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紫云拿起了电话,给华子建打了过去:“子建,我云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暂时应该平静一段时间,但你想过没有,这段时间不会太长。”
  华子建也是知道的,但他无计可施,他只有通过对络很熟悉的哥们赵远大来完成这个计划,他也知道,这样的平静也许很快就会再次被打破,但他需要时间,一天,一周,一月,对他来说都是宝贵的。
  他就认真的回答说:“秋市长,我知道躲得过初一,多不过十五,该来的总是要来,但假如能为你挽回一些声誉,给你抢夺一点时间出来,我不管将来怎么样,那都无关紧要。”
  秋紫云无话可说,她明白华子建对自己上次在常委会上的失利在内疚,他要为自己返回这一局,还要把华书记的嘴脸放射,扩大的上层领导面前,但或者最后自己好过了,华子建却要为此付出代价。
  华子建也体会的到秋紫云此刻的心情,他笑一笑,用轻松的口吻说:“只要是斗争都会有牺牲,牺牲我要比牺牲你合算的多,这个帐太简单不过了,我早就算清楚了。”

  秋紫云叹口气说:“你认为你的算数很好,但你知道吗?让我一辈子背负上你的情意,这也是很累的。”
  华子建缓慢的说:“那是最坏的打算,也许一切不是你我想象的那样,那我们不是都赚了吗?”
  秋紫云说:“怎么看你有点像个商人。”
  华子建再一次笑了说:“商人和政客本来就有很多的相似,或许真的哪天我干不下去了,我就做个商人,养大肚子,开个宝马,那也不错。”
  秋紫云就说:“你怎么尽想些好事啊。”
  华子建说:“在艰难的时候,梦总是要做的。”
  事态的转变让洋河县的人们一下从一个震惊走到了另一个震惊中,华子建没事了,他又开始谦逊而威严的出入在政府和县委的办公大楼里,他和煦的笑容让他的仪态更为潇洒,他再一次的为这个死气沉沉的洋河创造了一个话题和奇迹,这不得不让每一个人开始思考。
  哈县长也在思考,他想想的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费尽了心机的一步好棋,就这样又被华子建给破解了。
  他就有了灰心和沮丧的感觉,真***倒了八辈子的霉,怎么就摊上一个这样的属下,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话,就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哈县长的耳边。
  这个对手太过强大和狡诈了,他滑的像泥鳅,贼的像斑鸠,对付起来太费力了。
  但就此罢手,只怕也不能了,战端一开,不见输赢不回头,这是官场的规律,自己想要收手,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还是做好防御准备,华子建吃了这个暗亏,他是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他的反击一样会很凌厉,因为华子建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然而,这次的反击不知道他会从何处发起,是不是还会从那个案件起手呢,他有没有知道自己在那个案件中起到的作用?很难说,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提高警惕,防患未然。
  吴书记也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他一点都不敢大意,自己这次明白无误的出卖了华子建,这口气他是要出的,好的一点,他还有一个更大的强敌,就算他华子建想要报复,至少自己还排在第二位吧,但自己还是要小心。
  吴书记现在面临的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直接和哈县长联手,坚决压制华子建,让他无还手之力,但这样作,其实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哈县长和华子建的仇比自己大的多,他们是两个派系的斗争,自己难道需要帮助他吗?这次坑华子建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是华书记亲自出面,自己是宁愿帮助华子建的。
  还有一条路就是帮助华子建,打击哈县长,这是自己一直想要做,没有做成功的事情,一但获得成功,自己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但这个里面有两单问题要考虑,第一,自己不能亲自出面,不能让华书记提前对自己动手,在一个就是华子建经过这次的事件,他还会不会再来联合自己呢?

  吴书记一时是无法判断的,于是,他又转换了角度,站在华子建的立场上想了很久,假如华子建想要反击,他没有办法来两线作战的,何况这两线的人都是比他更有实力的人,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联合一方,进攻一方,那么他会选择联合谁,显而易见的,联合自己是他最为有利的一种策略。
  当然了,一旦哈县长真的在他的反击中落败,他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也是极有可能调转枪口对自己开火,可是,真的击败了哈县长,洋河县的形势难道允许他华子建张牙舞爪吗?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就可以手握重权,独霸江湖了。
  在吴书记认真的想通了所有问题以后,他反而有了一种兴奋和期待,他渴望着华子建不要默默忍受这次事件的伤害,他盼望着华子建能拿出血性男儿的气概尽情的反击起来,这种渴望没有想到越来越强烈了。
  是啊,华子建哪能就此罢手,他不得不准备组织反击了,哈县长的频频攻击,虽然暂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但隐患已经为自己埋下了,而且自己的时间也所剩无几,等一切平静的时候,新的在灾难又会再次的降临,华子建可不希望自己跌倒了站起来 换个好看的姿势再倒下去。
  华子建就想起了拿破仑的那句话:最好的防卫就是进攻。
  那就先从杀人案着手吧,华子建电话叫来了公丨安丨局的郭局长,他要发起一次对哈县长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郭局长是带着由衷的欢欣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就在前几天,他几乎已经也和所有人一样的断定华子建没救了,然而,事态的演变就再一次的展示出华子建坚韧和顽强的生命力,他就如那红岩上的松树一样,傲霜斗雪,巍然挺立。
  这样的一个领导是很让人有安全感的,郭局长也决心在华子建留在洋河的这段时间里,和他一起创造一个辉煌。

  因为他们两人都很明白,他们已经抓住了那辉煌的尾巴,只要再使上一力气,在仔细的用上一点功夫,哈县长就会在公丨安丨局的庆功宴上作为一到聊天的佳肴,不错,只需要找到一点证据,就完全可以解开这个压在专案组头上的谜团。
  华子建招呼他坐了下来,微笑着说:“一切又要开始了,老郭啊,这次有没有信心。”
  郭局长淳厚的说:“要是和别人干,我没有多少信心,但是和你一起,我信心百倍。”
  华子建就很欣慰的笑了,但也仅仅是让笑容稍作停留,他就换上了严峻的表情说:“老郭,我还是那句老话,你有没有勇气来和我一起揭开这个谜团。”
  郭局长庄重的说:“有,你指示吧,我应该怎么做。”

  华子建眯起了眼说:“我需要哈县长和北山煤矿范晓斌的一次有用的通话?”
  郭局长不得不紧张了,这已经超出了他想象的范围,他是有勇气,也准备着为这件事情拼上一把,但这完全的不是正常手段,华子建所说的一次有用的通话,那意思很明显不过,只能安装窃听设施了,这和自己受到的这些年组织教育是相抵触的,一个下级,在没有更高一级的组织授权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要承担政治和法律责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