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9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10 18:48:00
  ———————更新线———————
  这个说法,在我们连队广为流传,据说是张元清上报组织父母家庭情况时,详细说明的,后来被指导员给泄露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弄得人尽皆知。但究竟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
  但老二却时不时的把这事情讲出来,并将其作为他判定张元清是变态的铁证。
  老二之所以对张元清不满,原因众多,最早可以追溯到新兵入伍体检,因为从那时候开始,老二就被张元清修理过。
  入伍的体检说来也叫人“惭愧”,当时,我们十几个年轻小伙在体检室做完例行的检查后,军医突然大喝一声:“都把衣服脱了!”
  众人面面相觑之际,屋门被人推开,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军医,男的就是张元清。
  “把衣服脱光!”军医又喊。
  年轻小伙本来就害羞,再加上又进来个女军医,众人更是羞涩难当,一个个面红耳赤,谁也不肯先行动手。
  老二站在最前面,男军医瞪他一眼,骂道:“你聋了?!脱!”

  老二脖子一梗,回骂道:“你个老流氓,屋里有女人你看不见?”
  老二的话刚说完,张元清忽然一个箭步上前,闪电似的,抬脚飞踢,一脚踹中老二的屁股,老二惨叫一声,一头扎进屋里放垃圾的桶里去了。
  日期:2016-08-10 18:48:00
  我吃了一惊,既惊于张元清出手狠毒,又惊诧于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我所见过的诸多高手中,大多不及他,就连五大队的总首领许丹阳,都未必有他这样快!
  这部队中可真是藏龙卧虎!
  “你娘的!”
  老二怒吼着骂了一句,把头从桶里拔了出来,张元清又是一脚踹上去,这次,老二直接把桶都给拱烂了。
  我看得实在是气不过了,上千一步,拦在张元清清身前,握紧了拳头,冲他冷冷说道:“你过分了吧?”
  “怎么?你要出头?”张元清走到我跟前,用他那只独眼轻蔑的看着我,道:“你就是屠夫介绍过来的陈弘道吧?”
  我心头一震,暗道:“原来他知道我的底细。”

  日期:2016-08-10 18:49:00
  从鹿邑回去陈家村以后,叔父把与真源先生相关的事情告知了爷爷等人,众人无不叹惋。但人死不能复生,真源先生既然已死,也无法可施。
  我问爷爷,叔父的冥约要如何处置,爷爷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皆有定数。”这话说的倒是与叔父的言辞相仿。
  叔父又把那墨玉拿出来,交给爷爷,爷爷看了甚是喜欢,道:“这墨玉以后当有大用。既然是被你所得,那就是你的机缘。”

  我和叔父都不明所以然,道:“这有啥用处?”
  爷爷道:“以后可保你一命。冥约的结果,也全都应在这件宝物上。”
  我和叔父惊喜不已,爷爷却把那墨玉交给了我老爹,又把老爹叫出去,嘱咐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是回来时,老爹的神色颇显凝重。
  我把参军的意图跟老爹和娘说了,爹娘自然都欣然同意。
  我又去蒋家村告诉了明瑶,明瑶倒也替我欢喜,只是想到要离别很久,彼此有些伤感罢了。
  蒋赫地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年轻时候出去闯闯不算赖事儿,两三年还是等得起的。等你退伍复员以后,就结婚!”

  日期:2016-08-10 18:51:00
  回家以后,娘又说让老二弘德也跟着我一起去当兵,说要锻炼锻炼他,让他改一改那些混吃等死的臭毛病,老二死活是不同意的,被娘骂了一通,眼看要动手打他,也只好屈服了。
  等见着屠夫以后,我说了要和老二一起去入伍,屠夫倒也没有反对,只是笑道:“去了以后可别后悔。”
  我道:“我是不后悔的,我弟弟没去就已经后悔了。”
  屠夫道:“你去了也未必不会后悔。”
  我诧异道:“我后悔什么?”
  屠夫道:“现在不是征兵的时间,我让你们去的部队也不是一般的部队,做的事情,也,嘿嘿……”
  往下,屠夫也不说了。
  我愈发诧异,道:“不是一般的部队,是什么部队?”

  屠夫道:“放心吧,不会害你就是了。收拾好,后天跟我去报到。”
  我也不知道屠夫究竟有什么关系,竟然真的让我和老二在这时节入了伍,不过,他将我们送入部队之后,就消失了,再也没见他回来过。
  进了部队以后,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尤其是我和老二的入伍体检。
  本来我以为我和老二是靠着屠夫的关系进来的,体检也不过是只有我们两人,这时节再也不会有别的人参军,可不料,体检室内除了我和老二之外,还另有几人。他们看见我和老二,也都各自诧异。
  日期:2016-08-10 18:53:00
  张元清在打老二的时候,那几人也不动声色。我站出来拦阻,却不料张元清知道我的底细。当下,我握紧拳头,情知不能动手,但心中着实恼怒异常。
  “拳头捏的这么紧,来,照这里打!打!”张元清拉起我的手往他自己的太阳穴上凑,我暗忖此人精神多半有些不正常,又想起入伍前老爹特意交待过我要戒急用忍的话,就把气给咽下去了。
  “别做眼子头!”张元清不屑的甩掉我的手,环顾众人,厉声喝道:“这里是部队,不是你们家!我不管你们从什么地方来,有什么背景,到了这里,我就是你们的天!谁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怼死谁!脱衣服!”
  张元清喷了我一脸的吐沫星子,思之再三,我只好默然。
  他说的不错,这里是他的地盘,不是别的地方。

  既然来了,就当他是绝对的领导,对他就绝对的服从。
  老二把桶从脑袋上拽走,先看看我,我朝他摇了摇头,老二理会了我的意思,也只好忍气吞声的“宽衣解带”,张元清就在那里看着他脱,一直到老二脱得只剩下贴身的小裤衩,抬头瞥了张元清一眼,张元清冷冷的喝道:“脱光!没听懂脱光是啥意思?!蠢货!”
  日期:2016-08-10 18:54:00
  老二不由得瞥了一眼那女军医——那女军医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五官端正,颇有姿色,只是表情冷得可怕,一双眼顾盼之间寒气逼人——老二一看她,她就径直走到了老二跟前,不耐烦道:“快点!看什么看?!”
  可怜老二脸皮厚了十几年,到这时候像是受气小媳妇,半是娇羞半是委屈的褪下了最后的那层遮羞布。
  那个女军医似乎是来检查肛肠的,也着实难为她做的这份工作了,不过她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见惯了这种场面,似乎看人和看猪没什么区别,所以并无半点介意,只可怜了满屋子的新兵,从精神到肉体,都备受折磨。
  尤其是老二,被张元清踹了两次屁股,肿了两圈,晚上睡觉都得趴着,坐个板凳都直叫唤。
  夜里去厕所,我听见老二在蹲便池上一边哭爹喊娘的叫疼,一边喋喋不休的咒骂,发誓要跟张元清不共戴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