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到是让华子建不得不承认,是的,吴书记所说的这些自己也都曾今有过,而且还不是一两次了,他也有感而发的说:“吴书记这话一言中的,不错,这些违心的举动我都有过,不这样做,就没有办法在这里生存,而作为一个人,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活着了。”
  吴书记的观察是细致和精准的,他看出来,华子建已经逐渐卸掉了那一层虚假的伪装,正在走向认可和现实,这就好,这样大家才可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
  吴书记叹口气说:“是啊,在这里生存才是第一位,就算你有满腔的抱负,宏伟的理想,高尚的情操,但你没有站住脚,没有存活下来,一切都是枉然了,你只好找块山地,结个茅庐,自怨自艾。”
  他们两人的观点就慢慢的走到了一起,越是谈的多,越是说的明,他们的认同度和融洽性就愈加的强烈,最后两人终于是化干戈为玉帛,推心置腹的谈了起来。
  吴书记就巧妙的把话引到了华子建和哈县长的矛盾上来,华子建说:“其实我和哈县长本身是没有多少利害冲突的,关键是他要通过对我的打击,来扩大效果到另一个层面,我算起来应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吴书记很认同华子建的看法,说:“这事情谁都知道,现在的问题是你怎么想了。”
  华子建想想就说:“我认为,我的好坏已经不是我个人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抗争,但我没有多少可以抗争的实力,到是吴书记你,本来是有很多机会的,可惜你放弃了。”

  吴书记眼光如电的看着华子建说:“我有什么机会?我也不需要什么机会啊。”
  华子建有点黯然的说:“也许我们都没什么机会了,要不了多久,我和你都会离开这个地方,唉,离开也好,树挪死,人挪活,换个环境未尝不是好事。”
  华子建的无意间的这一刀狠狠的就戳入了吴书记的心口,多长时间了,吴书记夜不能寐,长长思考着自己的未来,自己在上面是没有什么后台的,自己的每一点进步都是自己靠能力,靠辛勤,靠智慧换来的,但眼看着这一切都将失去,洋河县的局面只要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毫无疑问的,哈县长要动一动,他的变动就必将让自己也动一动,自己能怎么动,当市委副书记,当副市长,哈哈,那是天方夜谭,自己只能到县政协或者人大去看报纸了。

  可是自己还没有想要放弃这些,自己岁数并不老,还应该在为国家,为人民做几年的贡献啊,就这样下去了,其心不平,其气不顺。
  显然华子建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他这漫不经心的一刀砍痛了吴书记,吴书记脸上的肌肉不知觉的抽搐了几下,他压压心中的愤恨,试探着问:“该离开的时候就只好离开吧,不想离开也由不得自己,你说是不是,小华?”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也许没有多少机会,但你其实可以不用离开的,在洋河县,你名誉上还是老大。”
  吴书记再一次被华子建的话戳痛了,自己难道只是名誉上的老大吗?那么洋河县实际上的老大又会是谁?是哈学军??

  想到了哈学军,吴书记还是有了点气馁,是啊,难道他没有和自己分庭抗礼吗?自己还不是再很多事情上要对他忍让,退让,迁就。
  他有点失落的说:“也许你说的对,呵呵,但还是没有用的。”
  华子建漫不经心的说:“错了,其实你的时间好来得及,只要祭你的权利的大旗,抢在年底组织部门考评前拿下一些位置,也许洋河的局势就好控制了许多。”
  吴书记有点诧异的杨了杨眉毛,这个华子建真是不简单,自己准备了半年的策略他也可以想的出来,这确实是个人才,那么也许现在已经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
  他的脸上就显出了阵阵的萧杀之气,他的语调也少有的强硬和冷峻起来:“你也认为洋河县的干部调整可以进行了?”

  华子建脸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说:“刻不容缓。”
  吴书记收缩起瞳孔,冷冷的注视着华子建,长久的沉默起来。
  过了两天,所有的常委就接到了通知,晚上在县委小会议室召开一个常委会议,专题讨论县上中层干部的摸底情况,这突如其来的通知让哈县长吃惊不小,他没有想到,吴书记怎么可以在没有和自己事先通气的情况下就突然的端出了这个议题,他老吴想要干什么?
  看起来吴书记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不想继续等待,他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他难道就不怕挑起战端吗?

  哈县长就有了一种愤怒,一种受到袭击后产生的紧张和失态,他当着自己秘书的面,骂了一句:“什么东西,还想翻天了。”
  秘书见他心情不好,赶忙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到晚上七点,常委们就陆续的到来了,仲菲依现在也是常委,里面除了她一个人,其他都是烟枪,坐上一会她就咳嗽。
  哈县长来了,他已经很平和了,他还可以和副书记齐阳良开了句玩笑,唉稍微过了一会,吴书记就来了,他每次都很准时的,不会迟,也不会太早,就提前两,三分钟,等他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了,他也没说什么,就坐到了自己的专座上,他结果坐在身边的齐副书记递来的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停一会,烟雾就从鼻腔里喷射了出来,他看看四周,点头示意组织部长马德森了一下说:“马部长,那就开始吧。”

  马部长先清了清那烟熏火燎的喉咙,说:“这也接近年底了,为调动洋河县的干部队伍活力,我们组织部门搞了个调查和摸底工作,现在就给大家汇报一下。”
  他就开始讲了起来,说是他们组织部门的想法,谁相信啊,没有吴书记的授意,吓死他,他也不敢提出个什么看法来。
  马部长的调查摸底工作做的真是扎实,讲到后来,就说起了哪些单位领导能力欠缺,哪些部分的领导品行不够等等吧,而对另一些人,又详尽的做了肯定和赞誉,最后他说:“这都是我们组织部门的一些意见,还请在座的各位同志给予指正。”
  马部长在那面念,哈县长就是脸色变的越来越阴沉,上面提出批评的,基本都是在他的铁杆嫡系,这个吴书记也太无视自己了,真把自己当成洋河说一不二的老大了。
  但哈县长的这一想法很快就被一种无奈的沮丧代替了,在洋河县的其他领域,自己都是可以和吴书记分庭相抗恒的,唯独这人事权利和常委会,自己没有一点优势可言,这也是哈县长这几年来的一个心痛。

  等马局长讲完了这些话,吴书记眯起眼,锐利的扫视着所有人,说道:“今天提出的这些人,还有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我想请大家谈下看法,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顾虑。”
  从他的话语里,已经可以看出这些人员是他确定的,所以大家都没说什么,华子建也是一言不发的静静坐在那里,他很超然,也很笃定,自己已经督促吴书记启动了这枚丨炸丨弹,现在给哈县长留下的选择已经不多了,他要么诚服,放弃将要到手的一切,要么反击,做一次困兽之斗,应该说哈县长选择后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他还有实力,还有希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