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队长还是听不懂,他偏了下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华子建说:“领导的意思是破了案子就可以立功,但就算立功了,也很难有提升的机会。”
  华子建也下定决心了,他对王队长轻声的说:“如果那个案件涉及到他呢,他要下台了,他还能提升别人吗?”

  王队长脑袋嗡的一下,半天没缓过气来,他睁大惊惶的眼神问:“领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怀疑他是内鬼。”
  华子建哼了一声说“不是怀疑,我和郭局已经有证据可以肯定,但是这个证据不能作为法律上的证据。”
  王队长的惊讶还没有消退,他战战兢兢的问:“县长,领导,那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有,就看你有没有胆量,我和郭局有一个计划,可以获得他的最确凿证据,但要有人冒点险,一点成功,他再也不能随便的提升谁了,那个时候,我倒是可以提几个人上来。”华子建旧话重提,把王队长的心又勾了起来。
  王队长睁大的眼睛慢慢变小了,他眯眼想了想说:“领导,你说吧,冒险就冒险,我这些年干的都是冒险的活,也不在乎多冒这一次。”
  华子建定睛看着他说:“真不怕?”
  王队长毫不犹豫的坚定的说:“不怕,于公于私来讲,我都不怕,这个案件也让我窝心了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别人一问起来,我都脸红。你说吧,我怎么做。”
  华子建笑笑没有正面的回答他的问题,说:“这茶很不错的,把郭局也叫过来吧,一起品尝一下。”
  王队长领会的拿起了电话,给郭局长拨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这让哈县长意外也警惕起来,他华子建今天过来做什么?
  自己一手策划了对华子建的狙杀,可惜未能奏效,哈县长心里很不是个滋味,而就这样大的一个办公楼,每天自己和他要走还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时候真的很有点尴尬的。
  这还不算,现在洋河县还有很多人在偷偷的议论纷纷,说起这次的事情,对华子建很是同情和打抱不平,说他都是为了灾民受过,是受小华的陷害。
  当然了,自己那事情干的是不太义气,有人骂两句也属于正常现象,谁人背后不骂人,谁人被后人不骂呢?
  那毫无意义的漫骂一点都不会威胁到自己,不要看他们背后骂的很凶猛,要是他们见了自己,还不得屁颠屁颠的上来讨好和恭维自己。

  不过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才是第一次的较量,他华子建也是暂时领先,不要急,等论坛的事态平定以后,等没有人在记得你华子建了以后,一切还会重新来到,你是跑不掉的。
  哈县长看看华子建,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用怎样的一种表情来接待华子建,让自己显得高兴起来,那太假了;谦虚一点,大可不必,哈县长就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对华子建点了点头。
  华子建却一进来就笑了,而且让哈县长感到不解的是,华子建的笑容里还有一份想要伪装强硬,但又没有完全伪装到位的谦鄙和讨好的成分在里面,这样的表情本来不应该在华子建的脸上出现的,华子建不是惯常很清高,很自负吗?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华子建走过来说:“哈县长,我想占用你一点时间可以吗,想和你谈谈。”
  “唔,华县长想谈点什么?”哈县长习惯性的抬腕看看手表又说:“一会我还要出去一趟,要是事情不复杂的话,你说吧?”
  华子建在摆放着沙发的角落里坐了下来,还掏出了香烟,想了下,又站起来准备给哈县长发一根。

  哈县长也朝他走了过来,用手做个手势让他不用站起来,走到跟前接上了香烟,这时候,华子建的打火机也蹭着了火,帮哈县长点起了香烟,但感觉敏锐的哈县长就在这一刻发现了华子建的手在微微的颤抖,那火苗也有了一点不稳定的摇动。
  哈县长眉头锁了起来,他真的奇怪了,华子建的这细微的变化说明了什么,他开始怕自己了,难道他也看出了事情并没有结束,他也为下一步的打击开始担心了吗?
  点上烟,两人都坐了下来,哈书记没有准备给华子建倒水,自己不必对他过于客气。
  事态走到了这一步,两人都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剩下的只有在各自立场的拔刀相向,再多的掩饰都没有人会相信,那就不必要费劲了。
  哈县长平静的问:“华县长要谈点什么,说吧。”
  华子建有点畏缩的舔舔嘴皮说:“我想来和哈县长求和,不知道行不行?”
  哈县长眼中就闪现出一种警惕的幽光,这华子建搞什么鬼,想给老子上什么圈套,先给老子摆**阵,他能和我讲和?鬼话!
  他深沉的看这华子建,说:“子建同志,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我们两人就不用这样了吧。”
  华子建畏畏缩缩的低声说:“我知道,知道哈县长一定以为我在耍什么诡计,你肯定是不会相信我,但我可以让你相信。”
  哈县长没有稍微的松懈,今天这个华子建太过反常了,自己还真不适应他这个样子,哈县长说:“我怎么相信你?在说了,我们的事情你能不再计较吗?”
  华子建苦笑着说:“我想计较,但我更希望让这件事情过去。”
  “过去?为什么你突然会有这样一个想法?子建啊,我感觉你今天有点反常呦,是不是昨天喝酒了?”哈县长依然不敢大意,这个人太过狡诈,就算自己是猎人,在对付这条浪的时候也要小心谨慎,搞不好就会被他咬上一口的。
  华子建摇头说:“我没有喝酒,我是来请哈县长帮忙的。”

  哈县长想了想,才笑笑,缓慢的说:“帮什么忙,那你说说,能帮的上我一定不会推辞。”他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小子能搞出个什么名堂出来。
  华子建犹豫着,最后他还是鼓起了勇气说:“我喜欢华悦莲,但华书记不喜欢我,所以我想请哈县长在适当的时候,帮我美言几句。”
  日期:2015-12-0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