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9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明浩脸色灰白的将手里的电话放好,他刚刚接到女儿哭诉的电话,说是女婿关一山已经是一天一夜没回家了,打电话不接,也不回电话,问汪明浩会不会是出事了。

  其实汪明浩心里很清楚,很可能是有人对关一山下手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听说,可是纪委不可能对关一山下手的,自己还是湖州纪委书记,纪委的那几个人还没那么大的胆子瞒着自己对关一山下手  。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司南下,没有司南下的默许,任何部门都不可能对关一山下手,而省里的部门是不会对一个科级官员下手的,那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手指哆嗦了几下,终于是拨通了司南下家的电话,此时司南下的家里灯火通明,陈东夜晚来访,就是为了向司南下汇报工作的,他听从了丁长生的建议,准备将自己绑在司南下这棵树上了,那么来汇报工作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在工作中,一步一请示,样样都请示,是一种常见的现象。很多领导在领导的位置上,不论行政还是业务他都得是权威,一定要顺着他的思路,也就是领导的思路。他这个思路的正确性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期权威。只要是领导的决策,下级只能照办和服从。有的领导处于“偏要领导你这个内行”的心态,不是从工作出发,而是以领导的权威为重。
  更何况司南下是老纪委书记,可以说,在陈东面前,司南下对反腐,对怎么将那些被控制起来的官员压榨出最多的信息是很有一套自己的经验的,陈东来请示非常正确的。

  “司书记,果然和你估计的一样,关一山这小子的确是腐败透顶了,只是……”陈东的话没说完,司南下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司南下伸手拿了起来,“喂,哪位?”
  “司书记,我是汪明浩,您休息了吗,我有点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您看方便吗?”汪明浩谦恭的问道。
  “老汪,这么晚了,也不耽误这一时半会吧,明早吧,我在办公室等你,好吧,就这样了”。说完,司南下不管汪明浩怎么想的,直接就挂了电话,这让对面坐着的陈东精神一震,心里就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从司南下刚刚接汪明浩的电话,就很明白的透露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司南下和汪明浩彻底决裂了,这就是陈东最担心的事情,他最担心司南下不是真的想反腐败,而是借助反腐败来和某些人掰腕子做交易,那么自己就彻底成了他的枪了。
  “你接着说”。司南下将电话放好,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似得,的确,一旦是做了决定,就要朝着坚定地目标行进,其他的都是白扯,半途而废有可能伤人伤己,陈东现在听自己的招呼,那么自己就得保护好这第一个靠过来的人,不然的话,一个不能保护好自己手下的领导,最后的结局必然是众叛亲离。
  “关一山交代出不少线索,我们正在一一核实,只是,有些人我们核实不了,还要请司书记想想办法”。陈东沉吟了一下说道。
  “什么意思?”司南下眉头一皱问道。

  “关一山的交代中,涉及到不少人,其中有些人我们是没有权力找他们调查的,恐怕这件事还得您来协调”。陈东直说道。
  “涉及到谁了?”司南下没想到预先的估计居然成了真的了,看来这个手眼通天的关一山,还真是拉不少人下水了,既然陈东都说无法调查下去,那这么说来,至少也是牵扯到市一级的干部了。
  “政法委书记兰和成”。陈东直接说道。
  “除了他还有谁?”司南下脸色一沉问道。

  “新湖区的区委书记杨南飞,目前这两个人是最棘手的,杨南飞还好说点,但是兰和成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这个,怎么办?”陈东问道。
  怎么办?司南下怎么知道怎么办?
  为官的原则就是首先学会保护自己。学会保护自己,说白了就是拿原则做交易。官场上混的人,不滑头就难以保护自己  。想往上爬的人,有哪一个不是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去的。干什么事情关键看效果,至于会不会伤害到他人,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司南下现在矛盾的不是干不干,而是干到什么程度,而且,一个自己的同事,几乎是每次都在一个桌子上开会的人,他的政治生命,甚至是生命都会葬送在自己手里时,司南下还是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实话,司南下还真是不知道兰和成的背后是谁呢?
  他站起来,踱步到窗户边,外面是一个小湖,是建设这个家属院时人工挖掘的,市委几个主要领导的别墅都是围绕着这个小湖的,早晨几个人也都时常到小湖边散步,有时候他也能在这里看到兰和成,不知道此时兰和成在想什么?
  一眼望去,围绕着这个小湖泊的几栋别墅都亮着灯呢,就连仲华的屋里也亮着灯,司南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仲华。

  “仲华同志,还没睡吧,我看你屋里亮着灯呢”。司南下上来就堵死了仲华的一切托辞。
  “司书记,这么晚了,有事?”仲华用手指竖起,堵在唇边,朝着对面的丁长生嘘道。
  丁长生从华锦城家里出来就给仲华打了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汇报,仲华现在是一个人住在这里,所以就让丁长生过来了。
  “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吧,我有点急事要和你商量”。司南下说道。
  “那好,等下我过去”。仲华不得不答应,自己没睡呢,而且司南下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去不合适。

  仲华放下电话,疑惑道:“你说,司南下这个时候找我过去会有什么事?”
  “不知道,但是很明显,是有了他自己也拿不动主意的事,想多一个人壮壮胆子吧”。丁长生分析道。
  仲华伸手点了点丁长生,说道:“冰箱里有吃的喝的,自己拿,别走,我一会就回来”。
  仲华显然是没有想到,司南下的家里大半夜了还有人在,而且还是检察院的检察长,陈东倒是很识趣,因为他知道,这个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市委副市记,其实根基极其深厚,他曾经也是自己想要靠拢的目标,奈何这个人是丁长生的老上级,自己靠过去后,就算是再得宠也不会高过丁长生,这让他很郁闷,所以一直都是矛盾着的心态,最终还是选择了司南下  。
  “仲副书记,晚上好啊”。陈东站起来问候道。

  “哦,好,好”。仲华点点头,朝着司南下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坐吧,今晚确实是有点急事,要不然也不这个时候叫你过来了”。司南下指了指椅子对仲华说道,陈东则扮演了茶童的角色,给仲华倒了一杯水。
  “司书记,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仲华问道。
  “关一山的事情前段时间闹得是沸沸扬扬,省里很不满意,要我们自己自查,你也知道,汪明浩同志是关一山的老丈人,这件事理应是回避的对吧,所以我让反贪局的同志按照举报的线索查了一下,唉,基本属实”。司南下叹息道,看上去很惋惜的样子,看得仲华心里不禁一阵纳闷,一个科级干部,用得着这样吗?
  再说了,关一山是汪明浩的女婿,又不是你的女婿,你这是叹哪门子气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