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9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是属实,查清了移送司法机关就行了呗,这有什么?”仲华说道。
  司南下摆摆手,说道:“没那么简单,这家伙进去后交代了不少事,而且涉及到不少人”。
  仲华一愣,很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司南下这么一点,继而想到,这也是可能的,关一山的名声可谓是臭大街了,可以这么说,要是没有汪明浩这棵大树在前面挡着,关一山是不可能逍遥到今天的。
  司南下见仲华没吱声,继而说道:“目前来看,很可能涉及到兰和成同志,还有新湖区的书记杨南飞,这两人目前来看是最主要的两人,叫你来,是想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司南下之所以叫仲华来,而没有叫邸坤成来,这是对仲华充分信任的同时,利用的心态仲华自己心里也明白,别看司南下现在是市委书记,可是他的位置并不稳,看上去好像是靠上了省长梁文祥,可是到底靠的有多紧,这谁也不知道,之所以叫自己来,不外乎是想借助自己在省里的力量而已。
  做官的目的是什么?请记住:是利益。 
  一定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虽然现在老百姓把这叫腐败,但做官的有99.99%的不这样看问题,而是把这一点看作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
  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官二代找工作比一般人好找,而且还是好工作,你说这里面没有交易吗?谁信?
  而且据最新的统计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相信这是真的,那就是党员的平均收入比非党员要高,那么问题来了,党员最集中的地方是哪里?官场。
  所以,当司南下提到兰和成和杨南飞时,仲华的习惯性思维就是自己能在这场看起来是一场预谋的反腐中得到什么?
  司南下明白仲家在中南省的势力,这是他需要的,需要在关键时刻有人能站出来替他说话,这个人无疑就是组织部长印千华,但是要想让印千华为自己说话,首先要让仲华站在自己这一边,这是司南下的如意算盘。
  而仲华呢,想到的却是,如果兰和成真的有问题,那么,肯定是会被拿下的,而作为关一山女婿的汪明浩就能善了吗?即便是汪明浩没有参与到关一山的腐败中,根据回避的原则,汪明浩既不能参与这个案子,那么这个案子过后,省里也不会让汪明浩再在湖州待下去了,这是一定的。
  这就意味着,湖州很可能一下子就会空出来两位常委,虽然这不是湖州的这些常委们能决定的事,但是很明显,你考虑到别人前面,就有可能多一点成功的希望,有道是预则立不预则废  。 
  “我觉得这事不小啊,咱们是不是向省里汇报一下,免得……”
  仲华的意思很清楚,查其他人都没问题,但是兰和成是市委常委,是副厅级干部,这是要经过省委同意的,虽然有可能陈东已经掌握了一部分证据,但是程序上最好还是按部就班,不然的话,很容易落人口实。
  “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明天一早,我就到省里汇报,印部长那边,仲华你打个招呼吧”。司南下直来直去,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猜谜语的时候了,必须直来直去,免得到时会有人说自己没听懂或者是理解错了之类的。
  仲华一听就知道是这事,当下也没有推脱,现在是集中力量打土豪的时候,还远远没到分田地的时候,所以就爽快的答应了。
  仲华回到自己家里时,发现丁长生这小子居然在自己家沙发上睡着了,心态不是一般的好,而且难得的是没有好奇心。
  “回来了,领导,出什么事了?”丁长生睡眼朦胧的说道。

  “嘿,还真是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仲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脸上的表情愣愣的样子。
  丁长生没吱声,看仲华的样子的确是出大事了,但是丁长生不解的是司南下这么叫仲华过去,就是为了告诉他一件事而已吗?丁长生不信,换了谁都不信,这么晚了,如果不是利益攸关,谁会这么着急?
  但是这不说,丁长生也不好问,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仲华,等着他开口,这是丁长生养成的一个好习惯,领导不想说的,绝不会开口去问。
  “看来这次湖州又要风起云涌了,反贪局把关一山控制起来了,关一山这货也是没种,居然交代出来了不少人,其中就有兰和成和杨南飞,你说这事闹的”。仲华端起桌子的水灌了一口,说道。
  但是仲华说完发现丁长生居然没有丝毫的惊讶,不由得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这两人出事很正常,兰和成原本是蒋文山的人,蒋文山走了之后,兰和成虽然老实了不少,但是之前做过的事肯定是抹不掉的,而汪明浩之前也是紧紧跟着蒋文山的,这些人之间有利益纠葛很正常,而杨南飞原来是新湖区的区长,现在是区委书记,要是和关一山没点关系,这怎么可能呢?”丁长生一一分析道  。
  仲华想了一下,说道,“我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想到的是湖州很可能会空出来两位常委,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你可以试试新湖区的那个位置,杨程程很可能会递补为区委书记,那你倒是可以试试区长,争取一下”。
  不可否认的是,新湖区是湖州市所有县市区的老大,是嫡长子,但是这位嫡长子问题却不少,在经济上,虽然现在依然是老大的位置,但是过不了几年,肯定是会被开发区超越,丁长生有这个信心。
  而且新湖区主要是城区,问题很多,新湖区几乎是囊括了湖州城区的大部分面积,司南下已经成立了城投公司,下一步就是老城改造,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新湖区和市里向来都不是那么和睦,主要还是利益问题,每当新湖区在某一个项目上有起色了,市里肯定会把这个项目拿到市里去,让新湖区的很多努力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己要是坐到了新湖区的位置上,肯定也是为新湖区的利益考虑,那么这样一来,很可能会和司南下产生新的矛盾,如果不产生矛盾,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还不如现在在开发区这么自由呢。

  仲华看出了丁长生的犹豫,说道:“不要以为开发区很好,你就不愿意去新湖区,你要明白一点,在上级的眼中,你在开发区干的好,那只能说明你搞经济还行,但是在新湖区干得好,那才能说明你能主政一方,很明显的道理,开发区的治下才有多少人?新湖区有多少人,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丁长生承认仲华说的有道理,只是开发区刚刚被自己搞的有点声色了,这又要离开,心里着实是舍不得。
  “领导,这事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小农意识,这点利弊都看不清嘛,这事还用考虑?”仲华皱眉训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