲授我国的国情。在小学、初中的时候,大家就从课本上得知,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幅员辽阔。确实,无论是面积,还是物产,我国都堪称庞大和广博。但是,随着经济社会高度发展,以及对物产的过度低效开发、利用,物博的特点已经变成了“物薄”。这一现象虽然现在才显现出来,实际上在多年前已经埋下了隐患,尽管当时有一些专家、学者、包括领导都曾经进行呼吁,但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到今天,有相当一部分人还不以为然。但是,我们做为党的干部,绝不能如此漠然。首先,我讲第一个问题,现状……”艾钟强有条不紊的讲解起来。

  艾钟强在讲授的时候,没有干巴巴的照本宣科,而是不时插入一些本省的情况,有时也例举个别市、县的例子。因此,他的讲解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再配以标准的普通话,整个讲授过程清晰、有条理,让学员们记忆深刻。
  整堂课,艾钟强讲授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讲授过程中,他例举了事例,也罗列了部分数据。然后,又组织学员们讨论了约半个小时。在讨论过程中,学员们都抢着发言,看的出来对艾钟强的讲授非常认可,对课程的内容非常感兴趣。
  从八点到九点半,整堂课进行了一个半小时,艾钟强宣布开始课间休息。
  杨崇举再次喊了“起立”,学员们站立起来,目送艾钟强离去。待老师闪到门外后,同学们也才陆续离开座位,走向门外。
  把手中的本和笔放到一起,楚天齐起身向外走去。然后,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叫了他的名字。
  楚天齐看到,叫自己名字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来的玉赤县县长、现在的党校教授艾钟强。

  “艾县长,艾教授,没想到是您。”楚天齐高兴的走上前,握住了艾钟强伸出的右手。
  “小楚,好久不见了,我们去外边坐一坐。”艾钟强说着,拉着楚天齐向外走去。
  好多人的目光,纷纷被他们吸引过去,有羡慕、有不解,也有疑惑。
  楚天齐随着艾钟强,到了楼层里的公共区域,坐到了一组沙发上。
  艾钟强看着楚天齐,说道:“小楚,我在今天早上拿到学员名单的时候,就看到了你的名字,但我还不确定是不是你。当我走进教室后,一眼就看到了,可能也是因为你的个子比较高吧。”
  “艾县长,我是称呼您‘县长’还是‘教授’呢?”楚天齐问道。
  艾钟强回答:“随便。”
  “艾县长,我也没想到是您,您刚进到教室的时候,我看着是您,又不能确定,尤其更不知道您在党校。”楚天齐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艾钟强感叹道:“是啊,人生变化太快,我以前也没想到,在短短几年中转换了好几种角色。现在这种身份是我自己选择的,也是我觉得工作最顺手的阶段。我的工作关系其实也不在党校,只是经常到这里讲课而已,我现在在省政策研究室工作。”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先不说这些了,留待以后再说。说说你的情况,讲一讲县里的事。”
  楚天齐答应了一声“好”,说道:“我现在还在青牛峪乡工作,担任乡丨党丨委委员、常务副乡长职务,分管农业、教育、旅游、交通、招商、国土、法制,协助乡长抓财税工作。”
  “一年多不见,你这进步够神速的,照这个速度下去,十年后那可不得了了。”艾钟强笑着道。
  楚天齐面对夸奖,没有沾沾自喜,而是由衷的说道:“我的进步全靠领导的提携和帮助,要不是那次由您提议,我也不会两年提了两次。”
  艾钟强先是一楞,然后就明白了,知道楚天齐指的是自己做为县长时,最后一次参加玉赤县常委会的事。于是,轻笑着摇头道:“我当时也就是说了一次公道话而已,那次你不是也没有当上常务副乡长吗?”

  “艾县长,虽然那次我没能当上常务,但正是根据您的提议,县委才让我由乡长助理升成副乡长,而且还是乡丨党丨委委员。所以我的进步,是与您的关怀分不开的。”楚天齐再次表态道。
  “哈哈……小楚现在也学会说官话了。”艾钟强笑的很爽朗,听的出他的心情很好。谁不喜欢别人“拍马屁”啊,而且还是比较诚恳的“拍”。笑过之后,艾钟强说道,“那你就再给我介绍一下县里的情况。”
  楚天齐一笑:“艾县长,县里的情况我了解不多,只能简单说一下。现在的县委书记还是赵书记,原组织部长郑义平接替了您的位置,升成了县长,冯副书记还是县委副书记。在您走后一个月左右,新班子就到任了,除了郑县长补位以后,常务副县长和组织部长也一同到任。
  常务副县长除敏霞,徐副县长是从尚礼县去的,在尚礼县的时候担任常委副县长。她是从村委会书记干起,然后到乡镇当妇联主任、副乡长、常务副乡长、乡长、镇长,再后来又到县里当局长、副县长、常委副乡长,一直干到了后来的位置。组织部长梅世新,梅部长一直在市委组织部工作,历任组织部干事、副科长、科长等职,然后空降到玉赤县当部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