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有了。通过参加开学典礼和班会,我才知道,我们的这个班叫特训班,而且确实特殊。”楚天齐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省委党校一般都是对厅级干部、县处级干部、党校系统师资进行培训,最低的级别也得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而这次专门针对科级开班,在以前几乎是没有的,这就是面对群体特殊。这次培训时限也特殊,一培训就是连续三个月,而且这些学员全部都是在职脱岗培训。这次培训内容还特殊,涵盖了党史、党建、国情、经济学、管理学、哲学、科技文化、政策法律等多个门类学科,当然了,有的是必学课,有的是选修课。培训方式采用课堂与实践相结合的方式,也比较特殊。”

  “嗯,学的不少,我怎么感觉像是现学现卖呀?”宁俊琦调侃道。
  “我就是现学现卖,老师如果不说的话,我又怎能知道?”楚天齐振振有词,对了,今天开学典礼上,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党校常务副校长李卫民也参加了。他讲话特有水平,观点犀利、见解独到,而且他讲的关于官场存在的一些问题,与现实非常贴近。”
  宁俊琦笑着问道:“听你的口气,对这个李部长很佩服了?”
  “那当然了,人家有水平,不服都不行。”楚天齐由衷的道。
  “我怎么没发现?依我看他的水平也一般嘛,你还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宁俊琦不以为然的道。
  楚天齐不解的问道:“那是你没听到他的独特见解。对了,你不是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过吗?怎么能没听到过李部长的精彩讲话呢?”
  “他的讲话,我当然听过了,就是没有像你那么对他钦佩不已。”宁俊琦坚持着自己的观点,然后语气变的柔柔的,“不和你多聊了,我还得加班呢!自己要注意身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是,小人遵命就是。你更要多注意身体。”楚天齐“嘿嘿”一笑,“对了,晚上把门插紧,防备那个小子半夜敲门。”
  “咯咯咯,你可真逗,我的隔壁可没有你英姐那样的人。”宁俊琦用王晓英调笑着他,然后声音很低的说道,“有人敲门了,我得赶紧挂了。”
  楚天齐忙道:“一定是冯……”他的话只讲了一半,忽然发现对方早已挂掉了电话,他轻笑一声,收起手机,继续在校园内散着步。
  冯俊飞正在办公室梳理接交过来的工作,忽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不禁心中暗道:一想二骂三伤风,八成是有人在骂我吧。刚想到这里,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他张口骂道:“他*妈的,看来是伤风了。”
  从三月五号到青牛峪乡算起,这已经到任一周了。一开始的那两天,冯俊飞觉得轻松自在,但也闲的难受。他认为宁俊琦说的“过了八号签约再移交”,纯属就是借口,是她不想交出权利的一个说辞而已,是她不想让自己代表乡里签字而找的一个理由。她还拿一些所谓的文件搪塞自己,真以为自己是三岁孩子啊?自己上班工作的时候,她还没出校门呢。
  在六号晚上那天,冯俊飞给大伯冯志国打电话,报怨宁俊琦把着权利不放。没想到大伯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一丝安慰,反而用训斥的口吻要自己听宁俊琦的安排,服从乡丨党丨委书记的领导,不要轻举妄动。实在是现在,要是以前的话,冯俊飞早已经给大伯甩脸子、放狠话了。可是,自从大伯那次吐血晕倒后,冯俊飞给过反思,才彻底理解了大伯,知道大伯是为了他好。

  于是,冯俊飞没有反驳大伯,而是应付道“我听您的”,就挂了电话。话是这么说,其实从冯俊飞心里根本就不这么想。他想大伯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为了自己好,让自己先忍一下,并不是真认同宁俊琦的说法。
  所以,在八号那天,冯俊飞极不情愿的去参加了签意向协议仪式。因为心中不痛快,他去现场很晚,几乎是踩着点儿去的。也是吉人自有天象,他去的时候,上丨访丨村民已经走了。当他听说上丨访丨的事以后,嘴上表示着担忧,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该,让你们把着权利不放,就得有人闹腾你们,否则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交出权利呢。当然冯俊飞也不希望把签协议的事弄黄了,那样对自己以后的工作也不利,自己可是准备积极推进这件事,在正式签约的时候露脸呢。

  三月九号的时候,宁俊琦正式和冯俊飞交接。冯俊飞心中暗想,这次能这么顺利交接,一定和村民的闹腾有关,否则,她说不准又会以什么理由推脱呢。
  不到半天的时间,所有的工作已经交接完毕。冯俊飞假装谦虚的向书记表着态,其实心里根本就不以为然。
  交接手续履行完毕,在要主任的协助下,冯俊飞把一些资料搬回了办公室。他现在的办公室就是原来黄敬祖的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椅上,置身于面积略大于宁俊琦办公室的屋子,心中顿觉志得意满,油然而生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掌握局面,最终取宁俊琦而代之。
  兴奋劲儿还没褪去,挠头的事就来了。
  这不,郝晓燕来汇报工作了。
  郝晓燕进门就说:“乡长,‘西芹三号’种植规模如何确定?”

  冯俊飞眼珠一转:“先按去年的规模操作。”
  “哦,好。种药材的村又来问药材种植的事了,我们该怎么答复?”郝晓燕又问道。
  “嗯,也先按去年的方式操作。”冯俊飞想了一想说道。
  郝晓燕马上接道:“乡长,去年的药材是被何氏药业收购了。现在再种的话,对方是不是收购还是个未知数,这可是需要三年生长周期的。另外,老百姓还问‘再次种的话,利润能不能超过上次’。”
  “这……容我考虑考虑,你先回去。”冯俊飞说道。
  他可知道,数据显示,上次农民种三年的药材相当于种粮食作物七、八年的收入。再次种植,利润能达到多少,这可是个未知数,怎能随便回答。
  郝晓燕刚走,高严就来了,也是请示了好几项工作,令冯俊飞一时不知如何答复。只好先临时把他打发走了。
  就这样,从九号到现在,短短三天的时间,下面的人不时来请示,不时留给自己一些难题。冯俊飞给不出答案,只好去宁俊琦那里请教,赶上她不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只能打电话进行汇报。在自己这里很难的问题,到了宁俊琦那里就迎刃而解了。
  此时,冯俊飞才算理解了一点儿大伯的忠告。看来还是大伯老谋深算,看得远,不服都不行。
  星期日一整天,楚天齐都没有出去,而是留在宿舍预习学习资料。就连好友云翔宇和于涛的邀请也谢绝了,云翔宇还在电话中调侃他“又想拿一等奖学金啊”。
  现在这些资料,有些在大学的时候也涉猎过,但侧重点和深度还是有区别的。有些内容再看的时候,又和以前上学时的理解有了很大的差别,上学时的理解是停留在课本上的多,而现在是结合实际的多一些。还有一些内容,以前基本就没有怎么接触过。
  星期一早晨,吃过早饭后,楚天齐和陆勇在七点半的时候就到了教室,教室里已经有几个人了。很快学员们陆续进来,不一会就到齐了。大家都收拾的利利整整的,看上去精神很饱满,显然都很重视到党校后的第一堂课。

  日期:2016-08-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